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勝選反流亡 南美左派「三劍客」玻利維亞變天紀

藍弋丰
上報

玻利維亞是南美洲少數沒有海岸線的內陸國家(另一個是巴拉圭),也是南美洲的左派核心,由高舉社會主義路線的埃沃‧莫拉雷斯(Evo Morales)長期執政14年之久,10月底玻利維亞舉行總統大選,毫無意外的又是由莫拉雷斯獲得壓倒性勝利,不一樣的是,這次人民質疑他的勝利來自競選舞弊,最後引起全國大抗爭,派出鎮壓的警方倒戈加入民眾,軍方也不願支持莫拉雷斯,「六軍不發無奈何」使得莫拉雷斯竟然在勝選後隨即灰溜溜的下台逃亡出國,前往墨西哥尋求庇護。

莫拉雷斯可說眾叛親離,過去最佳盟友之一俄羅斯的普丁,雖然譴責莫拉雷斯的下台是「政變」,但是卻也馬上發表聲明表示很願意和過渡政府合作,也就是把莫拉雷斯扔一邊去了。至於莫拉雷斯的另外兩個鐵桿盟友:古巴與委內瑞拉,過渡政府馬上聲稱是兩國挑起民眾抗議,把古巴的醫師團以及委內瑞拉的外交官通通趕走。古巴派出的醫師團從來都有政治任務,但是,就算是有政治任務,也只會是支持莫拉雷斯,說他們挑起民眾抗議,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過渡政府顯然是要清除莫拉雷斯的支持勢力。

莫拉雷斯到底為何會從「永遠的領袖」,一夕之間變得人人喊打呢?

玻利維亞其實是擁有豐沛天然資源的幸運國家,過去有錫礦、銀礦,如今有天然氣,但是幸運成為詛咒,最初的殖民者前來時只顧開發天然資源,而玻利維亞原住民則一直處於貧困狀態,與許多類似的南美洲國家一樣,這個情況引發了社會主義運動,民族革命運動黨興起,於1952年發起革命取得政權,之後開始進行資源國有化以及土地重分配的社會主義政策,在冷戰的年代,這被美國視為共產主義而成為眼中釘,於是中情局於1964年策動政變推翻民族革命運動黨政府,從此玻利維亞進入軍政府時代。

軍政府時代的玻利維亞與美國中情局密切配合,包括著名的追剿並槍殺了切‧格瓦拉,然而玻利維亞軍政府的領導權在1979年後陷入極度不穩定,1980~1981年連續發生多次政變,軍頭一個換過一個,最後聲望跌至低點的軍政府,只好反過來接受民主選舉結果,由民族革命運動黨的前總統西列斯(Hernán Siles Zuazo)回任總統,這個民選總統面臨千瘡百孔的國家,軍政府自然沒興趣全力支持他,民主運動同志們則眼看好不容易軍政府釋放民主空間,忙著爭權奪利,結果西列斯任期灰頭土臉,不過,仍然開啟了民主化的曙光。

人民質疑莫拉雷斯的勝利來自競選舞弊,最後引起全國大抗爭,派出鎮壓的警方倒戈加入民眾,軍方也不願支持他。(湯森路透)

天然資源的詛咒

然而,資源的詛咒再次降臨,玻利維亞發現了大量天然氣蘊藏,對一個窮困急需資金的國家來說,這本來是相當幸運的事,但是幸運再度成為不幸,玻利維亞人為了天然氣利益如何分配吵翻天,2003年、2005年分別因此引發天然氣衝突大暴動,導致兩位總統提早下台,連續幾位總統任期只有一兩年,莫拉雷斯就在這場政治大混亂中快速崛起。

2005年底總統大選,莫拉雷斯以53.7%選票大勝對手的28.6%,成為首度原住民執政,玻利維亞原住民佔總人口62%,莫拉雷斯的原住民身分,當時受歐美左派極為稱道,更讚揚他的左派立場,將他封為南美洲左派「三劍客」,三劍客指查維茲、盧拉( 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莫拉雷斯,他們讚頌莫拉雷斯的當選,是南美「粉紅浪潮」(Pink tide)的重要一步。

所謂粉紅浪潮,指的是自1998年起,南美洲一連串左派奪權上台,1998年委內瑞拉查維茲上台,2003年阿根廷的基西納上台,之後他的第一夫人繼任,2003年巴西的盧拉上台,以及2006年的莫拉雷斯上台,當時左派對南美洲全面左轉讚頌有加,吹捧為粉紅浪潮,不幸的是,日後查維茲和莫拉雷斯成為破壞民主的獨裁者,基西納夫婦搞到阿根廷經濟一團亂使得右派重新上台,盧拉捲入貪腐案遭起訴,真是個全盤皆錯,於是歐美左派日後就「說好不提」粉紅浪潮了。

莫拉雷斯一上台立即吹噓民族主義、反帝國主義、反經濟新自由主義,並且訴諸許多民粹政策,在經濟上,莫拉雷斯從來不曉得要如何興利,不過也無妨,反正眼前有白花花的天然氣利益,何必去想如何讓國家經濟從根本上打好基礎的長遠發展呢?莫拉雷斯磨刀霍霍殺向外國天然氣開發商,把原本只要繳18%利益給國家,提升到82%,天然氣開發商群起抗議,但是民不與官鬥,最終還是屈服了,因此莫拉雷斯成功的將原本每年1.73億美元的天然氣收益,提升到13億美元。

莫拉雷斯對其他產業領域一樣進行劫收,把礦業、電力、電信、鐵路通通國有化,在過程中譬如將原屬於國際大宗物資巨擘嘉能可(Glencore)的金屬廠收歸國有,不給予任何賠償,聲稱最初的合約就違法。莫拉雷斯這一輪打草穀下來,著實搶了很多錢可以分配,於是他上任第一年財政就不再赤字,有餘力可以大興土木,建設道路橋梁、自來水、電力、足球場,還能同時大撒錢,提供無條件不用預繳就可領的退休金,婦幼福利如免費醫療檢查,以及提供低價的天然氣與食物等等。

繼續他的大社會主義理想

再這樣的大撒錢之下,莫拉雷斯第一任期,玻利維亞的經濟快速成長,貧窮率下降。問題來了,外國企業來投資的成果都被直接沒收,那以後還有哪個冤大頭會來投資?沒有外國企業來投資,又哪來的投資成果可供劫收?這種無本生意只能做一次而已,之後國家總會付出更沉重的代價。

不過莫拉雷斯暫時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因為他又找到了新的冤大頭,那就是醉心於推動左派革命的古巴卡斯楚與委內瑞拉查維茲,莫拉雷斯堅定地站在反美立場,並高舉左派旗幟,跟卡斯楚、查維茲唱和,就這樣取得古巴跟委內瑞拉的長期支援,在委內瑞拉石油資金的支撐下,莫拉雷斯尚可繼續他的大社會主義理想,同時還大力推動轉型正義,全面提升原住民權益,例如規定全國不論是不是原住民都要學習原住民語言,這種矯枉過正的政策讓非原住民覺得反過來遭到歧視,也就造成嚴重的人才流失。

但在第一任期,又有從外國公司搶來的財富,又有古巴委內瑞拉相助,莫拉雷斯第二任期以64.2%高票連任,穩坐權力寶座,這時他志得意滿,開始公開高唱「社群社會主義」(communitarian socialism),並宣示性的讓內閣有一半為女性(2012年只剩三分之一),禁止基改食品,在國際上也更加反美。

但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老」,古巴原本就是泥菩薩過江,自顧不暇,主要還是靠著查維茲打腫臉充胖子,但其實委內瑞拉的經濟也早就故障,到2012年委內瑞拉經濟自己都陷入危機,莫拉雷斯日子可就沒有那麼好過了。

雪上加霜的是,他的高舉左派價值理想,培養左派勢力,反過來成了他的大麻煩,原住民自第一任期起就要求自治,甚至想把玻利維亞變成「合眾國」,2010年他調高基本工資5%,左派卻認為不夠高,因為通貨膨脹更嚴重,因此發動大罷工,與警方發生嚴重衝突;同在2010年,受到國際油價與天然氣價格飆漲影響,他調降補貼,被慣壞的人民立即群起抗議;2011年他想建設通往巴西的高速公路,馬上面臨原住民與環保左派的全面抗爭;2013年,因為要開拓天然氣財源,他允許22個國家公園可以進行天然氣探勘,可想而知,左派環保團體立即嚴厲譴責。

「了不起的社會經濟改革」露出馬腳

2014年時,儘管他曾經發誓不會選第三任,但是時間到了,他仍然繼續選下去,正如他的左派領袖夥伴們一樣,要當「永遠的領袖」,他勝選後還把勝利獻給卡斯楚與查維茲,並聲稱是「反殖民主義」與「反帝國主義」的勝利,這時莫拉雷斯的獨裁者形貌已經完全可見,即使如此,歐美左派媒體還是大聲吹捧,例如《衛報》竟然幫他歌功頌德稱「莫拉雷斯證明社會主義不會傷害經濟」,說他受人民歡迎(其實當年已有作票疑慮),不是因為反帝國主義,而是因為「了不起的社會經濟改革。」

這個「了不起的社會經濟改革」很快露出馬腳,莫拉雷斯執政14年間根本沒有建立國家能夠發展經濟的基礎,都是靠搶劫與外力支援,在委內瑞拉無力繼續支援後,玻利維亞的經濟也就跟著失速,經濟成長率從2013年的6.796%快速下滑,2016~2018年都只在4.2%上下,莫拉雷斯的獨裁心態也更加顯現,2017年推動修憲讓他可以選第四任失敗後,竟然讓最高法院違憲判決他可以沒有任期限制。

這終於超過玻利維亞人民所能忍受,於是全國大抗爭,讓莫拉雷斯勝選後卻一夕下台,14年左派狂人夢,留下一個殘破的國家,不知該如何重建。當初吹噓「粉紅潮流」,之後還繼續吹捧莫拉雷斯「了不起的社會經濟改革」的歐美左派媒體們,現在又該如何自圓其說呢?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卡娜赫拉的閃閃耶誕夢」聖誕快閃店就在新北耶誕城

「星宇航空」聯手台灣動畫公司 機上安全宣導影片媲美皮克斯等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