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奕/被政治耽擱的才女

藺奕/被政治耽擱的才女
藺奕/被政治耽擱的才女

    每個人都有剋星,有人怕蟑螂、有人怕老鼠,對我來說,1974年出生的女孩,跟我存在一種天敵關係,特別令我喪膽、敬畏,有太多的歷史經驗證明,只要1974年的女孩一看到我,就像當年哥倫布出海只不過是想買點土產,結果回國變土豪,從此掀起大航海時代。

    誰教1974年屬虎,我屬雞,虎吃雞,理所當然。

    我是在實踐大學的電梯口,拎著幫邱文傑建築師買的咖啡匆匆忙忙趕回來時撞見思瑤,她以質詢的口吻,二話不說就抽了我一杯咖啡稅。

    1974年的女孩?我沒猜錯。

    我們一邊喝咖啡、一邊聽文傑大哥描述那次的歐洲行,思瑤問了許多關於建築的問題,而非美食或風景,不久她去新加坡,用LINE傳給我十數張照片,清一色是最新公部門的建築風貌、設計形制,沒有風景、沒有血拼、沒有美食!

    原來旅行就跟電影一樣,也是分級的,大多數的女孩一出國,最愛曬血拼戰利品、或是美食和美景,這是普通級,其中少許會搭配用心的文字,是輔導級,而身為一名政治人物,能從平凡景致領略到不一樣的事物,是一種才華、也是一種孤寂,這樣的努力不便明說,當然是限制級。

    思瑤的才華還展露在音樂劇。我曾經在某個熱氣騰騰的夜晚,親眼目睹大批家長帶著孩子把學校大禮堂塞爆,如果人手一支變色螢光棒,你會以為台上的是五月天。

    其實那是她參與北投復興高中表演班的戲劇公演,除了投入編導和演出,趁空檔摸到我身邊:「你覺得怎樣?」

    「我覺得音樂特別棒,是原創的嗎?」我問。

    「對,有些是我自己創作的呦!」思瑤開心地說,她笑起來的樣子,就像五月的風。

    又是一位被政治耽擱的才女。

    於是,當傳統型的政治人物來自建商背景、開口閉口關說圈地,當許多官員面對城市美學毫無知覺、許多候選人的看板和文宣醜到讓人掩面,我的學妹思瑤不斷自我要求、用開闊的城市美學視野和藝文涵養興風作浪,在紛雜的政壇,製造一場別緻的戰爭。

    2020年第一天,離大選剩下最後十天,我從幾個小的切片,讓大家知曉政治人物不為人知的那一面。每個人都期待新的政局讓日子更好,否則就會順著一個下降螺旋跌落一個更糟的地方。但在這個平行世界裡,有人啃炸雞啃得開心、有人吃素練腹肌,相互尊重,就是民主自由的核心價值,望著2019的離去背影,請將過往一年的傷疤堆成廚餘,一經時間慢慢發酵,便能產生滋養未來的肥力。

    新年快樂!

 

 

作者為文學奬得主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