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解體30週年 從蘇聯解體看當前俄烏緊張

·5 分鐘 (閱讀時間)

蘇聯解體今年屆滿30週年,在此之際,俄羅斯在烏克蘭東部邊境集結大量軍力,升高人們對於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擔憂。外媒報導,此刻回望30年前的蘇聯解體,或可解釋當前俄烏的緊張局勢。

蘇聯解體30年 俄與北約陷冷戰以來最緊張情勢

1991年12月25日,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宣布辭去蘇聯總統職務,震撼世界,克里姆林宮當天降下了代表蘇聯的鐮刀錘子旗,這個在74年前,誕生於俄國十月革命,讓世界進入「共產元年」,後來成為世界強權的國家終將不復存在,裂生成15個新成立的國家。

這也表示,冷戰期間共產世界與西方的對抗終於落幕,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指出,30年前的聖誕節,很大的意義在於「預示一個和平時代的到來」,世人終得以擺脫核戰可能瞬間爆發的毀滅性威脅。

不過,在今年這個30年後的聖誕假期,北大西洋公約(NATO)和俄羅斯之間正面臨自蘇聯解體以來,最嚴重的對決情勢。CNN報導,認為蘇聯解體是歷史恥辱的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正讓歐洲坐立難安。據估計,他在烏克蘭東部邊境集結了約10萬名士兵,並部署有坦克和重型火砲,加劇人們對俄國入侵烏克蘭的擔憂。

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指出,俄國針對北約向東擴張而在烏克蘭邊境作出的強硬回應,在這個時間點更顯現出源自於蘇聯崩解後,歷史所埋下的衝突根源。

俄烏危機 可追溯至蘇聯解體

俄羅斯和烏克蘭有著很長一段共同、且往往是動蕩不安的歷史,他們的關係最遠可以追溯至1,000年前;然而,這段複雜的關係至今糾纏著雙方,讓他們無法各走各的路。

在倫敦政經學院(LSE)任教的俄國歷史學家祖勃克(Vladislav Zubok)說,「不過,人們的記憶很短。」他告訴NPR,關於俄烏的緊張局勢,故事至少可追溯到當年蘇聯「迅速而意外的崩潰。」

蘇聯解體意味著,蘇聯政權擁有的核武散佈在4個新成立的國家,包括俄羅斯和烏克蘭。

俄羅斯將核武保留下來,而烏克蘭則於1994年放棄它的核子武器庫,以換取俄羅斯和其它國家的承諾,該國的邊界不會受到侵犯。

若能成功,這似乎是一項能創造雙贏的方案。不過,祖勃克說,事實證明要複雜許多。他指出,「當由多個大國組成的帝國突然崩潰時,歷史會產生大量的碎片…不僅阻礙了良好關係(的建立),甚至阻礙了國家之間的理解。」

蒲亭感受到北約東擴威脅 地區長期摩擦將難避免

NPR指出,當和前蘇聯加盟國出現摩擦時,俄羅斯總統蒲亭過去一再採取的是干預行動。

蒲亭曾稱,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俄羅斯軍隊於2014年從烏克蘭手中奪取了克里米亞半島,控制至今,今年間並持續在該地增加軍事部署。烏克蘭質疑,俄國此舉動機不單純,恐對烏克蘭主權造成危害。蒲亭去年夏天曾寫道,俄羅斯和烏克蘭實際上是同一個國家;從歷史上來看,長達數個世紀以來,的確是如此。

蒲亭已在12月23日表示,他沒有計畫入侵烏克蘭。他並重申,真正的威脅是北約持續向東歐擴張,以及烏克蘭有一天會加入這個軍事聯盟的可能性。

蒲亭並說,「是美國帶著飛彈來到我們家門口。」他指的就是美國主導的北約組織。

蒲亭已經向美國和北約提出一系列安全要求,包括保證烏克蘭永遠不會加入北約,以及不得在前蘇聯國家建立新的軍事基地。

歷史學家祖勃克表示,很難預測短期內會發生什麼事,但以歷史學家的角度來看,長期的摩擦將很難避免。他補充說,想要有一個持久的解決方案,「需要政權發生根本改變,要嘛是俄羅斯,要嘛是烏克蘭,而我沒有看到這兩種發展的任何先決條件。」

蒲亭籲重建前蘇聯勢力範圍 北約警告

CNN報導,之所以看到北約和俄國間目前的嚴重對抗,是因爲蒲亭很有意識地挑戰冷戰後的歐洲秩序。

在先前未能在政治和外交上,壓制烏克蘭的親西方勢力後,蒲亭威脅要以武力入侵烏克蘭,儘管他日前表示,他沒有此計畫。不過,CNN指出,蒲亭這次若入侵烏克蘭,緊張情勢可能更勝於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

俄國近來的軍事集結說明了它對於北約擴張是真切感受到威脅,但西方則認為,俄國試圖要在東歐重建起蘇聯式的勢力範圍(sphere of influence)。

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已經發出警告,雖然北約準備與俄羅斯進行「有意義的對話」,但它不會對蒲亭明顯想要重新建立蘇聯時代俄國對鄰國的霸權做出任何讓步。

史托騰柏格說,俄國仍在烏克蘭邊境集結軍隊,他並警告,一旦俄國入侵烏克蘭,將「付出很高的代價。」他補充說,「勢力範圍的時代已經結束。」然而,專家都在密切關注,蒲亭對此是否持有同樣的看法。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俄外長證實 美俄明年1月展開安全會談
烏克蘭危機 俄羅斯:新飛彈危機威脅極嚴重
尋求恢復對話 北約-俄羅斯委員會有望1月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