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肺炎全面網管 確立無聲中國

顏純鈎
上報

中共自3月1日起,實施「有史以來」最嚴密的網絡控制,此事未在大陸網絡世界引起軒然大波,事實是,已經沒有人夠膽說「不」了。

按新規定,沒有任何人可以對中共所有的政策法規、官員作為、社會現象、民情民意有什麼獨立的異議,也就是說,官方做的任何事都是對的,說的任何話都是真理。即使官方做錯了事說錯了話,只要他說自己對了,十四億中國人也只能相信官方對了。

官方永遠不會說自己做錯,網控一推行,中共就永遠不會做錯事了,中國人也永遠都不會知道中共做了錯事,或者明明知道了,也只能相信官方沒做錯。

原來所謂共產黨的偉大,就是如此這般得來。

網絡控制條文全部是抽象陳述,解釋權完全控制在中共自己手上。有那些條文在,任何人只要輕舉妄動,都可以將某一個條文強加在他頭上,因為只有官方才有解釋權,被指控者根本無以自辨,唯有低頭認罪。

在此之前,網絡早有控制,不過中共通過各大網絡運營商,動用數不盡的網警和五毛,以電腦大數據追尋關鍵字的技術,隨時封號封群。但想說真話的人,還可以重新註冊、重新組群來躲避封口的厄運。在新法規出台前,一般違規者只是暫時噤聲而已,沒有法律上和生活上的後果,但此後,這種「好日子」不再了。

首先,封口的範圍非常廣,幾乎無遠勿屆,就是說你說的任何一句話,都在這部新規定涵蓋的範圍之內。每個人在網上說什麼,都逃不過這部法規的監控,因此,不管你想說什麼,在說話之前,都要好好掂量每句話,會不會違規,違規後的後果如何。那不只是封號封群的問題,是你的政治立場如何被官方定義的問題。

其次,監視範圍直接落實到每個個人身上。在大陸,手機和上網都要實名登記,中共自己有一套衛星定位系統,也就是說,你這個人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說了什麼話,官方都知道,「老大哥」每時每刻都盯住你。你的頭上又有一部管制到無遠勿屆的法規,這部法規籠罩了你在網上所說的每一句話,你每句話都在審查範圍之內,那你還敢隨便說話嗎?

最後,中共早前搞了一個社會信用系統,最近又搞了一個防疫三色二維碼,前者關涉個人財政狀況,後者關涉個人健康狀況(綠黃紅三色二維碼,由大數據根據個人的行踪算出來,一個綠色二維碼,可能因為你走過一個有疫癥發生的地區而轉為紅色,你的通行便處處受阻)。日後,中共一定會出台一個政治定位三色二維碼,你在網上說了什麼,你的政治定位將跟隨你到處去,綠色通行,黃色受限,紅色禁足。你唯有不斷對中共說好話,爭取大數據算法把你的定位由紅色改變為黃色,否則你將失去行動自由。

夠厲害吧,「我的國」!

有了這部網管法規,中共想做什麼都可以,因為不管做什麼,中國人都要說好,既然人人都那麼滿意了,中共當然就很偉大。

這部法規當然不是為抗疫提出的,是籌劃已久的強化專政統治的一步棋。中共要將中國改造成一個放大的新加坡,甚至更倒退到文革,網絡嚴控當然是重中之重。之所以在近日推出,主要基於疫癥過去後,經濟情況必然惡化,失業與通漲齊升,中國人一覺醒來,發現好日子一去不返,那時民間的反抗會普遍發生。

從前,中共只能嚴管傳媒,網絡漏洞很多,萬一各地民變頻起,風吹草動,互相影響引爆,那就很危險。現在把網絡管嚴了,一地之民變,外地無人得知,中共從容鎮壓,迅雷不及掩耳,不會造成漣漪反應。

而網絡管死了,民間反對聲音死寂,沒有人可以推波助瀾,稍有異議即刻撲滅,那就更可以防微杜漸。

夠厲害吧,「我的國」!

什麼許章灁、許志永、陳秋實、方斌,日後都無用武之地,說的話傳不出去, 拍的視頻無從擴散,自己說給自己聽,小魚掀不起大浪來。

中國人從此只能聽黨的聲音,消費黨批准的娛樂,乖乖過自己的小康日子,只有八個樣板戲的日子不遠了。

香港人應該慶幸暫時還不至於如此,但好日子還有多少,就沒有知道了。

俗話說,物極必反,且看大陸人如何消受網絡嚴控、心靈窒息的日子。(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中文大學facebook顏純鈎作者專頁)

※作者為香港作家/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北台灣的屋馬!?「小逸仙」火烤兩吃南京松江商圈開幕

【影片】武漢肺炎衝擊④ S大:抗疫五大重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