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與砂石車的戰爭5】環評大會逢齊柏林忌日 老礦場爭議撕裂村民感情

尹俞歡
鏡週刊Mirror Media
得知永侒進行二階環評,結論將再過1年才出爐,陳明華(右)想到村內將繼續分化撕裂,忍不住落淚。
得知永侒進行二階環評,結論將再過1年才出爐,陳明華(右)想到村內將繼續分化撕裂,忍不住落淚。

村內煙硝四起。「他們(支持開發的村民)來嗆說人家地方回饋做這麼多,為什麼要阻礙地方發展?」陳明華原本在村子裡自辦說明會講解開發案始末,支持開發的村民卻開始來踢館,每場活動本來4、50人捧場,後來人數日益減半,只好告停。集會所大門深鎖後,流言開始四竄,反對開礦者謠傳永侒用錢買村民同意書、「簽一張就有3千元禮券」;支持者則指控陳明華「惡質」、「拿錢還帶頭抗議」。今年5月反礦陣營提起村長罷免連署,稱不要再讓過度傾向業者的村長代表村子發言;支持方則指控社區協會收受回扣,要檢調介入調查。

5月14日,環保署進行永侒礦場第二次專案小組環評會議,支持、反對方各自動員村民發聲,一早二台遊覽車同時從中華村出發。到了台北,警察把二方人馬層層隔開,一位老先生看到鄰居要打招呼,卻被對方趕走:「你是反對方的啦,不要跑錯邊!」老先生聞言,掛著尷尬笑容走開了。中華村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吳位三說:「那天有村民還不好意思下車,因為他不想跟鄰居見面,怕被人家知道他是挺開礦的。」


戰火延宕 持久抗爭

6月10日,時隔不到一個月,環保署又召開環評大會,要確認永侒礦場環評結論。這天恰好是紀錄片導演齊柏林忌日,關心台灣環境生態的他,生前留下台灣山林破碎影像,曾喚起礦業改革的浪潮。會議開始前我四處探問,多數前來關心此案的村民都抱持正面期待,直說縣長、市長都反對,環評委員到底還有什麼好堅持?

6月10日齊柏林逝世3週年,環保署開環評大會決定礦場生死,中華村的阿公阿嬤們,自備板凳北上抗議。
6月10日齊柏林逝世3週年,環保署開環評大會決定礦場生死,中華村的阿公阿嬤們,自備板凳北上抗議。

我帶著相同的樂觀走進環保署。會議室環評委員砲火四射,不滿業者及礦務局遲遲未能說明國內的瓷土需求,也無法釐清礦場開發對地下水及當地生態的影響。然而,最後閉門會議時,委員們卻礙於前次會議已做成結論、無法找出有力駁回理由等原因,還是拍板二階環評,意即業者要再花至少一年的時間,進行更詳盡的環境調查後,再重走一次審查程序。

一年的時間,意味著業者有更多遊說推進的餘地,但對生活在對立、撕裂中的村民來說,卻與凌遲無異。我走出環保署大門,4小時前眾人的殷殷盼望,已隨天色轉換成深深失落。少數還有力氣的年輕人,高喊接下來就是埋鍋造飯、長期抗爭。林明枝也來了,聽到結果,神色平淡:「反正我也是閒閒無代誌,就陪他們耗。」

「如果直接決定不開發,村子就能慢慢恢復正常生活。現在環評又要繼續拖,過程越長,居民壓力越大…」陳明華在一旁泣不成聲,「整件事變成這樣,是不是都是因為我?」她邊擦眼淚邊問我,我沒有答案,只能再抽給她一張衛生紙,心裡想著稍早村民余崧輔說的話:「齊柏林正在天上看著我們…我們有沒有依他的良心,不要再開挖山頭、破壞水源?」

看來我們又再次辜負了齊柏林,在他逝世3週年的這天。


更多鏡週刊報導
【蝴蝶與砂石車的戰爭1】這村子本來蝴蝶漫舞 而今砂石車每日穿梭上千回
【蝴蝶與砂石車的戰爭2】業者說要開採瓷土 「順便採下」的矽石多7倍
【蝴蝶與砂石車的戰爭3】土石滑落水遭斷流 村民只好買礦泉水喝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