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迦薩走廊彈幕衝突後一切船過水無痕

·10 分鐘 (閱讀時間)

5月10日至21日,以色列與佔領加薩走廊的哈瑪斯之間相互駁火,數千枚火箭彈與以色列鐵穹防衛系統攔截飛彈日夜不斷在空中火線交織的景象吸引世人目光,以色列飛彈與火炮反擊,摧毀加薩走廊建築物,包括美聯社分部所在大樓轟然倒塌的畫面,更引起全球關注,雙方終於在各國壓力與埃及的介入調停下於21日停火。

然而,這場轟轟烈烈,造成各方近300死,7.2萬人無家可歸,全球矚目的衝突,事隔數周後,卻對所有衝突發生的基本原因,一點影響都沒有,好像沒發生過一樣。

這起衝突的前因後果,或許應該從東耶路撒冷問題開始談起。

一般認為,猶太人聲稱取回兩千年前的故地的主張是沒道理的,巴勒斯坦人才是大多數人認為以色列建國時原本居住於本地的族群。

但是,東耶路撒冷問題並沒有那麼單純,早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時代,猶太人就已經逐步自然移入如今以色列,尤其是在耶路撒冷,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戰後,約旦佔領東耶路撒冷與約旦河西岸地區,造成大迫遷,約旦驅逐耶路撒冷舊城猶太區的所有猶太人,摧毀許多猶太會堂,甚至褻瀆古代猶太墓地,另一方面,許多以色列控制區的阿拉伯人則遷來約旦控制區,因此在東耶路撒冷新設置了很多安置區。

不過,到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也就是六日戰爭後,以色列就攻下約旦河西岸與東耶路撒冷。

對以色列激進猶太人來說,東耶路撒冷有很多1948年的猶太區,約旦佔領期間遭迫遷,「取回」有正當性,而有很多阿拉伯居住區,是1948年約旦才安置設立的,根本不是世世代代居住,到1967年也不過19年的時間。

中程的原因,則可說是美國政局變化引起的刺激。

川普時代,對以色列極其友善,以色列只需要跟隨川普,就能相對低調的完成國家戰略需求,但是,這樣的川普卻落選了,拜登雖然也繼承美國推動「亞伯拉罕協定」的國策,但在對伊朗以及巴勒斯坦的態度上卻很微妙,導致以色列必須自行其是,一方面對外宣布,美國若要與伊朗談判,以色列不參與,會自行對付伊朗,對內則加緊消化佔領區的腳步。

拜登才勝選,以色列就火速推出於東耶路撒冷Givat HaMatos建造1257棟房屋的移居計畫,這個大規模計畫,引起巴勒斯坦總統發言人嚴詞抨擊,但是所在地最初在六日戰爭時是一片荒蕪山丘,附近已經都是猶太聚居區,所以反對聲音就這麼一聲。之後引起衝突的,反而是謝赫賈拉的幾戶人家。

謝赫賈拉在1900年時,有167個穆斯林家庭與97個猶太家庭居住,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時,所有居民都因為此地成為可能戰線而由英國方面下令撤離,戰後約旦逐走所有東耶路撒冷的猶太人,戰時撤離的謝赫賈拉猶太人回不了家,只能在西耶路撒冷安置,1956年時,約旦則在謝赫賈拉安置了28戶西耶路撒冷來的穆斯林家庭。

六日戰爭後,以色列於1970年立法規定猶太社群可取回東耶路撒冷當初屬於猶太人的房產,2001年期開始有許多零星民間猶太組織陸陸續續自發性的前往「收回」謝赫賈拉房產,法院往往宣判巴勒斯坦人只要付租金就有優先居住權,但巴勒斯坦人大多拒付,因此就遭法院命令驅離,就這樣歷年來驅離了數百人,到2021年,這些民間猶太人繼續故技重施,有6戶家庭在5月2日要被驅離,巴勒斯坦人覺得忍無可忍,6日起聚集抗議,猶太組織也聚眾對峙,以色列警方在中間試圖維護秩序。

拜登對伊朗以及巴勒斯坦的態度很微妙。(湯森路透)

在此同時,身為三個宗教聖城的耶路撒冷本身也正引發衝突,阿克薩清真寺轉個角過去就是猶太人的聖地西牆,4月13日時,以色列總統在西牆發表陣亡將士紀念日演說,以色列警方為此到阿克薩清真寺切斷齋戒月穆斯林的誦經廣播纜線,以免影響總統演說,此舉讓穆斯林大怒,以色列警方為了避免事態擴大,隔日封鎖穆斯林齋戒月期間聚集的大馬士革門,引起更大不滿,16日警方自阿克薩清真寺驅離數萬名祈禱的穆斯林,限制只能進入1萬人,這些都是為了預防暴動的謹慎措施,但在穆斯林看來,就是不斷的壓迫。

4月22日,右翼猶太團體「預防聖地同化會」遊行穿過耶路撒冷,更是火上添油,於是23日,加薩走廊開始向以色列發射36枚火箭。許多評論家認為,是面臨政治危機的納坦雅胡故意引爆衝突,但從整個衝突逐漸升高的過程觀察,並沒有納坦雅胡特別想引發衝突的跡象,反而其實比較可能是,納坦雅胡因為身陷以色列內部政治危機,因而分心,沒有注意到衝突正快速升高,而沒能及早阻止。

正當納坦雅胡深陷政治風暴的同時,巴勒斯坦也同時正陷入詭譎的政治對立,在美國推動「亞伯拉罕協定」之初,巴勒斯坦還對加入的波灣阿拉伯國家大呼小叫,聲稱他們背叛,卻發現無人理會,「亞伯拉罕協定」繼續進行,這下子巴勒斯坦才驚覺過去的「情緒勒索」老招式已經玩不轉,真的要被阿拉伯世界當成棄子了,在這樣的空前危機下,巴勒斯坦終於想要團結,因此法塔與哈瑪斯兩大勢力,決定舉辦15年未舉行的大選。

2007年巴勒斯坦內戰後,哈瑪斯佔據加薩走廊,法塔則控制約旦河西岸,再也沒有大選過,原本雙方在國家遭盟友拋棄的危機下決定要重行大選,但很快的又談不攏,法塔心知再度舉行大選又會如2006年大選般由哈瑪斯獲勝,真是自找麻煩,於是藉口以色列刁難東耶路撒冷地區的投票,無限期推遲大選。

哈瑪斯眼看煮熟的鴨子又飛了,也立即想方設法反制法塔,而發生在耶路撒冷的衝突,法塔完全無能為力,只能任以色列擺布,正是哈瑪斯顯出自己能對抗以色列,讓法塔灰頭土臉的好機會,於是,明明是發生在耶路撒冷的事件,與加薩民眾本來無關,卻因為哈瑪斯的政治野心,讓加薩人民禍從天降。

5月10日起,哈瑪斯搭上衝突熱潮,突然向以色列發出最後通牒,聲稱要是以色列不從謝赫賈拉與聖殿山撤回軍警,就要向以色列發動攻擊,想當然耳以色列不會理會,於是哈瑪斯就如願得到了「表演機會」,之後就是世人所熟悉的,數千枚火箭日夜不停發射與鐵穹在空中火線交織,而迦薩人民遭池魚之殃450棟大樓遭摧毀。

哈瑪斯自以為是如意算盤:火箭就算被鐵穹攔截,也能顯出自己威風,拿迦薩人民當肉盾,以色列每次攻擊,都會讓哈瑪斯更出名,讓巴勒斯坦人獲取更多同情。但哈瑪斯嚴重低估了以色列的情報能力,哈瑪斯認為可以達到宣傳戰目標,不料以色列卻趁機採取「實體消滅」作戰,趁著作戰狙殺了高達30名哈瑪斯軍官,大體毀滅製造火箭基地,破壞地道補給線,以色列更把支持哈瑪斯的業主所擁有的大樓,以及哈瑪斯領袖住家所在的大樓都轟垮,讓哈瑪斯承受極大壓力,甚至不惜轟垮美聯社、半島電視台分部所在大樓,此舉遭美聯社抨擊為想封鎖加薩的新聞報導。

哈瑪斯這才發覺不妙,本來想以人民當肉盾,現在發現自己才是那個肉靶,以色列情報力實在太強,繼續開戰下去,哈瑪斯或許可以獲得一時的媒體戰勝利,但是哈瑪斯的人員、設備、財產等戰力卻會被徹底摧毀,這下贏了面子卻失了裡子,再打下去,哈瑪斯會被「物理上消滅」。哈瑪斯連忙接了埃及的調停,停火談和。

以色列與佔領加薩走廊的哈瑪斯之間相互駁火後,納坦雅胡下台一鞠躬。(湯森路透)

埃及軍政府痛恨穆斯林兄弟會以及其盟友哈瑪斯,原本與以色列一同封鎖加薩,如今成為以色列與哈瑪斯之間的調停者,以色列一方面受困於國內政局紛擾,一方面受到國際壓力,哈瑪斯則受到實際毀滅的巨大壓力,因此雙方一拍即合,21日停火,而且事件就這樣平息了。

埃及的塞西政權漁翁得利,成為這場衝突的最大獲益者,原本世界各國對埃及軍政府的人權紀錄很是感冒,尤其拜登已經開始對塞西口頭警告,現在既然埃及協助處理了中東一大危機,歐美對塞西的人權紀錄就突然不感興趣了。然而,除了埃及以外,沒有人獲利,甚至許多衝突的遠因近因,一切跟衝突前沒兩樣,繼續進行。

「亞伯拉罕協定」繼續有效,沒有一個阿拉伯成員國毀約,甚至還繼續擴散,孟加拉原本護照上註明「在全世界有效除了以色列」,作為力挺巴勒斯坦、不承認以色列的象徵,如今悄悄在新護照中把這一句去除,標誌著孟加拉很可能是下一個跟以色列關係正常化的伊斯蘭國家。

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繼續低調進行經貿結盟,阿聯國營的穆巴達拉石油公司,簽下合作備忘錄,買下以色列Tamar離岸油田22%股權,而美國猶太委員會 (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設立阿拉伯地區第一個辦事處,就設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東耶路撒冷謝赫賈拉迫遷持續,以色列6月6日逮捕抗爭人士。猶太右翼團體照樣活躍,原本以色列政府擔憂刺激情勢,一度不許可右翼團體又要遊行耶路撒冷舊城,因為右翼遊行正是最初加薩開始火箭攻擊的引爆點之一,但經過考慮之後又放行。哈瑪斯這回靜悄悄,乖乖的與法塔在埃及接受塞西的調停,因為重要成員、設備、主要支持者資產遭到「物理上消滅」,短期內再也無法氣焰囂張。

於是轟轟烈烈的11天,一場以色列的軍火演示,加薩居民被捲入發生於耶路撒冷的衝突,一兩百死,2000多人受傷,7.2萬人無家可歸,哈瑪斯逞一時之快,自己與人民都死傷慘重,其結果,船過水無痕,衝突前的一切都沒有改變。

甚至連以色列方的納坦雅胡,也並未在事件中得到政治利益,事件前他面臨組閣失敗的下台危機,事件後反對黨組閣成功,納坦雅胡即將下台一鞠躬,成為反對黨。

這樣的結果,不禁讓人思考,這場引來世人高度矚目的大戰,到底意義是什麼呢?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社宅包租代管再進化 政府民間齊發力助攻

【影片】市場名廟配捷運 雙連馬偕商圈熱鬧滾滾-中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