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滬港上市雙雙叫暫停 馬雲被約談後二度震蕩

·6 分鐘 (閱讀時間)
馬雲
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

中國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原計劃「史上最大IPO」前夕,戲劇性和震蕩性訊息接踵而至,令輿論嘩然。BBC亞洲商務記者分析認為,中國政府重手「壓垮」螞蟻上市計劃的目的是示警。

雙暫停訊息發佈不久,持有33%螞蟻集團股權的阿里巴巴集團股價暴跌8%。

繼中國四大監管機構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共同約談集團高管,包括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和總裁胡曉明之後,上海證券交易所早間突然發佈通知,宣佈暫停螞蟻集團上市的決定。

上交所給出的理由是「所處金融科技監管環境發生變化等重大事項」導致「你公司不符合發行上市條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隨後,螞蟻集團在港交所發佈公告,也暫緩H股上市。

螞蟻集團原計劃於11月5日在香港上市,引來舉世關注,各類金融機構和散戶參與熱情高漲。據此前估計,螞蟻集團總市值可能達到驚人的2.1萬億元人民幣(約合3130億美元),一度被稱可能創下「史上最大IPO」新紀錄。

國際媒體分析

BBC亞洲商務記者瓦斯瓦尼(Karishma Vaswani)形容中國政府監管機構「壓垮」螞蟻集團上市計劃。

瓦斯瓦尼分析認為,雖然螞蟻集團董事長井賢棟曾自豪地形容集團如何帶來「未來貨幣的革命」,但是他和馬雲等集團大佬們或許忘了一點,那就是他們的企業仍然在中國,而中國企業所作所為必須得到政府許可。

分析也注意到人們對被約談和被暫停上市可能與十月上海外灘金融峰會上馬雲的發言有關的揣測。瓦斯瓦尼認為,馬雲當時形容傳統銀行是「當鋪」,而未來金融應建立在「大數據」基礎上的講話很可能震動了有關官員。因為螞蟻金服掌控巨量用戶數據,而這些數據除非特別要求,平時不會被政府方面直接獲得。

瓦斯瓦尼認為,中國政府平時一向是對外力挺本國公司的,但也要求這些公司企業接受「監督」,而當政府覺得馬雲麾下的金融帝國開始有些「失控」,就會出來提醒後者「誰真正說話算數」。

彭博新聞社形容螞蟻上市叫停是中國政府「踩了煞車」。已經有資深金融界人士表示,不管事件背後原因如何,一間中國公司原本即將在國際間創下IPO記錄卻突然被官方干預叫停,必然會影響到國際投資人未來對中國公司上市的風險預期與認知。

也有分析人士指出,這種非同尋常的舉動很可能引發人們對中國宏觀金融市場是否存在某些更深層問題的擔憂。

馬雲被約談

馬雲和螞蟻金服高管被政府約談的具體內容並未披露。不過螞蟻集團此前曾回應稱,會深入落實約談意見,繼續沿著「穩妥創新、擁抱監管、服務實體、開放共贏」的十六字指導方針,繼續提升普惠服務能力,助力經濟和民生發展。

據介紹,約談是有中國特色的一種制度。指擁有具體行政職權的機關,通過約談溝通、學習政策法規、分析講評等方式,對下級組織運行中存在的問題予以糾正並規範的凖具體行政行為。比如說,前幾年中國生態環保部(前環保部)因空氣污染超標多次約談地方政府,要求他們加強治理力度。

。

此前各方分析紛紛認為,被約談與馬雲10月24日在上海舉辦的外灘金融峰會上的發言有關。

馬雲金融峰會發言

馬雲當時講話說:「我們必須改掉金融的當鋪思想,在當下,我們必須用借助技術的能力,用大數據為基礎的信用體系來取代當鋪思想。這個信用體系不是建立在IT和熟人社會的基礎上,而是建立在大數據的基礎上,如此才能真正讓信用等於財富。」

他所稱的「當鋪思想」是指傳統金融業務需要抵押物才能發放貸款,而數字金融則用大數據來進行信用評級後直接髮放貸款。馬他批評傳統金融是「當鋪思想」,「害了很多企業家」。

馬雲還批評,「巴塞爾協議」是老人俱樂部。該協議是指國際間銀行協定,要求各國銀行的資本和風險加權的總資產之間必須達到一定比例,以此降低信用風險。

路透社評論稱,此番引發熱議的言論展現出傳統金融監管與現代金融創新之間的矛盾,對中國如何在金融創新與監管間尋找平衡提出考驗,亦對如何防範「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機構具有現實意義。

馬雲的批評聲引來中國監管層的反應。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mHei4M3h5U

他發言一周後,中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專題會議指出,「當前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快速發展,必須處理好金融發展、金融穩定和金融安全的關係……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有效防範風險。」

同一天,中國央行主管的媒體轉載學者文章稱,一些大型科技公司設立之初不需要接受審慎監管,但後來變相吸收公眾存款,該學者點名螞蟻集團稱其拿到了很多的金融業務牌照,可以進行與銀行類似的存貸款業務,就需要進行審慎監管。

11月2日上午,中國銀保監會召開黨委(擴大)會議,重申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對同類業務、同類主體一視同仁。

當日晚間,透露出馬雲被約談消息的同時,中國銀保監會、央行聯合發佈《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

上述辦法對開展網絡小貸業務公司動用的槓桿率進行了嚴格限制,比如,通過非標凖形式融資不得超過淨資產的1倍,通過標凖化形式融資則不得超過4倍;再比如,在單筆聯合貸款中,開展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

目前螞蟻旗下開展「花唄」和「借唄」業務的兩家子公司沒有達到這一要求。辦法施行後,螞蟻在監管壓力下要麼補充資本,要麼收縮信貸規模,以保證監管合規。

路透社評論認為,在馬雲看來,金融的本質是信用管理,今天沿用「當鋪思維」,是不可能支持未來30年世界發展對金融的需求的。但在專業金融人士眼裏,更多的卻是感受到潛在的金融風險。

「在大數據時代來臨,金融創新舉措不斷時,如何在防範風險與支持創新間平衡是當下需要迫切研究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