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蜜蛋糕姊姊的組合手藝

本報訊
旺報

上周末我去了朋友家,吃了好吃的牛排跟蜂蜜蛋糕,所以今天來說說「吃」的這件事。

我這兩位朋友呢,都是很會生活的人,但他們的路線不太一樣。

烹飪「牛排」的朋友呢,我一進他家就開始吃零食。

深紅色的大櫻桃洗了用磨砂的深盆裝,零食櫃一打開,三層的零食,其中有印著外文的薯片、優雅甜的蓮花餅乾──說真的,我雖然常常看台灣咖啡廳送這個,但我今天才知道它叫「蓮花餅乾」,而且包裝是很好撕開的,只要剝開紅色的標記、就能一直角撕下來,我終於不是直接上嘴撕的村姑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這朋友掏出了三塊厚實的牛排在平底鍋裡煎成三分熟,那個肉汁!那個肉!那個脂肪!好吃得我都有點陶醉其中,噢,這濃郁又清新的肉味!厚實又不失柔軟的口感!太好吃惹。而且啊,聽說這一塊才四十元人民幣,太會買了真的。

除此之外還有一碗雞肉、清脆的高麗菜,還有一鍋山藥雞湯,我覺得我這朋友啊,實在太會做飯了!

而「蜂蜜蛋糕」的朋友呢是一位姊姊,我們以後叫她蜂蜜姊姊好了。這位姊姊啊聽說很會做飯,但因緣巧合我目前只得見她的「組合手藝」。

我們第一次見面呢,她就帶了「一倒水就會熱」的自熱便當來,很好吃!

第二次,調了「防彈咖啡」給我喝,那個神奇的油脂感,彷佛黏在喉嚨上似的。

第三次,熱了一道又一道的冷凍台菜。

第四次,煮熱紅酒與熱白酒。

第五次就是這次,我去她家玩,姊姊買了好利來「蜂蜜蛋糕」一起吃。哎唷那個蜂蜜蛋糕好好吃,糕體濕潤、外層覆蓋成一層蜂蜜糊糊,可愛的甜美感好像超級可愛的少女在空中撒嬌,能讓你的理性暫停,只想說「好好好」。

這就是我上周末在朋友家吃到的美味食物,好好吃啊。

(我在大陸的日子/台北)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