蝗蟲加新冠肺炎疫情 伊朗經濟遭內外夾擊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舊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肆虐全球,伊朗在5月後境內新增確診案例不減反增,截至9日下午4時,已有10萬又400餘人染疫,當中逾6500人死亡,值此同時,蝗蟲持續侵擾伊朗南部造成農作物損失。

左翼組織《新人道主義者》(The new humanitarian)報導,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蝗蟲預報員克萊斯(Keith Cressman)表示,其實每年伊朗東南部都有蝗蟲出沒,當局一直有應對措施,本來不是一個問題,然而2020年出現來自外國的蝗蟲群,而季節性春季降雨又來得早,適合蝗蟲有養份繁殖。

從2019年末開始,數以百萬計的蝗蟲從東非出發,再分二路從阿拉伯半島及印巴地區入侵伊朗南部。根據聯合國人道事務協調廳(OCHA)估計,截至5月為止蝗蟲已經至少吃掉了伊朗480萬噸農產品,為當地帶來50年來最嚴重的蝗災。

在4月初伊朗北部更降下暴雨,所引發洪水沖毀了多達8萬間房屋,使伊朗在疫情蹂躪下,蝗災加上洪水重擊伊朗經濟,根據國際貨幣基本4月份數據,伊朗通膨高達34.2%,GDP下跌達6%。

縱使伊朗農業部在2019年全年在受影響的74萬公頃土地噴灑滅蟲藥,但踏入2020年在疫情影響下則僅處理13萬公頃土地,一些外省農夫未能自由移動到受影響省份協助處理令蝗蝸未解。發言人米爾(Reza Mir)直言,蝗蟲的密度之高,令在噴灑滅蟲藥後,地面遍布大量堆疊高10至15公分的蝗蟲死屍的恐怖景象。

伊朗農村部拒絕透露蝗災對當地農田構成多少威脅,但在2019年末出現第一波蝗災時,伊朗植物保護組織(PPO)的官員便曾警告說,受影響六個省份將減少21%收成,即損失90億美元的農產品。這些地方長年出產小麥、大米、水果、堅果及乾果,並出口至歐洲及中國等國。

旅居阿富汗的文章撰寫人格林斯基(Stefanie Glinski)引述多人說法認為,在伊朗消滅蝗蟲的唯一方法就是噴灑滅蟲藥,然而基於美國對伊朗持續經濟制裁,令伊朗難以進入全球銀行體系購買需要商品,認為美國在實施制裁的同時,需要考慮人道主義組織及私部門如何在制裁下提供協助,若因制裁而令他們得不到適當的醫療及食物,「制裁的人需要承擔責任」。

更多上報內容:

【你研發,我偷看】吉利德藥廠遭伊朗駭客入侵 疑為竊取新冠肺炎藥物資料

【新冠肺炎】中東國家邊境之亂 阿富汗控伊朗虐打移民扔入河中

肆虐印度、巴基斯坦蝗災若不及早控制 夏季6、7月將入侵中國雲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