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匯宇《女性的復仇》 反思剝削

李怡芸/台北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80年代解嚴前夕的女性復仇電影,看似以女性主義為出發點卻多淪為女性剝削形式,長期透過錄像媒材思考身體政治、生命政治課題的當代藝術家蘇匯宇,2020新作《女性的復仇》從個人成長經驗出發,「補拍」女性復仇電影,希望在當代重新思考性別界限。

去年獲台新藝術獎視覺藝術類大獎的蘇匯宇,長期以錄像媒材探討大眾媒體如何投射自身或社會對身體、慾望的觀看,包括觸及色情禁書的《超級禁忌》,受禁忌風氣影響而有諸多場面無奈刪減的《唐朝綺麗男(1985,邱剛健)》,此次再從電影為發想,蘇匯宇表示:「仍是和青少年期的經驗有關,在對性感還不熟的年紀,對女性復仇電影海報、電視廣告留下的印象。」

解嚴前夕的一系列女性復仇電影如《殺夫》、《上海社會檔案》、《女王蜂》等,蘇匯宇指出在社會氣氛仍高壓的階段,這類面對人性欲望卻又不敢正視的微妙氛圍,雖看似以女性主義出發,但最終呈現手法乃是滿足主流男性視角的女性剝削,因此他以「補拍」的概念,希望在這個時代重新去思考當時或許對女性情慾動能性誤解的、膚淺化的影像。

蘇匯宇在《女性的復仇》中創造出5個衍生自5部女性復仇電影的女主角,而他自己更是透過反串化妝與深偽技術,利用數位科技將自己的臉與女星陸小芬融合,「我的臉看來會是和陸小芬加在一起除以二」以異性戀男性藝術家身份參與演出,成為影片中的第6位主角,「躲在隊伍中追打男人!」蘇匯宇藉此身體行動,探問過去二元畫分的性別界限,在當代是否應被打破,也藉著當年的社會寫實電影,反思社會獵奇、媒體混淆等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