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沙國和卡達絕交再重拾兄弟之誼的關鍵

藍弋丰
·13 分鐘 (閱讀時間)

割席絕交到重拾兄弟之誼 卡達驚濤駭浪的三年半

卡達在一般台灣人心中,就是中東有錢的油國,的確,卡達的國運相當好,20世紀時因為油藏成為英國的保護國,戰後英國自1961年接受科威特獨立,之後逐一讓中東殖民地獨立,卡達搭上便車,順利的在1971年獨立建國,在阿拉伯老大哥、唯一陸上鄰國沙烏地阿拉伯的羽翼下,一起賣石油天然氣賺大錢,卡達更善用外籍勞工,278萬人口中,卡達本國人只佔1成多,其他都是外籍人士,卡達從高階工作到低階勞動,都是外籍勞工辛苦張羅。

卡達以人口與面積來說,對世界有不成比例的影響力,在足球領域,卡達於法國投資巴黎聖日耳曼隊,於德國資助拜仁慕尼黑隊,兩隊都是歐洲一流雄強,2019-20賽季歐洲冠軍聯賽決賽,剛好由拜仁慕尼黑與巴黎聖日爾曼一決高下,卡達沾沾自喜稱之為「卡達經典對決」。2022年世界盃也在卡達投注大量資金的影響力下,預定由卡達舉辦。

但是卡達的幸福生活卻在2017年栽個大跟頭,2017年6月,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率領阿拉伯兄弟之邦與卡達斷交並予以封鎖。卡達是半島國家,陸上僅與沙烏地阿拉伯相連,沙國切斷陸路,並施以海空封鎖,頃刻間孤懸海上岌岌可危。

卡達是怎樣招惹到這樣的飛來橫禍?這來自於對三方面基本認知的重大歧異。

半島電視台觸怒沙國

中東在歷史上,18世紀之前,是由薩菲波斯與鄂圖曼土耳其爭雄。如今的土耳其,心懷過去鄂圖曼土耳其「泱泱大國」的美好年代,想成為伊斯蘭世界的領袖,而伊朗自認為波斯帝國繼承人,自薩菲波斯重建什葉派起就是什葉派的核心,心中也想向薩菲波斯全盛期一樣當伊斯蘭世界的領袖。但是真正創造伊斯蘭帝國其實是阿拉伯人,對阿拉伯人來說,土耳其與波斯都只是可惡的外來侵略者。

如今的沙烏地阿拉伯,自認為是阿拉伯世界遜尼派領袖,與土耳其、伊朗三方鼎立。但比起外國對手,沙國內心真正最害怕的,是國內人民對王政起了質疑,這也是沙國對革命推翻王室成立伊斯蘭共和國的伊朗特別仇視的原因之一。這個最大的擔憂,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成為更具體的威脅,在各國的反政府運動中,伊斯蘭組織如穆斯林兄弟會在其中非常活躍,讓沙國害怕更厭惡得不得了,認為必須要極力打壓。

卡達卻與沙國有不同見解,在國際戰略上抱持「北風不如太陽」的想法,認為不論是跟伊朗、土耳其,甚至是「阿拉伯之春」的民意洶洶,都應該積極去接觸影響、化解歧見,參與引導情勢,才能對波灣阿拉伯國家有利。2011年「阿拉伯之春」之後,卡達的半島電視台,常常播出沙國認為討好民粹「大逆不道」的內容,這已經觸犯沙國最敏感的神經。

2014年土耳其民粹領袖艾爾段以伊斯蘭主義崛起,讓沙國更是警戒,卡達卻與之交好,允許土耳其在杜哈興建齊亞德(Tariq bin Ziyad)軍事基地,於2015年完成之後駐軍,在卡達的立場,過去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一直是美國在中東的重要調度中心,卡達認為在國內有外國軍事基地有助於國家安全,卻沒想到讓土耳其在沙國眼皮底下建立軍事基地,對沙國造成莫大的威脅。

牴觸沙國戰略利益相

卡達因為地理位置關係,有與伊朗共有的海上天然氣蘊藏,北方─南帕斯油氣田,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大天然氣田,卡達靠著北方天然氣田在2006年超過印尼成為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出口國,北方氣田可說是卡達的國家命脈,為了安穩開採,卡達勢必要與伊朗維持良好關係,這與阿拉伯大哥沙國的國家戰略利益相牴觸。

卡達諸多行為讓沙國認為「不長眼」已經很久,2017年終於找到修理的藉口。卡達王室成員在伊拉克南部遊獵時遭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綁架,同時軍方有約50名軍人在敘利亞遭伊斯蘭民兵綁架,卡達不顧其他盟友「不與恐怖份子談判」的立場,為了救回人質,於2017年4月支付10億美元贖金,收款的包括伊朗相關伊拉克民兵,以及蓋達組織相關的伊斯蘭民兵。

沙國立刻興師問罪,2017年6月將卡達冠以「資助恐怖組織」的罪名,發起盟國全面抵制。並下達最後通牒,提出十三點要求,包括關閉半島電視台、關閉土耳其軍事基地等等,而卡達立即拒絕。

沙國、阿聯為首的這些前兄弟之邦,為了讓卡達「低頭認錯」,可說招數盡出,招招致命,沙國聯盟驅使阿聯的阿布達比銀行、沙國的沙美銀行(Samba)以及阿聯為最大客戶的盧森堡哈維蘭銀行(Banque Havilland)聯手在紐約交易市場對卡達發動金融攻擊,試圖耗盡卡達外匯存底,打擊卡達的貨幣與金融,最後卡達雖因雄厚財力未被擊倒,但也耗費數十億美元穩定貨幣。

沙國聯盟還發動網軍攻擊,在Twitter上發起無數機器人「洗板」散布各種宣傳與假訊息以抹黑卡達,半島電視台記者也遭到駭客攻擊,2020年半島電視台發現至少有36名記者受到以色列公司開發的先進間諜軟體鎖定攻擊,而攻擊的來源是沙國與阿聯。沙國封鎖卡達後,更直接盜用卡達BeIN Sports電視台的運動賽事轉播畫面,建立beoutQ盜版頻道,以打擊卡達。

忽視國家安全的「自給」的重要

卡達從來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過去卡達並沒有意識到國家安全有基本「自給」的需求,軍事上,就仰賴沙國與美國基地,只需管好內部,糧食商品,都從沙國、巴林、阿聯進口就好了,經濟上也沒有太多要多元化發展的警覺心,總是想著繼續爽爽靠著天然氣發財,直到2017年6月的當頭棒喝,卡達才大夢初醒。這也是當初沙國能認為用霹靂手段能讓卡達屈服的原因。

然而,三年半之後,卡達並沒有完蛋,反而是成為一個更健全的國家,卡達政府炫耀在2020年在國際指標上獲評為全球最高信用評級國家;群眾全球資料庫Numbeo評定杜哈為全球第二安全城市,僅次於阿聯的阿布達比,勝過第三名的台北,卡達全國更在2020年中評比中回到最安全國家寶座;在Numbeo醫療評比中,卡達名列全球前20,雖然還遙遙落後第一名的台灣,但是在波灣國家中穩居第一。

卡達過去9成糧食仰賴進口,如今已發展本國畜牧與酪農業供應鮮奶與肉類;而在疫情打擊全球航空業之中,2021年1月卡達航空受國際評級機構Skytrax評為第一家五星級航空公司。卡達航空在沙國的全面封鎖中可說是卡達受創最大企業,2019-2020財務年度相關損失超過19億美元。

卡達在2017年經濟受到封鎖影響負成長1.5%,隔年立即恢復正成長,2020年受到疫情打擊才再度轉負,但2020年11月進出口總額仍然較10月成長2.1%,出口成長8.5%,並享有91億卡達幣的出超。

這是如何辦到的?卡達多方結交的國際策略,固然是導致遭到沙國聯合封鎖的主因,但也成為解救管道,當沙國聯盟封鎖卡達,卡達乾脆仰賴伊朗與土耳其,從伊朗的領空與海域進出,卡達航空轉營伊朗航線,天然氣除了部分提供阿聯轉出口部份不受影響,其他經伊朗海域出口。

封鎖讓卡達企業覺醒

經濟力較弱的阿曼成為卡達的門戶。阿曼總是在遜尼與什葉派之間中立,是沙國聯盟與伊朗勢力的談判管道,財政結構脆弱,需油價150美元以上才能打平開支,阿曼提供卡達航運與經濟繞道的管道,卡達則報以經濟援助。阿曼2020年受低油價與新冠打擊經濟萎縮10%,財政赤字達GDP18%,卡達援助阿曼達10億美元。

另一方面,沙國封鎖卡達,使得卡達跳出油國組織,反而不受油國組織的規範限制,能在市場上打出更有競爭力的價格,卡達因此保持全球最大天然氣出口國的地位,甚至在2020年還增加出口量,2020年在全球能源市場急凍下,來自油氣的營收還是減少了27%,但是由於北方氣田生產成本較低,卡達信心滿滿,並計畫大幅擴產,至2027年提升產能64%。

初期的糧食短缺,也是從伊朗和土耳其進口解除燃眉之急。緊接著,卡達旺盛的民間經濟發覺有供需缺口,有機可乘下紛紛跳入,設立本土的畜牧場、工廠,從各國調度進口等。卡達也大力投資擴建主要港口哈瑪德港,以取代過去陸上自沙國的交通運輸。

卡達開發銀行則表示,封鎖也讓卡達企業覺醒:世界不是只有封鎖卡達的4國。在遭到封鎖後,他們眼界反而開展,發現6~7小時航程內,有將近5億人口的生意可做,因此積極打開土耳其、科威特、阿曼、伊拉克的市場。卡達企業開始認知到可以和周遭國家交易,而不是僅是出錢投資。卡達開發銀行認為,最終來說,封鎖並沒有阻止卡達成長,反而讓卡達準備好應對下一次經濟衝擊,也就是新冠疫情。

不僅在經濟上更加多元化與獨立,卡達在軍事上也同樣更為獨立,卡達過去不認為有建立國防自保能力的必要,但2014年與波灣鄰邦們因為對利比亞、敘利亞問題意見不同,支持不同民兵派系,導致阿聯與巴林召回大使之後,卡達就開始有危機意識。

靠山山倒靠人人老

卡達最大的保障來源還是美國,2003年,美軍聯合空戰中心由沙烏地阿拉伯蘇丹王子空軍基地遷至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成為美國中央司令部前進基地,隨時駐有1萬名美軍。2016年之後加上土國駐軍,在2017年危機中,土國提供了軍事支援,卡達的駐軍策略可說馬上回收。但是靠山山倒靠人人老,卡達終究必須強化本身國防。

2017年時,卡達空軍僅有12架幻象2000與教練機,沙國曾考慮軍事入侵卡達,在美國嚴厲阻止下才停手,若沙國與阿聯入侵,卡達可說毫無抵抗能力。

2015年卡達向法國航太軍武廠達梭以60億美元訂購24架拉法葉戰機,2018年再追加12架,總數來到36架,卡達還計畫再添購36架。2017年,與美國波音以120億美元訂購36架F-15QA戰機,卡達版本可載彈量更多,且更新了感測器。同年又向英國購買24架颱風式歐洲戰機。法、美、英三國都同意訓練卡達飛行員以及地面機組員。短時間內,卡達空軍將從12架擴編為96架。

卡達另外向土耳其購買6架拜拉克塔爾-TB2無人機、2艘海軍訓練艦,以及一隊海巡艇。向義大利芬坎蒂尼集團訂購4艘護衛艦、兩棲登陸艇、潛艦以及建設離岸基地。在陸軍方面,卡達向德國購買62輛豹式2A7戰車、自走砲,向土耳其購買100輛第三代主戰車阿勒泰戰車,不過交貨受到延遲。並從中國購買短程彈道飛彈,並有興趣購買俄製S400防空飛彈。卡達在金融面上,也積極鼓勵國防產業,只要經由卡達金融中心平台,與國防國安產業簽約,都可免稅。

雖然恐將面臨軍事人員不足問題,但原本就以外籍人士為主的卡達,砸錢請來外籍士兵也並非難事,裝備都到位後,卡達將成為不可忽視的區域軍事力量。

沙國封鎖卡達,使得卡達只好繼續在國際上更親近伊朗與土耳其,包括與土耳其一同支持利比亞的民族團結政府,而非阿聯與埃及支持的利比亞國民軍,土耳其面臨貨幣危機時,卡達也出手相助,卡達提供伊朗許多資源,甚至包括支持核計畫,封鎖卡達的結果,反而讓波灣國家面對伊朗進退失據,芒刺在背。

對美國來說,波灣國家內鬨,使得對付伊朗的策略全盤皆亂,是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美國不斷介入希望化解,川普第二任國務卿雷克斯·提勒森阻止沙國入侵卡達,之後於2018年2月敦促沙國與卡達談判化解歧見,但是談判觸礁。2018年4月川普親自與卡達國王通話希望能化解糾紛,沙國方不肯讓步而沒有結果。不過,到了2020年,事態漸漸往化解的方向發展。

自強才能獨立

2020年9月,美國表示希望卡達成為「主要非北約盟友」,成員僅18國,其中包括以色列、日本、南韓、澳洲、台灣,雖然並未成真,但可見川普政府對卡達的重視程度。2020年11月,美國選擇在卡達主持阿富汗和談,更暗示卡達問題即將解決。

沙國、巴林、阿聯因為封鎖失去了卡達市場,雖然卡達市場小,卻是高利潤市場,阿聯也少了卡達的觀光消費與投資資金,卡達主權基金有高達3000億美元之譜。打壓卡達,不僅自己蒙受損失,還沒能達到目標,卡達經濟越來越獨立,軍事上也強化,跟卡達繼續反目下去,卡達反而更支持伊朗與土耳其,得不償失,還不如快點和好。同時,卡達也釋出誠意,半島電視台雖然沒有關台,但是言論已經轉而對沙國聯盟王室與政府友善多了,化解了沙國王室心中最深沉的憂慮。

於是,2021年1月5日,在波灣峰會上,沙國為首的抵制卡達國家,決定解除封鎖,與卡達言歸於好,卡達成功度過三年半的風暴。

卡達原本各方面極為依賴沙國聯盟,因此沙國認為可靠打壓讓卡達屈服,但卡達證明自己可自立自強,終於得到沙國讓步言歸於好,還蛻變為一個更健全的國家。這三年半的兄弟鬩牆,看似鬧劇,卻帶有相當大的啟發,那就是:依賴招致欺侮,自強才能獨立;富國強兵,終究是任何國家在地球上生存不變的硬道理。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鬼滅之刃全集中路跑限定快閃店」來了!7角色限量福袋、近 30 款首發新品、特製鬼滅場景

【部桃不逃】醫護合唱「抗SARS之歌」 5分鐘影片逼哭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