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金服馬前失蹄 馬雲好日子到頭了

顏純鈎
·5 分鐘 (閱讀時間)

螞蟻金服在上海香港同時上市,剛剛還興沖沖,突然被四個監管機構約談,上市不成,一盆冷水照頭淋下,馬雲當堂打個冷戰,幾乎站不穩。

早前王岐山突然冒頭,陪習近平看展覽,又在金融講座上發言,預示王岐山又走到台前來,目的就是整治金融。王岐山有整治金融的經驗,習近平火燒眉毛,身邊沒有人,只好再把王岐山請出山,螞蟻金服這單爆炸性事件,是中共整治金融的第一發炮彈。

有人說馬雲早前的一個發言惹了禍,馬雲說中國沒有金融的系統性風險,因為中國金融就沒有系統。這句話得罪人多,當然是有後果的,但如果把馬雲的「失言」當作他惹禍的原因,那又把中共看得太簡單了。

中共整治金融不因馬雲頂撞監管機構起,更大可能性是,馬雲早已得到風聲,知道中共下一步是衝著他來,不但螞蟻金服將中箭落馬,就是他馬雲在中國的好日子,也已經到頭了。

在中國做生意,不可或缺的自知之明是生意不能做太大,做太大本來也沒關係,只要中共能掌控就沒問題,但一個生意做到太大,大到中共拿捏不牢靠,那就是問題了。馬雲做生意很聰明,學外國先進技術好快上手,自己又有創意,因此生意瓣數越來越多,越來越發大,大到中共受不了,那時就是馬雲的末日。

螞蟻金服有五億用戶,這個數字佔了全中國人口的三分之一強,比美國人口還要多,這不是小事。在中共治下,凡是人多就有危險,人多就難控制,人多就成為一種勢力。當年法輪功被江澤民趕盡殺絕,最主要原因不是信仰,最主要原因便是人多,不但人多,還要攪事,結果當然要被鎮壓。

螞蟻金服使用人多,金流洶湧,稍有不慎則「動搖國本」,這是中共不能長遠容忍的最主要原因。因為囊括五億人,只要在自己圈子內有什麼風吹草動,蔓延出去,就能造成社會動盪。五億人心不穩,半個中國震動,後果都要中共去承擔,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因此,中共這一動手,不只是阻止螞蟻金服上市,是要瓦解螞蟻金服整個江山。在中國,只有中共配擁有江山,馬雲企圖染指,當然要把他摧毀。

此外,螞蟻金服根本是無本生意,自身並不投入太多金錢,借貸出去的錢,都由銀行打包成債券,由銀行再把債券推銷出去,讓海內外金融機構來承擔。馬雲做的是無本生意,一點風險都沒有,馬雲不用投入太多錢,利潤佔大頭,風險佔小頭。國家賺不到幾個錢(銀行應該可以賺到一點錢),風險卻都由國家承擔,便宜都是馬雲的,政府做了冤大頭。

平心而論,馬雲是當今中國最聰明的人之一,看他小小個子其貌不揚,卻是一個奇才。此人點子多,善於學習,敢辦大事,身段靈活,矯若遊龍,在世道大變的當下,正是大展身手的時候。可惜碰上中共這個大魔頭,你道高一尺,他魔高一丈,馬雲一介商賈,正是秀才碰到兵,有理說不清。

當然,馬雲也是見過世面的人,與各國政要打過不少交道,他也不是省油的燈,因此在聞到少少燶味後,心有不甘,就想玩大把的。他並非不知道說那番挑釁意味的話會有後果,但後果已經擺在眼前,說不說那番話,後果都會來了。他一個富可敵國的人,不肯啞忍,便盡地一煲,出一口氣,然後坐等後果。

這件事沒有完,螞蟻金服上不了市,公司先受損,連帶影響往後經營。王岐山會如何收拾螞蟻金服,會把它接管過來,由政府全權掌握,還是把它肢解了,五馬分屍,化整為零,然後一個龐然大物轟然倒塌。因為牽涉太多人太多利益,又都是小商戶小市民,弄得不好,也會有嚴重後果的。馬雲之所以敢於叫陣,原因就是看準中共官員不會去碰這個錯綜複雜無邊勾連的金融怪物,弄得不好,傷及太多人的利益,造成社會動盪,王岐山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習近平在五中全會上講安全講到口乾,原因就是中共目前太不安全,人不安全,心就緊張,壓力山大,疑神疑鬼。整治螞蟻金服,走的也是一步險棋,但這步棋唔走又唔得,只看王岐山山人有何妙計了。

馬雲會不會出事?這沒有人知道,數十年來,也不知有多少暴富的個體大亨淨身入獄,吃盡苦頭。馬雲應該早有外國護照,要是藉此機會離開中國,他的身家幾十輩子都吃不完,而且悠哉遊哉,風流快活,但他一份大家業在大陸卻揹不走,這才是大難題。

說到底,沒有人比李嘉誠更有智慧,走得快好世界。香港大把富豪,要不要諗定後路,真是考驗各人的智慧了。(本文授權轉載自作者臉書專頁/原標題:救火隊長王岐山又來了?)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報》副刊編輯、《文匯報》副刊編輯及天地圖書公司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NYA-期間限定快閃店! 富士山限量商品 X 台灣獨家聯名款登場

【影片】黑心仲介坑殺實錄 專家剖析自保六大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