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疫情改變的不只是「味覺」

·2 分鐘 (閱讀時間)
藺奕》疫情改變的不只是「味覺」
藺奕》疫情改變的不只是「味覺」

【愛傳媒藺奕專欄】經過三周居家籠飼、被妻精準投放餵食之後,終於因為重要公事有不得不出門的好理由,我早迫不及待地想振興地方經濟了,在路邊外帶一杯微糖奶茶,一大口吸下,哇靠,這麽甜,這是胰島素吧!

味,覺,改,變!?

這下慘了,仔細再想,應該是老婆在家常料理動了手腳、減了味,加上政府成天顛三倒四的那張嘴,搞得我經常眼花,都懷疑路上看到的胸可能是臀。

在古代,病毒是殭屍,防疫靠道士,笑傲江湖以獨孤九劍對決令狐沖的沖虛道長只是虛擬,林正英作古之後,今日政府只能靠嘴畫符,說好的疫苗,是抗疫的補習班,打一劑是模擬考、打兩劑是OPEN BOOK,政府說台灣難波萬,我們要學日本做限定款,「台灣限定」高端腋毛一如大阪地卵,打疫苗還「不用錢」、超激安喔!

我覺得高端黨、哦不,執政黨應該替高端腋毛設計一款吉祥物,就像熊本熊那樣,不過腋毛要黑要濃還要長、才好笑,開放合照、辦抽獎,但鬼扯半天,等啊等,考卷就是不發下來。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萬家燈火,悄無聲息地滅了三百多盞,台灣正在上演活人殉葬的滅門血案,死掉的只要不是高官,誰都不在乎,對中央大官都是贅述,安心瞌睡。

俄羅斯開始進入永晝了,普羅旺斯正值薰衣花海,當我們走過一個没有海外假期的夏天,不再單純的這個夏天,我們充滿比攝氏38度更高如發燒似的質問,越薄的衣衫越能聽清楚心跳的喘息,和凝固在死亡裡的一個吻。

從這個夏天開始,我發現自己不只味覺改變了,我和許多深愛台灣的外國朋友第一次感覺到這個政府的噁心,人民溫柔的像貓,他們在背後還嫌你掉毛。

大家平安。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