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台幹的武漢肺炎紀錄(二)

(葉子/IT業經理)
旺報

2020年1月28日。

早晨的細雨,因著近期政府的防疫要求,除了遠遠街角的「全家」還閃著微弱的燈光外,大街上空無一人。

葉子在蘇州生活了近十年,一直醉心於它兩千餘年的文化底蘊及領先全中國的經濟繁榮。

在葉子的眼中,蘇州是個從早到晚充滿朝氣的城巿。如今的這番模樣讓葉子很感慨,繁華的姑蘇城何時有過這樣罕無人煙的景色?

葉子開車在大街上飛馳著。有那麼一刻,葉子感覺自己很像《I am Legend》的威爾史密斯──人類已被病毒滅絕,自己孤獨開著車在已無人跡的世界。

2020年1月30日。

世界衛生組織將這次的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事件。日本、新加坡、美國……好些國家都已經出現疫情,而中國,在疫情地圖上更是一片紅。

葉子所在的江蘇省,目前有一百多例案例,這個數量,說多不算多。但這主要是由於目前各地都採取了停止上班上課、停止交通、停止人員流動等等的措施。可以預期再過一周多之後,全中國開始恢復運作後,會再迎來一波挑戰。

就這一點來說,葉子認為大陸政府目前的一些鐵腕作法以抑制疫情的作法很有魄力。

2020年2月3日。

雖然蘇州乃至全中國現在都處於半封城狀況,但葉子身為台幹,還是得到公司出勤。身為公司所剩不多的主管,葉子開始參與公司的防疫工作。

對大陸來說,這場前所未有的疫情已經提升到了全國作戰的高度,從中央到各地政府下達了一個又一個嚴格管控的政令。企業不只需符合「不得2月9號前提前開工」的要求,更要做好所有員工的近期行程追蹤。更嚴格的,企業也被告知,如果企業發生了疫情,政府將要求該企業停工四周。

也就是,對企業來說,不只是需要在2月9號前完善所有的防疫機制以讓員工可以復工,更得為復工後的工作環境及所有員工的健康負上責任。

葉子這些日子在公司裡,從早到晚忙個不停,參與一個一個討論會議、人員造冊、防疫流程規畫,像個陀螺似的。

蘇州沒有在最嚴重的疫區,葉子的公司目前也只剩下沒多少人,但葉子卻被病毒搞得暈頭轉向。

2020年2月4日。

最近,對葉子生活的挑戰,除了已經連續十來天沒休息的高強度工作外,還有在家裡的那位「張醫生」。

小拾現在的狀況與可憐的葉子不同,她的公司目前響應國家政策不用上班,因此,小拾只能天天窩在家裡看新聞。而小拾雖然現在不是在醫院任職,但也是擁有大陸主治醫生執照的正牌醫生。

醫生這類人──由葉子偏頗的視角中看來──只對兩種事情有興趣,殺病毒和救病人。試想,一位對醫療工作充滿熱情的張醫生被迫宅在葉子家裡;再試想,張醫生放眼所及,能殺的病毒和能救的病人都只有她老公……大概可以推敲出葉子現在的慘狀。

近來,拖著疲憊身體回到家的葉子是不能直接進到屋內的,葉子得先乖乖待在滿是臭鞋子的玄關,再通報張醫生以進行消毒工作。戴著口罩和手套的張醫生會拿著消毒酒精噴槍出現,開始全套消毒工作。

首先被交出的是葉子用著的口罩,跟葉子kiss了一整天的口罩被無情地銷毀。再來是葉子的背包,張醫生會拿著消毒酒精對著背包狂噴。然後是外套、手錶和眼鏡,葉子心疼地看著自己的新買的手錶淹沒在酒精中。

這些基本流程完成了,葉子才能進到屋內。只是進了屋子,葉子哪裡也不能去,必須老老實實先走到廁所完成全套梳洗工作。往廁所的路上,張醫生會亦步亦趨地跟著──不是關心沒戴眼鏡,半盲狀態的葉子,而是關心葉子沒洗的手碰到了哪些地方。不管是沙發、牆面或是把手,只要是葉子的髒手碰到的地方,一律被張醫生的酒精顏射到死。

葉子的洗澡不能馬虎,邊洗澡還得邊用張醫生的特製漱口水。務必身體內外乾乾淨淨。洗手的方式也是有講究的,張醫生用的還不是大陸目前全民推動的六步洗手法,而是重症病房專用的七步洗手法,葉子得在張醫生的監視下完成清洗工作。

以上程序,任何一個不對,葉子就免不了凶巴巴張醫生的一頓教訓。

為了抗疫,連續十幾天上班的葉子回到家只想倒在沙發來個葛優躺,偏偏每天都還得來一回這麼有儀式感的流程。可憐的葉子只能心裡不斷問候那位吃飽太閑跑去吃蝙蝠的武漢大哥了。葉子常想,會不會病毒還沒出現,葉子已經被酒精給殺死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