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北太平洋「鳥事」

·1 分鐘 (閱讀時間)
藺奕》北太平洋「鳥事」
藺奕》北太平洋「鳥事」

【愛傳媒藺奕專欄】每次朋友說遇到鳥事,我都不禁想起06年的往事,礙於近期行程保密不宜公開,只好寫點「鳥事」矇混過關。

搭遊輪從北太平洋公海返回港口遭遇海鷗大軍,若讓我倆分別講述,你會以為是各自的故事,男女看待事物視角差異之大,就像先有票才能看電影是觀眾角度,看電影才有票則是政治人物算計、沒有對錯,反正記憶和頭髮一樣,時間一長、都會分岔。

看到海鷗,妻眼裡閃爍的光,都可以折算電費了。為了勾引鳥鳥,我們掏出吐司高高舉起,發現不少海鷗躍躍欲試、低空盤旋似凍僵的蒼蠅在搓手。

玩性大起的妻,索性將吐司皮或立或灑上我的頭頂,鷗群更瘋狂了,伸長堅硬腳掌不是在我扁平後腦巴來巴去,不久肛門一鬆直接「投彈」,簡直人造雨,不、比潑水節的水球更猛,砸得我全身稀巴爛!

烏龜怕鐵槌、小鳥怕下垂,講得是天敵的關係,愛情和婚姻也是,看看名人的浪漫全是故事,自己的卻事故連連。

當年的狼狽,此後再也不曾遭逢,那一份酸甜,成為時間的漁穫,春光稍縱即逝,我們沒有辜負。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