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烏雲要散去,還需要多少痛的呼吸?

·1 分鐘 (閱讀時間)
藺奕》烏雲要散去,還需要多少痛的呼吸?
藺奕》烏雲要散去,還需要多少痛的呼吸?

【愛傳媒藺奕專欄】頭七之後,丈母娘就真正的離開了,翻開她手機裡的步行紀錄器,只差幾百步就回車上、就全然地安全了,孰料最後身影竟是,倒在新竹南寮遊客服務中心的監視器裡。

清晨6點50分,遭受攻擊的時間,在平日早起的妻的心裏,每天早上都會有一個可怕的時刻降臨,那一刻沒有雀斑與小熊、失去玩偶和母親。

事過境遷。丈母娘的故鄉台灣,晴空還是那個晴空,月光在白雲之中融化、閃爍,星象還是那個星象,北斗還是北斗,幾縷星光伸出雙手,雖然有些朦朧。

新竹南寮的海風還是那樣的風,雲還是那樣的雲,沙地還是那方沙地,雖然表面已經支離破碎。而我一生的信仰裡,正義的河流還是豐沛,雖然支流乾枯、或是改道。

假日的濱線,人們還是帶孩子去放風箏、踩協力車,信眾一樣在城隍廟祈求平安,新竹海風吹拂的米粉,在夏日豔陽直射之下,依然曬得一地米白。

水鳥溼地的生禽,依然自在地作息,花嘴鴨在河道蜿蜒曲折如蛇似的柔順滑行,我滑動手機裡的訊息,丈母娘用相機紀錄下的這一切,再看一眼,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卻也永遠無言。

「誰能告訴我,這烏雲要散去,還需要多少痛的呼吸?」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