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口譯哥」說尼國「快走不送」很不智

·7 分鐘 (閱讀時間)

12月10日尼加拉瓜宣布與台灣斷交,這次斷交,可說是最非戰之罪的一次,因為尼國可不只與台灣斷交,之前早已惹得多國召回大使,斷交原因可以說完全在於尼國獨裁者奧蒂嘉身上:奧蒂嘉自6月起,一連串倒行逆施,驚世駭俗,只能以「瓜」張來形容,驚奇程度比起八卦新聞完全不遜色。

尼加拉瓜人民自1990年起,連續3度讓奧蒂嘉在總統府前吃閉門羹,然而,2000年時,接續查莫洛夫人打敗奧蒂嘉的阿諾·阿萊曼總統,卻與奧蒂嘉的桑定陣線做出魔鬼交易,更改選制使得總統候選人最低只要得到35%選票就能當選(在領先5%的條件下),2006年大選時,右派反桑定陣營分裂為二,導致兩個右派候選人分別只得到29%、26.21%選票,而奧蒂嘉以38%選票,在新選制之下無須進入第二輪選舉勝選。

奧蒂嘉很快與委內瑞拉的左翼獨裁者查維茲結盟,查維茲大舉揮霍委國的石油財富,提供奧蒂嘉每年價值高達5億美元石油補貼,這讓奧蒂嘉政權儘管一上台就著手進行各種摧毀民主的措施:拒絕國際大選觀察員、政府控制媒體、政治迫害反對人士,卻能輕鬆享有穩定經濟與高支持率。

然而出來混總要還,到了2010年代,委內瑞拉自身難保,奧蒂嘉的算盤也就打不轉了,這時他與中國「一帶一路的信息先鋒」王靖一拍即合,王靖專門用海外開發案以及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的特殊關係,入主信威後,藉由貸款給海外空頭公司購買信威產品來創造灌水營收,隱瞞債務,藉由沒有人敢指責投身一帶一路、幫助中國「大國崛起」的「報效國家」,大舉憑空炒作。

掉入王靖設的局

王靖需要一個宏大的炒作項目,而奧蒂嘉需要外來資金援助,於是震驚世人的尼加拉瓜運河計畫憑空誕生,2013年宣布時,還有媒體驚呼是中國戰略大躍進,其實根本不是中國官方計畫,只是王靖的巨大圈錢把戲。需錢孔急的人總是最容易被騙,奧蒂嘉不幸中招,為了尼加拉瓜運河計畫還大張旗鼓迫遷沿線居民,搞得環保人士與地方居民自2014年起聯手抗爭。

尼加拉瓜運河這空前計畫的最終結局是,信威自2017年開始3年累計虧損超過230億人民幣,2018、2019年會計師事務所不願簽核財報,信威股票停牌,王靖消失得不見蹤影,計畫也就完全破產,多年來只雇用30人,修了一條10公里的土路。計畫是假的,但奧蒂嘉卻被騙得迫遷、迫害抗爭人士,最後還是沒錢,怎麼辦呢?只好縮衣節食了,2017年時尼加拉瓜社會保險局的赤字高達23.71億尼加拉瓜幣,且還以每年50%的高速增加,於是2018年起奧蒂嘉只能想辦法開源節流,那就是增加勞保費、加稅、砍退休金給付。

正如馬基維利名言「喪父之痛易忘,奪財之恨難消」,砍了退休金這下可沒完沒了,2018年起全國反對聲浪雀起,全國到處引發警民衝突,奧蒂嘉於2018年9月宣布上街抗爭為非法,12月時吊銷5人權組織的執照,警方突襲媒體辦公室,抓捕並起訴記者,尼加拉瓜總體經濟也自此一路溜滑梯。

轉眼來到2021年大選年,奧蒂嘉心知這樣下去就算高壓統治、控制媒體也可能在大選中落敗,於是一不作二不休,決定乾脆把有可能競選總統的反對派對手通通逮捕,沒有對手也就不可能會輸了。2021年6月初警方突襲反對黨領袖,查莫洛夫人之女克莉絲汀娜住家,將她居家軟禁,檢察總署隨後剝奪她的參選資格。

警方隨後逮捕第二名反對派領袖Arturo Cruz,3天後又逮捕2人,再4天後又1人,之後越演越烈,一個週末就逮捕5名競爭對手,至6月中旬已經逮捕22名反對派人士。美國於逮捕之初就予以制裁,要求釋放,連左傾的墨西哥、阿根廷都召回大使,表達關切奧蒂嘉打擊反對人士。但奧蒂嘉不為所動,26日再逮捕克莉絲汀娜‧查莫洛之弟。

奧蒂嘉為了個人權力不斷逮捕反對派,讓許多民主國家越來越看不下去。(湯森路透)

奧蒂嘉眾叛親離

奧蒂嘉繼續不斷逮捕反對派,國際民主國家也就越看不下去,加強施壓,美國不斷擴大制裁,而西班牙發表譴責,連歐盟也加入制裁行列,但奧蒂嘉仍我行我素,由於奧蒂嘉無情政治迫害,7月大量尼國人民向哥國尋求政治庇護,申請達5379件。8月,前選美皇后因有意參選總統,也遭尼國政府逮捕。外交壓力也因而升級,墨西哥、阿根廷、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西班牙紛紛召回大使。

這時奧蒂嘉向僅存的媒體下手,尼加拉瓜《報刊評論》因奧蒂嘉阻斷供紙,無法印製,實體報紙只能停刊,之後警方更直接突襲《報刊評論》逮捕總編輯。甚至追殺到海外,於哥斯大黎加槍殺反對人士。警方更逮捕最大產業協會私人企業總會的總裁與副總裁。

在逮捕所有可能的競爭對手後,奧蒂嘉終於如願順利的勝選取得4連任,但是外交關係也毀了,美國、歐盟均抨擊尼國11月大選會是假選舉,烏拉圭批評尼國大選非法;當教廷也譴責奧蒂嘉,奧蒂嘉下達總統命令剝奪梵蒂岡大使地位,以報復教廷批評其偏離民主;美洲國家組織譴責奧蒂嘉,奧蒂嘉就宣布退出,當前駐美洲國家組織大使Edgard Parrale出言表示奧蒂嘉宣布退出美洲國家組織無法立即生效,理所當然的,奧蒂嘉將他逮捕下獄。

至此,注重民主人權的美國拜登政府已經一再升高制裁,尼國選後更將所有尼國民選官員列入禁入美國黑名單,奧蒂嘉不可能吐出權力,或釋放反對人士,就準備迎接歐美不斷升高的制裁,而尼國千瘡百孔的經濟可經不起制裁,那該怎麼辦?奧蒂嘉先下手為強,決定找上也正被歐美聯手修理的難兄難弟中國,希望能經濟靠中國,於是突然宣布與台灣斷交,恢復與中國建交。

尼加拉瓜此次突然斷交,實在與台灣的外交努力無關,最大的證明,就是前台灣駐尼國大使吳進木與夫人,就在斷交後一天,正式獲授予尼加拉瓜國籍,表彰對尼國的貢獻,可見奧蒂嘉對台灣多年來身為友邦的支持還是挺滿意,也可見斷交事出突然。

尼國很可能再改朝換代

但是,奧蒂嘉歸奧蒂嘉,尼國歸尼國,許多台灣人聽到又斷交的消息已經厭煩,反射性的稱「阿里不達」小國隨便他們,一般民眾也就算了,曾任外交官員的前台灣駐美代表處政治組長「口譯哥」趙怡翔竟然也跟風,稱「快走不送!」

奧蒂嘉的倒行逆施,能持久嗎?在國際壓力下,以及中國也自身難保,無力大舉金援,恐怕有機會很快倒台,當尼國改朝換代重新回歸民主,屆時於美國搓合下,很可能與台灣重新復交,到時,尼國友人若質問台灣為何稱尼國不重要,不聲援尼國人權,卻只會抨擊尼國民主有問題,還有前外交官員竟稱「快走不送!」又該如何面對他們呢?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更多上報內容:

英特爾執行長預錄影片盛讚台積電了不起 很高興回到台灣「盼繼續深耕」

【影片】「2021桃園青年表藝月-藝表人才在桃園」 串聯5校6系表藝青年熱情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