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狂歡遺禍 債券違約潮起

香港《文匯報》 本報財經組╱整理報導
中時電子報

旺報【香港《文匯報》 本報財經組╱整理報導】

2018年以來,債券市場上信用債違約事件集中爆發,違約金額按年增加近5成;信託計劃、券商資管等「非標」領域,也頻爆「兌付危機」。民營上市公司企業、地方融資平台成為債務違約主角,它們大多依賴高槓桿大舉擴張,潮水退後現金流緊張、經營困境畢現。專家表示,當下的違約潮是過去融資狂歡時代的後遺症,隨著今年下半年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升級,企業債務和金融體系違約可能繼續大幅增加。

截至7月18日,今年中國債券市場已累計有28檔債券違約,涉及規模292億元(人民幣,下同),涉及企業有16間,其中有11間是民營企業,佔比高達69%。違約民營企業中,發行時主體評級在AA+級以上有3家,涉及債券規模116億元,佔比達40%。

金融機構不良率連續攀升,到5月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升至1.9%,較3月末提高0.15個百分點。信託等非標領域兌付風險增大,至少12檔信託產品發生延遲兌付或無法兌付。此外,股市中也頻繁出現由於股票質押比例過大引發的閃崩。

新興產業增長動力不足

招商證券宏觀首席分析師謝亞軒指出,目前債券違約主要集中於民營企業層面,這些企業擁有一個共同特徵,即經濟模式過於依賴外生負債推動,內生增長動力相對不足,企業資產負債率偏高,對再融資的依賴程度較高。在目前強監管和緊信用的環境下,再融資環境收緊,疊加前期投資盲目、收益不佳,企業現金流緊張問題逐步顯現。

從行業看,債務違約從鋼鐵、煤炭等產能過剩領域蔓延到生態環保、智能安保等戰略新興產業,這些戰略新興行業往往需要高投入,但短期盈利難,一旦「借新還舊」的再融資渠道受阻,資金鏈就面臨斷裂,波及上下游眾多企業。另外,7成是上市公司,這些公司不僅債務違約或到期難以兌付,大股東還對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進行高比例質押,引發債市和股市波動共振。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員曾剛認為,當下的違約潮是過去三四年的負債狂歡時代的後遺症。他表示,2016年下半年開始的金融去槓桿及金融強監管,令融資環境趨緊,首當其衝的民企很難借錢,再融資受阻,引爆資金鏈斷裂。

債務高峰考驗生死存亡

「目前貸款平均利率在6%左右,社會融資平均成本在7%以上,而真實貨幣增速已經不到7%,這意味著很多企業今年不僅還不起債務本金,可能連還利息的錢都沒有。」海通證券首席分析師姜超表示,「下半年是債務到期高峰,屆時到期的信託、企業債本息規模各自都在3兆以上,對於那些過去過於激進的中小金融機構、融資平台或實體企業,流動性壓力或許是決定生死存亡的考驗。」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