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藉抗登革熱 台灣或可另創國際醫療防疫機制

藍弋丰
上報

地球另一邊登革熱正肆虐

目前台灣人最擔憂的是武漢肺炎疫情擴散狀況,不過武漢肺炎並非全球當前唯一嚴重的傳染病問題,台灣每逢夏季就有的登革熱疫情,如今正在赤道與南半球國家肆虐。

印尼不積極檢驗武漢肺炎,先前「零確診」(沒有檢驗就沒有確診),直到3月2日才終於宣布有一對母女感染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台灣人覺得難以理解,其實,印尼如今正同時正受到登革熱的威脅,東努沙登加拉省自2020年以來,已經有1,057人感染登革熱,其中11人死亡。首都雅加達至二月中也已經有434名案例,印尼政府全力對付登革熱,希望在最危險的雨季能阻止登革熱散播,讓今年案例比去年減少。也就可以體會印尼政府為何對武漢肺炎疫情顯得有些漠不關心。

登革熱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則是在地球的另一邊,自2019年以來,中南美洲各國登革熱疫情大爆發,延續到2020年,使得美國疾病管制局在2020年2月20日發布第一級旅遊警告。在我國的南美唯一友邦巴拉圭,登革熱感染人數已經突破10萬人,來到13.7萬人之多,而巴拉圭全國人口也不過680萬人。

登革熱也是巴拉圭每年都會面對的問題,不幸中的大幸是,雖然2020年的感染人數是10年來最高,但死亡數則低於過去的紀錄,2013年時,巴拉圭有250人因登革熱死亡,2020年至2月底,巴拉圭有34人死於登革熱,其中包括一名5歲小女孩,另外還有90名死者疑似因登革熱死亡者在調查中。

在祕魯,2020年已有4,360人感染登革熱,其中12人死亡,包括一名3歲男孩因登革出血熱而死。祕魯政府在2019年感染最嚴重的三個區域──2019年總病例達12,233人──宣布90天的醫療緊急狀態。

登革熱2019年就在拉丁美洲肆虐,創下史上最高病例數,從墨西哥到智利到阿根廷,總計有300萬人感染,比先前最高紀錄的2015年還要高出20%,其中200萬人在巴西,而中美洲國家,包括我國友邦貝里茲、宏都拉斯、尼加拉瓜,都是受登革熱影響最慘重的國家,2019年三國分別有3,901、9.17萬、14.3萬人感染。

氣候變遷讓登革熱大爆發

登革熱之所以在如今於中南美洲大爆發,一般認為有兩大主因,第一是氣候變遷,不論是異常多雨,或是異常乾旱,都會造成登革熱大爆發,因為異常多雨會造成處處積水,而成為蚊蟲孳生的溫床,異常乾旱則會使得人民到處用水桶瓦罐儲水,也一樣成為蚊蟲孳生的溫床。

第二是茲卡病毒的影響消退,先前中南美洲受到茲卡病毒疫情的影響,人民極為注意防範蚊蟲,當茲卡病毒疫情逐漸消退以後,人民的戒心也跟著降低,其結果是,原本在茲卡防疫期間,一併受到打壓的傳統登革熱疫情,在茲卡病毒消退後,就死灰復燃。

在南太平洋的島嶼上,登革熱也現蹤,智利政府通報智利所屬的復活節島上已經有登革熱案例,庫克群島目前也有163名病例,庫克群島這次疫情爆發以來,已經有49名病例一度住院,他們所得到的教訓,其實也值得台灣參考:不要因為全心關注武漢肺炎病毒疫情,就忘記了本土原有的疾病,例如登革熱。

對台灣來說,即將入夏,的確要提高對登革熱的防範,「不要因為全心關注武漢肺炎病毒疫情,就忘記了本土原有的疾病」,但除了防疫本身以外,面對2019年以來登革熱在全球疫情加重,尤其是在台灣僅有的幾個友邦特別嚴重,台灣只當成「地球另一邊的事」漠不關心嗎?

結盟建立國際醫療防疫機制

從SARS到武漢肺炎病毒疫情,台灣人民憤怒於受中國操控的WHO屢屢打壓,從這次武漢肺炎病毒疫情的發展,許多台灣人更認為WHO在中國操控下已經變得幾乎一無是處,既然如此,台灣應該如何突破?

台灣醫療領域在醫護人員的努力下,在全球水準接近一流國家,過去,曾有許多人提出過醫學外交的想法,所謂醫學外交不是過去外交部把醫師派去第三世界窮國義診這種肉包子打狗外交,而是利用台灣歷史上曾經成功消滅瘧疾的經驗,以及身為少數B型肝炎案例最多的國家,藉此與國際醫療社群交流,強調台灣可為全球醫療帶來的貢獻。

登革熱也是台灣非常熟悉的疾病,如今在美國後院的中南美洲多國肆虐,且牽涉多個友邦,這是否是醫學外交的一個好機會?既然WHO越來越被世人認為只在搞政治,對防疫無用,台灣是否能結合盟邦美國、日本,主動提出建立一個WHO以外的有效國際醫療防疫機制?而當前的登革熱疫情,是否剛好是最佳機會?

一旦能建立一個結合先進國家、排除中國,台灣可積極參與的國際機制,未來其他疫情發生時,台灣將不再是國際孤兒。比起每次只能口頭上批判中國,這才是務實改善台灣國際形勢,實際上將中國一軍的釜底抽薪之計。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北台灣的屋馬!?「小逸仙」火烤兩吃南京松江商圈開幕

【影片】武漢肺炎衝擊④ S大:抗疫五大重點!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