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貞昌不要把民進黨輸光光

·5 分鐘 (閱讀時間)
行政院長蘇貞昌(中)17日在嘉義縣長翁章梁(右)、立委蔡易餘(左)陪同下,視察嘉義蒜頭糖鐵延伸計畫。(中央社/行政院提供)
圖片來源:中央社

行政院規畫發放振興五倍券,儘管朝野立委多主張發放現金紓困兼振興,但行政院長蘇貞昌堅稱「五倍券等於現金」,刺激經濟效益更好。在各種批判中,民眾黨立法委員蔡壁如最能命中要害,她痛批人民要求發現金,卻被百般刁難,難道蘇貞昌的臉皮比數百萬生活陷入困境的人民重要?

她痛陳艱苦人現在迫切需要的,是能夠支付生活基本開銷的救急金,而振興券不能救急,艱苦人拿了振興券最可能的「消費」方式,就是折價換現金。因此,發振興券等於間接鼓勵窮人折價換現金,更是製造有消費能力的有錢人用八折、七折買券的機會,變相剝削窮人,這叫劫貧濟富,而不叫振興經濟,等於是政府與有錢人一起欺負窮人。如她所說,如果發現金,這筆小錢可以讓窮苦人添購基本日用平或補貼房租水電費等,所以政府應盡速排富發現金。

世上苦人多,疫情對貧窮大眾的傷害尤深,但蘇貞昌的振興券卻無助於窮苦大眾救急,也對振興經濟效益有限。蘇貞昌根據經濟部評估三倍券具1,352億元振興消費效益的推估,所憑依據竟然僅是7.1%領取數位券的166萬餘人的平均消費金額5,800元來推估全體民眾,這樣的推估全然脫離實際,與國發會委託的中華經濟研究院、台灣經濟研究院所做的效益評估差距均有相當大落差,所以行政院僅靠報喜不報憂的數據大作宣傳,簡直是在唬弄百姓。

振興券的出發點應是新冠疫情造成經濟緊縮,「紓困」是針對疫情下的受害者進行協助,而「振興」重點在創造新增消費,提振整體經濟復甦。兩者效益不同,政府先要釐清究竟是針對疫情期間的「紓困」,還是疫情趨緩後的「振興」。其中的共通點是減輕人民的痛苦指數,尤其是低收入戶和小店家自營商及其受雇者,他們承受的生存壓力最為嚴峻。儘管行政院一直在吹噓今年上半年經濟成長可觀,但主要貢獻來自外銷產業,至於生活在新冠病毒疫情下的一般民眾,痛苦指數卻普遍在增加,他們對於高經濟成長率的感受截然不同,多半恰恰相反,而且越來越痛苦。據統計,國內6月的失業率高達4.8%,7月的通貨膨脹率達1.95%,民眾7月分的「痛苦指數」(失業率加上通貨膨脹率)飆升至6.75%,創下8年來的新高。

就庶民經濟來說,目前失業人口至少57萬人,還不包括無薪假的5、6萬人以及被減薪的就業者。如果加上無法統計的人數(黑數)、畢業潮所產生的結構性失業人口,民眾痛苦指數絕對不止6.75%。疫情衝擊經濟的一大危害是貧富差距越來越懸殊。振興券基本上照顧不到受疫情衝擊影響較大的攤商、小吃店等庶民經濟的人口,反而是受疫情衝擊影響比較小的中大型企業可以從中獲利。所以,振興券無法達到要照顧生活困頓的弱勢族群普羅大眾的初心,也難藉創造消費來拉動經濟成長的效果。

經濟學者普遍認為,振興券對多數急需紓困的族群沒有直接幫助,對庶民經濟無法產生顯著的提振效果,因而對於降低痛苦指數無法帶來作用。從學者到政界人士多主張與其發放振興券,認為對庶民經濟的實際效益,顯然發券不如直接發放現金,至少可以救助燃眉之急,讓急需現金的人可以在生活日常支出上直接使用,暫時解決庶民大眾阮囊羞澀的問題。

蘇貞昌對於這種苦民所苦的建言充耳不聞,滿口都是振興產業,其實是捨近在眼前的急難不顧,卻在奢言產業發展問題。這對民進黨的支持基礎勢將造成流失。民進黨以往被視為庶民大眾的代言者,也標榜「謙卑,謙卑,再謙卑」執政,但蘇貞昌的振興政策忘了世上苦人多,不去認真面對民眾面臨高失業率以及實質所得不增反減的雙重打擊,對於人民高漲的痛苦指數無能為力。這樣執迷不改,必將失去窮苦大眾對於執政黨的支持,甚至在未來選舉中遭遇頑強報復。如果有此警覺,就應該對準急症去下藥,先用紓困的方式來緩解決痛苦指數問題,直接發放現金給生活陷於有困頓的民眾,而不要好高騖遠搞不切實際的振興,沉迷於自我感覺良好的迷夢中。

【作者 陳國祥/政治大學新聞系、新聞研究所碩士,台灣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央通訊社董事長、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自立晚報》總編輯、《中國時報》總編輯、《中時晚報》社長、臺北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委員、《中國時報》特約主筆、時報育才董事長。 現為<大師鏈>傳媒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