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觀點:桃園機場第三航廈標為何沒有廠商願意做?

蘇南
風傳媒

為何到現在還是「標不出去」?「桃園機場第三航廈」(T3)新建工程,原訂今年底要完工;但從去年5月起就辦理3次發包作業,「都沒有」廠商敢來投標?究竟是預算太少、設計太花俏?業界承攬能量不足或發包時機不對呢?有認為,除了標案利潤少、風險高外;筆者以為,工程流標主要原因係因設計、工期、經費、工法及材料等因素影響,應確實掌握市場動態及檢討包制度、策略等。要解決招標困難問題,不妨從「流標風險」分析談起!

核定預算是否符合需求?T3於:(1)104年3月行政院核定計畫經費747億元(新台幣);(2)107年5月日正式公告招標後,有超過15家廠商來詢問,但7月19日開標時,沒有廠商投標,第1次流標!(5)按政府採購程序重新公告,7月31日決標時,也是無人投標,第2次流標!(6)後來桃機公司提出總預算增加到795億。為避免第3次再流標,交通部107年10月拍板總經費為789億,行政院108年1月9日核定。但108年第3次發包,6月開標還是沒有廠商來投標,第3次流標!

筆者認為,號稱台灣繼十大建設後,最大單一公共建築的T3,量體過於龐大,標的金額高達789億,是否造成投標風險太高?何況目前的「前瞻基礎建設」因為工程項目太多,以及因美中貿易大戰回流台商等的擴廠需求,致影響廠商「承攬能量」波及投標意願?還是可行性評估及規劃不周全,專案策略與執行為何失靈?經費不足,建築設計太驚艷?總顧問為林同棪工程顧問公司。

是否建築設計很難施工?T3係由普立茲克獎建築大師「建築爵士」Richard Rogers領軍的Rogers Stirk Harbour+Partners(RSHP)作建築設計,台灣世曦工程顧問公司作細部設計及監造。建築量體造型如大雁展翅,屋頂設計以「內外雙層」為發想,外側屋頂採波浪造型象徵山谷地形的流線;內側屋頂運用亮面管組成錐形的13萬朵「花瓣」令人驚豔,形成「雲型天花板」,代表台灣山脈壯闊的雲海風景。反觀,T3的建築藝術設計與預算、建設成本是否有所差距?致在預算、工期和施工難度等考量下,廠商不敢進場投標;陷入完工期程一延再延的噩夢!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出境路緣示意圖。(取自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專區)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出境路緣示意圖。(取自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專區)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出境路緣示意圖。(取自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專區)

筆者以為,RSHP所提的設計成果有無超越T3在「政策評估」階段的需求?這是影響流標的關鍵因素,包括設計預算、工期等,有無超過核定計畫範圍?本文建議,設計成果應考量預算合理性、國內廠商施工容量及人力是否足夠等現實因素?做足「流標風險分析與評估」,才可以發包出去。

實際上,日前桃機公司也提出計劃A至計劃H的8項方案;包括設計簡約、變更設計、分期或分項招標、下部結構分標、統包辦理及價值工程檢討等。其中的B計劃為簡化航廈設計,即取消屋頂原設計的波浪型屋頂及817處天窗。但筆者認為,「雲型天花板」造價約17億,占總經費僅約2%;其亮面管雖數量龐大但技術不難,除為設計的主要元素外,更是代表台灣與國際接軌的意象,若是取消是否太可惜?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夜景模擬示意圖。(取自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專區)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夜景模擬示意圖。(取自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專區)

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夜景模擬示意圖。(取自桃園機場第三航站專區)

筆者建議,未來公共工程應重視:

1.機關編列預算階段,除應先掌握本身需求外,並於評選建築師時,要告知「評選委員」本案的預算架構及目標,他才能評估參加競圖的建築設計方案是否可以在「有限預算」下發包施工?避免一再追加預算。

2.建築師的設計成果有無「超越」機關需求?包括設計預算、工期等有無「超過」核定計畫範圍?尤其材料、設備、工法、現場條件與地質環境等是否可行?應考量施工的可執行性!

3.採購策略是否妥適?由於前瞻建設的案量龐大,近期施工難度高及金額小的公共工程採購常流標。若要減縮工期,建議可評估是否採用「統包」方式辦理招標?並允許投標商在不增經費原則下,「價值工程」評估後得提出其他替代方案,發揮民間創意。

4.契約條件是否增加廠商不必要的風險?尤其物價調整機制、工期展延條件、違約處罰等規定,是否使得廠商的風險太高,影響投標意願。

5.機關或監造廠商的「行政效率」及「溝通便捷性」是否能使廠商信任?尤其是文件審查、估驗計價、變更設計、工期展延及驗收請款等具體條件,是否使廠商增加不必要的風險致影響投標意願?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營建系教授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蘇南觀點:防疫要防廁所嗎?「香港康美樓」給台灣的借鏡
相關報導》 蘇南觀點:合法生產的口罩為何不能賣?依法行政慢半拍嗎?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