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在媒體指鹿為馬,不會良心不安?

藺奕/在媒體指鹿為馬,不會良心不安?
藺奕/在媒體指鹿為馬,不會良心不安?

    秋高氣爽、天空高清無碼,一家人來華山大草原野餐,鄰近的金酒展區,以58度金門高粱為基酒,拌入桂花、牛奶和優酪乳調成Afternoon Punch,取名「外帶放空」,主餐是天和現炒的台灣羊肉和湯品,甜點選未來市的香橙片胡蘿蔔蛋糕。

    在未來市門口,一群香港年輕人圍住了我們,女孩蹲下來對樂樂愛不釋手。

「香港現在怎麼辦?」我問,男孩把臉微微別了過去,看向遠方,那個徬徨無望的表情,讓我覺得So bad。

「沒關係,不但台灣人支持你們,台灣的狗狗也支持你們!」

    他們聽了,非常禮貌的點點頭帶著微笑離開。很快地我被一位紅髮餐車女孩吸引住目光,那紅髮在盛開的台灣欒樹下顯得格外燦爛,摩洛哥料理的白色餐車讓我想起曾經擁有一輛法國原裝白色單車,是妻早年在微風血拼的滿額禮。

    彼時台灣錢剛淹完腳目、只淹到剩腳趾的那個年代,女人的消費力依然非常驚人,民進黨執政之後,島內百工百業明顯蕭條了,吃不飽的人民,在去年只好把票扔給一事無為的國民黨,這一年,就算民進黨諸公撈錢已經淹過肚臍眼,但他們捍衛「民主」啊,而且,國民黨還活在清光緒吧,無票可投,只好彎下腰翻開腳底,幻想圓圓硬硬的雞眼有天變銅錢。

    連日高溫,思春的小雲門在草原上奔馳,無公不歡。她很喜歡衝進一群公狗裡,站起來拜票、或是不斷吠叫,好像政見發表,那些公狗都看傻了,面面相覷、或是逃離,在這樣的女力時代,人不如狗、公不如母。

   途經蔡英文的連任總部,雲門突然朝內大聲吠叫,引起一陣騷動,原來裡面有兩隻導盲犬。我雖然有點不好意思,卻對小雲門才一歲就有如此精確洞穿能力和氣頗感到折服,面對執政團隊,有人看到努力、有人看到舞弊,我倒總是聽聞各種努力的舞弊,讓錢從肚臍繼續往上淹。

    值得一提的,我認識的某些知識份子、名嘴因為靠攏體制、掌握權力,他們在食指與拇指之間夾着粗短的筆,舒適如一支長槍,天天在媒體指鹿為馬,宛若美國校園槍擊,你都不擔心你的屁眼會忌妒你的嘴搶著拉屎?

    這就是我對兩大黨的看法,目的是求掉粉。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本文為作者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