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超厚「同溫層」讓英國工黨誤判選情

藍弋丰

若你只看歐美左派媒體,不論是美國的《紐約時報》或是英國的《衛報》等等主流媒體,「英國川普」強森簡直是個跳樑小丑:什麼事都做不好、什麼話都說不好,見女王時很失禮、對外賓更是丟臉,真是英國的恥辱,什麼?要大選了,很好,英國人民一定會給他一個教訓.....咦?結果是強森率領保守黨奪下30年來最大勝利,整天反對強森的工黨慘敗,席次狂掉40席。

這是怎麼回事?領導這次慘敗大選的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認為:都是因為選戰焦點集中在脫歐議題。不過,選戰議題為何會集中在脫歐,工黨自己就要負相當大責任,工黨與許多支持者老是誤以為英國人民上次公投脫歐,只是「一時想不清楚」,反脫歐者並不認為自己是少數,一直還想推動二次公投,怪不得工黨選前也認為主打快速脫歐會是強森的最大弱點,結果選舉結果與他們的預想恰恰相反。

當然,英國人民想脫歐,跟歐洲自己近年來自顧不暇的情勢有很大關係,先前脫歐公投時,歐洲的政治經濟各方面狀況還沒有現在這麼糟,現在歐洲每況愈下的樣子,英國人民看了當然更想脫歐,這對工黨來說固然是非戰之罪,但是,工黨與支持者無視「投票是最準確的民調」,堅信英國人民只是「一時想不清楚」的傲慢態度,才是他們竟然忽視脫歐意願比之前更高漲,還樂於踏入陷阱,慘遭強森殲滅的主因。

工黨在這次大選中所犯的政策主張錯誤還不只於此,在脫歐以外,工黨全力主打醫療問題,尤其是歷來民調顯示工黨唯一信任度比保守黨高的政策領域只有醫療,選前又剛好發生「小男孩事件」,工黨更是見獵心喜,瘋狂下社群媒體廣告散播。

只看左派媒體的判斷

「小男孩事件」發生於12月3日,英國中部的列斯中央醫院有位小男孩傑克來急診,醫院為他處置後,緊接著有病情更重的病人到院,因此要求小男孩與家屬把床讓出,傑克於是躺在走廊地板上4個小時,家屬拍下他蓋著一團外套睡覺,氧氣罩從臉上滑落的照片。這張照片流出後,工黨與左派媒體見獵心喜,記者立刻拿小男孩照片去堵強森,強森不想理會,媒體就稱強森毫不在意小男孩的死活,然後工黨打蛇隨棍上,立即宣稱在保守黨執政下,英國醫保(NHS)已經到了「氧氣罩從臉上滑落」的時刻。

工黨喜孜孜認為這是打擊強森的大好時機,全力加碼,推出口號「不能把醫保交給保守黨,投給保守黨,接下來五年病人都要忍受這樣(小男孩事件)的對待,投給工黨救醫保。」並在社群媒體上大買廣告,砸下最多可能近6000英鎊廣告費用,1天內觸及76~92萬臉書用戶。誰知道儘管醫療議題的確是人民最關心的議題之一,選民卻完全不買工黨的帳。

怎能怪他們會這樣誤判情勢呢?因為左派媒體都正在群起砲轟,連本來應當是右派立場的《金融時報》(2015年由《日本經濟新聞》收購),也稱這是強森選舉上的一大失策,還認為強森不看照片的反應會導致「一步錯步步錯」,工黨的選戰操盤者當然會認為這是攻擊的大好機會,怎麼會是又中了強森的陷阱,這強森也未免太「八奇領域」了吧?

其實強森什麼也沒有做,純粹就是工黨搞不清楚狀況,英國醫保早就問題重重,每到冬季就醫尖峰時間,急診室睡地板根本家常便飯,這是所有英國人民的常識,甚至到英國旅遊的觀光客都知道,何況小男孩是有受到治療,只是沒床而已,英國冬季就醫尖峰期的常態,是連等醫護來做最基本治療都可能要等上好幾小時。工黨竟然拿家常便飯來大做文章,不僅傷不了強森,只顯示工黨人多麼不食人間煙火。

認為民調都不可信

這樣的常態難道不是保守黨執政的錯嗎?工黨與聲氣相投的左派媒體是這樣認為的。但是,顯然選民比他們腦袋清楚多了,就醫大爆炸是因為英國醫保大體上看病不要錢,沒有以價制量的結果,有多少醫院與醫護人員都不會夠,而且醫護人員還因為過勞而紛紛求去,若要增加容納量,就要砸錢增建醫院,增聘醫護人員,且加薪留人,那要花多少錢?

英國醫保現在就已經是一大錢坑,2018-2019年度支出高達1,290億英鎊,相對於英國2018年GDP約2.83兆美元,英國醫保的開支已經達到6%英國GDP,2019-2020年度醫保開支預計還要膨脹到1,340億英鎊。而英國政府2018年度總預算也不過8,420億英鎊。

醫保花更多錢,錢可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而是要從納稅人手中摳錢,現在英國經濟面臨本身轉型期以及脫歐的挑戰,英國人民想到要增稅,可是敬謝不敏,雖然強森提出的醫保改善措施也是要增加開支,但是若交給工黨,不曉得要增加開支到哪去,在財政赤字與經濟不景氣關頭主打增加開支(也就要增稅),簡直頭殼壞去,但是,沒人敢公開說小男孩不可憐這種「政治不正確」的話,選民只能敢怒而不敢言,默默地投給保守黨,以免發神經的工黨上台,於是工黨贏得了網路輿論,卻在大選慘敗。

工黨不僅只在政策主張上犯下戰略錯誤,連戰術上也荒腔走板,工黨選戰主要操盤手,對選情極度樂觀,認為民調都不可信,也不遵守傳統的選舉戰術,一般而言,選民在短短的選舉過程中,很難被說服而改變立場,因此,政黨要獲得最大席次的合理戰術是:穩贏的地區用少量心力維護,穩輸的地區完全放棄,而主攻「搖擺」選區。

工黨在這次大選卻不是這樣操作,而是主攻疑歐派大本營選區,認為選民懷疑歐洲、討厭歐洲,想脫離歐洲只是「一時想不清楚」,工黨一定能把他們說服回來投工黨。工黨這種脫離現實的選戰策略,下場會如何?聰明的你用膝蓋想也知道:主攻疑歐大本營選區的下場,不僅不可能說服疑歐選民回來投工黨,只會激怒選民,所以保守黨勝利的勝差更擴大了。

當年希拉蕊和川普美國總統之爭,民主黨陣營也被指陶醉在同溫層裡,與選民脫節。(維基百科)

英國版川普

這個戰術顛倒的情況,可說似曾相識,希拉蕊在2016年選戰中的最後時刻,也是主攻共和黨必勝的州,顯示出希拉蕊也有同樣的誤判選情、過度樂觀症頭。工黨、希拉蕊為何會很容易犯下這樣的大頭症?

以希拉蕊的情況來說,絕大多數主流媒體都支持她,她整天看到的新聞都是抨擊川普而支持希拉蕊,甚至走到街上,碰到的每個選民也都是支持希拉蕊,因為城市裡都是希拉蕊的支持者,以華盛頓特區來說,希拉蕊得票高達90.86%,你在華盛頓特區路上,遇到的10個人有9個都支持希拉蕊,「同溫層」厚到遍及整個城市,怪不得希拉蕊陣營會發生大頭症。2016年以前,誰會想到城市選民與鄉間選民竟會有如此大的偏差,這實在是非戰之罪。

但是英國工黨已經看到希拉蕊的前車之鑑,更有一次公投資料當參考了,還是陶醉在同溫層裡面,與選民脫節,而自取其辱,那就不能說無辜了。不過,不是只有台灣才會搞出政治「八奇領域」的神奇陰謀論說法,歐美一樣也會,這次的大敗之後,有說法聲稱,工黨沒有敗,這次只是工黨黨中央故意的操作,因為要借刀殺人「徹底消滅掉黨內的留歐派」,這個嘛......只能說,天下的八奇,都一樣神奇。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專訪花敬群次長 實價登錄2.0行不行

【影片】專訪花敬群次長 居住正義是什麼?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