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資成長M型化 專家籲揭露行情

專家學者呼籲,基本工資僅能帶動邊際勞工薪資,高所得勞工原本議價能力就較好,若要提升包括中所得勞工在內的整體薪資,仍要靠「工會團結權」及「薪資透明化」等才有機會帶動。(本報資料照片)
專家學者呼籲,基本工資僅能帶動邊際勞工薪資,高所得勞工原本議價能力就較好,若要提升包括中所得勞工在內的整體薪資,仍要靠「工會團結權」及「薪資透明化」等才有機會帶動。(本報資料照片)

據主計總處統計指出,10年以來最低所得勞工(所得最低10%)薪資成長達29.01%,最高所得勞工(所得最高10%)成長20.91%;但與此同時,中所得薪資僅成長14.35%,顯示薪資成長M型化。專家學者呼籲,基本工資僅能帶動邊際勞工薪資,高所得勞工原本議價能力就較好,若要提升包括中所得勞工在內的整體薪資,仍要靠「工會團結權」及「薪資透明化」等才有機會帶動。

值得注意的是,統計也同時發現,薪資成長較慢是30至39歲、教育程度大專,10年以來其薪資中位數成長分別僅11.41%及10.39%。

全國產業總工會祕書長戴國榮表示,低薪勞工受惠於基本工資調整,高薪勞工原本議價能力就較好,中所得勞工因為技術性、專業性未及高所得勞工,導致難與公司個別議價。

戴國榮認為,若要提升中所得薪資,仍要透過勞動教育、工會團結權、勞工董事、薪資透明化等措施,才能有效提升整體勞工薪資。

文化大學勞動暨人力資源學系教授李健鴻說,中位數薪資成長速度較其他所得慢,代表薪資分配趨勢並不是那麼正向。他認為,若要改善整體薪資水準,可透過「薪資透明化」,包括要求所有雇主揭露求才薪資水準。現行《就業服務法》要求應揭露薪資或區間,但依指導原則規範是「宜5000元」內,且範圍揭露應較現行的「宜5000元」少;前者可能要靠修法,但後者只要修正指導原則即可。

李健鴻表示,除了對外求才薪資全數揭露外,企業內部薪資也應揭露如前25%員工薪資、後25%員工薪資、中位數等,讓員工知道自己的薪資位於公司何處,讓勞工有工作選擇權,僱主也能觀察同業提供的薪資水準,如果工作內容相仿,薪資未跟上,招募勢必會有問題,藉此也能提高整體勞動市場的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