蕭裔芬/滿腦都是SEX?媒體衝收視率而已

蕭裔芬/滿腦都是SEX?媒體衝收視率而已
蕭裔芬/滿腦都是SEX?媒體衝收視率而已

    看到某主播批評某總統候選人,滿腦子都是「性」。男人滿腦子都是「性」不正常嗎?男人本來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大腦又號稱是最色的性器官。

    韓國瑜一向以心直口快著稱,媒體大驚小怪見縫插針,只是刷刷存在感,刺激收視率而已。

    其實,男人為色慾所苦,不管是求不得苦、力不從心之苦、偷偷摸摸之苦,種種的苦,都是非常值得同情的。多年前,我看過一本得到諾貝爾獎的,南非作家的作品,翻譯書名為《屈辱》,就把一個男人為色慾所苦、無處發洩,最後走入絕境的痛苦描寫得淋漓盡致。

    內容敘述一名六十多歲的中年男子,與妻子離異,單身獨居,生理需求沒有正常的發洩管道。

    於是養成了每星期招妓的習慣。他所召妓的對象,是一名有夫有子,偷偷兼差的家庭主婦。他們每個星期一次,在外面的旅館幽會。

    幾個月下來,大學教授開始有了肉體之外的精神依賴,想要多了解應召女的生活,甚至提出約會、共餐等額外要求,應召女害怕隱私曝光,從此人間蒸發。

    頓失所依的大學教授,如熱鍋上的螞蟻,千不該萬不該,竟然無法控制的利用職權,強迫了班上的大學女生,最後可憐的男主角,被學生家長告上學校,丟了工作賠了名聲。

    走投無路的教授,去投靠離婚的中年女兒,和女兒在邊界地帶經營農莊,一日農莊被搶匪佔領,女兒被強盜性侵,竟然懷孕,身心受創讓教授心痛之下,回首了自己的過往。

    我想這本書會得諾貝爾獎,不只是它探討了性與人性問題,還有南非的種族問題。在此不多作贅述,顯而易見的問題是,人究竟該如何妥善處理自己的慾望?

    王爾德說,對抗誘惑的方式就是接受誘惑。大禹治水,重在疏導,而不能防堵,防堵必然潰堤。所以,對治性慾,思想教育尤其重要。

    男人同儕之間,多半都在誇耀自己的性能力,認為到了70幾歲還有很多女朋友是青春和健康的象徵。就連秦始皇到了已經沒有行房能力,還與七、八歲童女同眠,這就是古代採陰補陽的理論。

    更有似是而非的「用進廢退」說:上天和父母給我們這個性器官就要多多的使用,不能浪費。但比多多使用更重要的是,好好使用,如何「正確」使用性器官,個人提出三原則淺見:

一、防止病毒。

連心情不好,都會罹癌了,你怎麼知道性行為所帶來的病毒,未來不會引發病變呢?

就算一時沒有得到性病,病毒會隨著血液流竄到全身器官,很多病毒都有10年以上的潛伏期,等到年老力衰,就開始發病。

二、注意因果。

雖然「同婚」已經合法化,但離「重」婚合法化,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若你常常淫人妻女、搶人老公,法律上的因果已經很明顯了,其他的業報,就是個人心證,不再引申。

三、人非禽獸。

不管你再怎麼有錢有閒,如果每天睜開眼睛只想著食與色這兩件事,是否和動物沒兩樣?恐怕在朋友的眼中,也覺得面目可憎,言語乏味吧?

    主張性器官多多使用的人,為什麼不也多多使用自己的大腦和心靈呢?把自己保暖思淫慾,所生出來的過度能量,提升轉換,疏導均衡。

    在此我必須表揚一下先父,父親晚年有些失智,當人的行為失去理智控制的時候,真性情就顯露出來。

    父親完全不讓印傭幫他換尿布,他說:你又不是我老婆、為什麼要碰我這裡呢?彷彿貞潔烈女呢!雖然父親不肯合作造成我們的困擾,但外勞仲介說,比起一些常常假癡呆真騷擾,亂摸外勞的老頭,我的爸爸可愛多了!

    父親年輕的時候,興趣就是讀書與寫作,行為是由思想趨使,而思考的慣性,肇因於環境薰染。詩三百、思無邪。

    多讀一些宗教家的好書,培養正能量。佛光山星雲大師出了三百六十五本書,深入淺出,輕鬆傳法,寓教於樂,非常有趣。在慾海浮沉的人,有沒有想過,星雲大師的一生,是怎麼度過的呢?是他比較快樂、還是你比較快樂呢?

    最後推薦更直接的方式是:誦經。

    佛教經典裡面都有戒邪淫的文句,犯邪淫的人讀了以後,會心生羞愧,久而久之,自然遠離。女生連衣著舉止,都會改變。

    如果願意每天一個小時念地藏經,一個月以後保證立竿見影,能收速效。

    如果願意每天花二十分鐘,唸心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或金剛經、藥師經⋯等等都可以,個人選自己喜歡相應的來修持,養成關照自己每一個當下念頭的習慣,必能遠離災禍,清淨自在。

    畢竟,所有惡事的發生,都在猝不及防的一瞬間,不是嗎?

 

 

作者為資深新聞主播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本文為作者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