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蘭悲歌4】獨創「月租花」服務 「為了員工我不能放棄」

蔡碧月
CTWANT
吳奕儒力推獨創的「月租花」服務,提供到府換花服務,從幾百元到幾千元都接單,客戶包含台北的餐廳、診所等。(圖/美芳蘭園提供)
吳奕儒力推獨創的「月租花」服務,提供到府換花服務,從幾百元到幾千元都接單,客戶包含台北的餐廳、診所等。(圖/美芳蘭園提供)

美芳蘭園一個月光開銷就要噴40萬元,疫情爆發後,溫室加溫機運轉的聲音,像在提醒每分每秒錢在燒,讓住在旁邊農舍的吳奕儒夫妻倆夜不成眠,「幸好因為油價大戰,現在柴油很便宜!」吳奕儒自嘲。

50歲的他坦承,今年是他種蘭花以來最慘的一年,以往大蘭園削價倒庫存,戰況再慘烈遲早會結束,但這次疫情好像看不見盡頭,「我不會放棄也不能放棄,不然我和員工都中年了,找工作也沒人要。」

多數花農相信,台灣人不是不愛買花,而是沒有方便的管道,購入划算又優質的花卉。(圖/張文玠攝)
多數花農相信,台灣人不是不愛買花,而是沒有方便的管道,購入划算又優質的花卉。(圖/張文玠攝)

因此,吳奕儒加速力推獨創的「月租花」服務,這是他一年前想出的B TO C出路,提供每月到府換花,客戶只需買花不用買盆,從幾百元到幾千元的案子都接單,每月貨車定時北上,從去年一開始貼油錢,到現在有診所、餐廳等十多個客戶,每月一趟收款5萬元,扣掉油錢還有一點點利潤。

話雖如此,為了拚活路,吳奕儒仍然得撥出時間上街擺攤,4月18日這場台北圓山花博公園的「擺攤處女秀」,一個周末700盆賣光光,連肥料、水草都有人想買!「我相信消費者不是不想買花,而是沒有管道買到美麗又划算的花,只要這個社會能給我們花農一個空間賣花,政府不必補助一毛錢,我們就可以活下去。」在無盡黑暗中,他開源節流保持樂觀,祈求撐到解封後的黎明到來。

新冠肺炎重創花卉產業,人生中第一次擺攤的「美芳蘭園」老闆吳奕儒,從台南遠赴台北圓山花博公園叫賣蝴蝶蘭。(圖/張文玠攝)
新冠肺炎重創花卉產業,人生中第一次擺攤的「美芳蘭園」老闆吳奕儒,從台南遠赴台北圓山花博公園叫賣蝴蝶蘭。(圖/張文玠攝)
新冠肺炎重創花卉產業,人生中第一次擺攤的「美芳蘭園」老闆吳奕儒,從台南遠赴台北圓山花博公園叫賣蝴蝶蘭。(圖/張文玠攝)
新冠肺炎重創花卉產業,人生中第一次擺攤的「美芳蘭園」老闆吳奕儒,從台南遠赴台北圓山花博公園叫賣蝴蝶蘭。(圖/張文玠攝)

更多 CTWANT 報導
【蝴蝶蘭悲歌5】等不及紓困 文心蘭、洋桔梗外銷農上臉書呼救
【酷碰券變變變4】胡定吾通吃藍綠 幕後操盤助兒創業
【陽明山大王4】看到持槍巡守員就躲 里長跪求「不要再餵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