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揆待拆的未爆彈

黎家維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依照過往,農曆年往往都是內閣改組的時刻,今年卻只小幅調整了國安等與總統職權較為相關的部分,除了宣示蔡總統期望在兩岸部分能有所突破之外,也暗示蘇貞昌短時間仍將穩坐行政院大位。蘇揆對蔡總統的剩餘價值絕非僅止於抵擋派系逼宮,但最終恐怕難逃成為被犧牲的棋子。

蘇揆之所以能如此愜意,在於蔡總統階段性的需要。蔡總統第二任除了自己想追求的歷史定位外,也無法迴避後蔡時期的接班布局,當然更要避免自己被架空,提前跛腳。蘇揆的價值就在於他的資深與強悍,可以協助蔡總統抵擋黨內其他派系的逼宮,而蘇系人馬有限,需要付出的代價相對低廉,蔡拉攏蘇系保駕可以說是性價比最高的選項。

前年民進黨內不分區立委提名爆發了派系大亂鬥,延續到7月的黨職選舉,英系幾乎覆滅,而派系越是動作頻頻,蔡蘇結盟反而被推得更加緊密,蘇揆的「剩餘價值」也就不斷拉長,不僅跨越了蔡總統的連任改選,更讓他成為蔡政府目前最長壽的閣揆。

蔡蘇破冰合作之日,蘇揆從冰庫被拉回政壇,初期恐怕乖乖地「蔡規蘇隨」,但時日久了,政治本性漸被激活,本任由總統擺布的皮影開始漸漸活出了自己的生命。強勢介入中天關台與國營人事布局,試圖掌握話語權與資源的蘇揆,恐已不只甘願做個傀儡而已。去年底,當萊豬議題火熱之際,內閣改組的風聲已經四起,農曆年後,又傳出對蘇不利的民進黨內部民調,當然都透露出黨內對蘇揆的警覺。

眼下只要不出大亂子,蘇揆短期看似可以繼續高枕無憂,只不過蔡總統恐怕也不會讓其「大材小用」。日本核食恐怕是萊豬之後的下一顆未爆彈,不僅如此,民進黨政府更可能不惜犧牲2022年的地方選舉,讓所有執政尚待處理的未爆彈及早引爆,好讓利空出盡,為2024年大選掃除障礙。這些拆彈重責,自然就會落在蘇揆肩上。但為黨掃除障礙的同時,蘇揆自己也恐將淪為民怨所指,成為蔡總統必須掃除的最終障礙。

蘇揆如今仍把「武漢肺炎」一詞掛在嘴邊,不願改口,不管是其辯稱只是便於辨識,或是心存反中操作,大家早已心知肚明,充其量只是搏個版面,但是若其輕描淡寫認為疫苗在台灣無急迫性,蘇揆恐怕得再好好思考。

台灣疫情控制在上半場雖然取得好成績,但如果世界各國開始因施打疫苗解除國境管制,逐漸恢復貿易旅遊,台灣卻因疫苗延遲而不得其門而入,下半場的「落後部署」恐將引爆真正的民怨。尤其疫情穩定之後,政府防疫角色將逐步退場,取而代之的人員往來、經貿復甦等壓力,將會從陳時中轉回蘇揆身上。

所謂「沒急迫性的疫苗」,對一般國人也許是如此,但對蘇揆而言,這才是讓其延續政治生命,並得以發揮「剩餘價值」的急迫性課題。否則或許蘇揆還拆不了幾個未爆彈,就得面對要求內閣改組的真民意了。(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