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特務在台灣

文/張作錦
旺報

路易斯提的三件事,說中了蔣介石的心事,特別是「反攻大陸」那四個字。蔣介石當時已經八十一歲,再不反攻,沒機會了。問題是,路易斯究竟是誰?他在幫誰說話?為什麼這個人會忽然從天而降?

當然,也有人是「有計畫」抄寫的。據筆者的了解,大陸官方某研究機構,過去若干年,每次輪派一小組人去胡佛,每次停留三到六個月,估計重要部分都抄得差不多了。當然,他們的目的在「內參」,不會外流或刊印。不過看看人家這樣的「認真」,台北各有關方面的袞袞諸公,能不感到慚愧?

存在「胡佛研究院」的《蔣經國日記》,尚未對外開放。據看過的人說,其價值不亞於蔣老先生的日記。蓋蔣經國一生的事業都在台灣,對生活在台灣的中國人來說,意義尤非尋常也。.

「兩蔣日記」的「私權」固未必全屬於他們的後代,而「公利」更應惠及國人。他們把日記捐給國家,可能是最好的、最有價值的解決方法。一則可解開他們後人間意氣和糾葛,再則無論是國史館還是中研院,不僅能妥善保存,且更能充分利用。

宿敵間一段奇妙遭遇

一九六○年代底、一九七○年代初,是國際局勢「危疑震撼」的年代。在錯綜複雜的變局中,中華民國與蘇聯這兩個幾乎不可能接觸的「宿敵」,竟然有過一段以「合作」除去毛澤東為目標的奇妙遭遇。

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二至三十一日,任職英國《倫敦晚報》的蘇聯籍記者維克多‧路易斯來台訪問,並晤見當時的國防部長蔣經國。此後路易斯「代表」莫斯科與台北展開一連串的會談,雙方接觸不下三十餘次,一九六九年五月十四至十六日及一九七○年十月底,時任新聞局局長的魏景蒙,也曾兩度銜命赴維也納與路易斯會面,做進一步的「交涉」。

台北與莫斯科的這一段「祕密外交」傳聞已久,並曾引起美國的關切,只是一直無法證實。不過,參與其事的魏景蒙,在其英文日記中為這段交往最重要的部分,留下了完整的紀錄,他稱之為「王平檔案」。

「王平檔案」中譯本的出版,把當年這段祕辛呈現在讀者面前,讓大家了解台北當局在外表僵硬的反共抗俄政策背後,所採取的若干彈性作法;以及在波譎雲詭的國際政治裡,仍求周旋與發展的一些企圖心。

「王平檔案」出版是我經手的事,在中華民國外交和軍事歷史上,應有一記的價值。魏景蒙於一九八二年十月逝世,過了十多年,一九九六年五月,他的女兒、英文《中國日報》(China News)發行人魏小蒙女士,發現她父親留下來的一本英文日記,詳細記載路易斯來台的經過。她覺得日記很有價值,就送到《聯合報》給她的「王伯伯」王惕吾先生。惕老交給我,我那時是《聯合報》社長,作為一名新聞人,我拿到「日記」,既吃驚又興奮。因為新聞界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而這樁驚人的祕密,現在就在我們手上。我立即和《聯晚》總編輯項國寧兄商量,決定盡快翻譯,並請聯合報系幾位翻譯高手傅依萍、呂理甡和葉映紅分頭合作,十天譯出來,並在《聯合報》上發表,很受各方注意。最後由「聯經出版公司」印行了《蘇聯特務在台灣》這本書,也賣到絕版。

一九六八年九月的一天,路易斯突然在我國駐東京大使館出現,見了新聞處處長虞為,表示他是《倫敦晚報》代表,自由撰稿作家,他希望訪問台灣,他有管道通蘇聯高層,他想談一點兒「嚴肅的事情」。

經過一番周折,路易斯於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抵達台灣,在台灣停留十天,三十一日離台。其間,他主要接觸的對象是魏景蒙,還有魏的手下羅啟。羅啟負責具體接待事宜。

和KGB有某種關係

因為路易斯持的是蘇聯護照,台灣那時的國策是「反共抗俄」,讓一個蘇聯人堂而皇之地進入台灣,太敏感。路易斯入境前,魏景蒙囑咐虞為妥善安排,做到悄悄地來,悄悄地去。

路易斯在台期間,兩度和蔣經國面談,日期是十月二十九日及三十日。綜合路易斯在台灣十天的活動,他要談的「嚴肅的事情」是:

1.他希望由他穿針引線,台灣和蘇聯能建立關係,最後發展成大使對大使級的會議;

2.他建議台灣和蘇聯交換情報,特別是有關中蘇邊境方面的情報;

3.他相信,往後三年,是台灣二十年來最好的反攻大陸的機會,希望台灣好好把握,短期內採取行動。他可以用他的關係,遊說莫斯科在這件事上保持中立。

路易斯提的三件事,說中了蔣介石的心事,特別是「反攻大陸」那四個字。蔣介石當時已經八十一歲,再不反攻,沒機會了。

問題是,路易斯究竟是誰?他在幫誰說話?為什麼這個人會忽然從天而降?

蔣經國第一次會見路易斯時,路易斯直言,他不是莫斯科派的代表,他的立場是國民黨的「蘇聯顧問」。

台灣側面打聽,有說路易斯是蘇聯的KGB,有說他和KGB有某種關係,有說他在莫斯科能通天。無論如何,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日,蘇聯入侵捷克,路易斯在前一天獨家報導了這條消息。憑這一點,台灣方面想,路易斯在俄國官員面前顯然很吃得開,才會事先得知。

不過,魏景蒙還是不放心,乾脆明白告訴路易斯,他的真實身分很難核實,希望路易斯提供更多的身分證明。路易斯無可奈何地說,這的確是個難題,他也沒辦法提供更多的身分證明。不過,路易斯說,他可以提供一條情報,證明他有通莫斯科上層的管道。他說,短期之內,蘇聯和中共會發生一場邊界衝突。

果然,四個月後,一九六九年三月初,中蘇邊界發生了珍寶島事件。台灣方面開始相信路易斯「有點本事」。

路易斯和台灣持續交往,前後三年。頭兩年,來來回回,不下三十次。第三年就少了。最後,無疾而終。

三年之中,台灣失去了在聯合國的席位,接著是美國和大陸關係正常化,中日建交。

一九三二年,路易斯病逝,也結束了「王平檔案」這段歷史。台灣方面本來就不能肯定路易斯的身分,而且美國也十分注意,台灣自不願作無謂的冒險,終使這件「奇遇」變成「幻影」。(系列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