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在瘟疫蔓延時

葉家興
中國時報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被譽為「科學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牛頓,在劍橋大學就讀時便展現驚人秉賦。他在入學的第3年(1664年)大學還未畢業,就得到一筆足以讓他完成研究生學位的獎學金。不過好事多磨,隔年他取得學士學位時,倫敦史上規模最大的瘟疫爆發,這場延續18個月的瘟疫,造成10萬人死亡,相當於1/4的倫敦人口。當時許多人包括英王查理二世都逃離倫敦,到外地避難。劍橋大學關閉,空有獎學金卻無學校可讀的牛頓只有被迫回家自我隔離。

毫無疑問,與疾病對抗的是每一個人的免疫系統,而不是疾病宿主的國籍、階級、身分與財富。一旦大學關閉,所有人乖乖回家自我隔離。

沒想到,因瘟疫而離開倫敦,在老家過著隔絕生活的牛頓卻在知識上大放異彩,他在這段時間先後發展出微積分、古典光學和萬有引力定律的知識體系。1666年9月,倫敦發生一場延燒4天4夜的大火,而大瘟疫也在同時慢慢絕跡。1667年4月,離開兩年後的牛頓才再回到倫敦繼續科學研究之路。

近1/4的倫敦人口死亡,大科學家牛頓與那場大瘟疫的故事,驚險地為人類見證了疫情當前無分你我的無奈。歷史無法假設,不過當年的大瘟疫如果帶走牛頓的寶貴生命,人類數學與物理學進展會不會因而延緩多少年呢?

在人類史上多次的瘟疫過後,由於微生物學、醫學等相關領域的進步,人們已經去除神靈迷信,冷靜、客觀、理性、科學地處理與控制各種傳染性疾病。不料,在21世紀的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官員們竟相信某些人比另外一些人更容易成為病毒的帶原者。

根據日前公布的相關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監測措施工作指引,一樣是從大陸、香港、澳門地區入境的民眾,竟然有不同的隔離規定。這種監測管理措施並非出自公共衛生的專業考量,而是基於國籍、身分所做的差別待遇。從公衛角度來看,陸生、陸配、台灣民眾或外籍人士自陸港澳入境,其受疾病感染的風險是相似的,理應以同一標準進行管理監測。(甚至,陸生一般不到30歲且都在來台前通過健康檢查,可能風險比其他年邁或有慢性病的本國公民更低!)但事實上,目前僅有陸生被要求進行集中隔離,類似情形的陸配則需居家隔離,同樣自陸港澳入境的無症狀本國或外籍人士卻只需自我健康觀察14天,不禁止外出。

疫情面前,人人平等。防疫是人類社會共同面對的問題,錯誤的防疫措施將有嚴重的副作用,或對社會整體的經濟及公衛安全造成損害。如果風險高,就要採取高監測標準。反之,就應該採取類似其他國家通用的作法,針對入境但無症狀人士(無分身分、國籍)要求過去14天旅行紀錄的健康申報及連續14天自我醫療監察報告。

人非機器,每一個人都會生病,歧視與差別化對待病患,等於歧視自己或自己的親人。從大局來看,台澎金馬也非自成宇宙,可以在人類社會孤立存在。事實上,作為當下一個小型開放的經濟體,歧視他者等於侵蝕自己未來安定與安全的根基。

子曰:「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在廟堂高位者應該修文德以來遠人,而不是擴散恐慌和人性中的自私來攫取政治資本。治理之道脫離科學精神,只會治絲益棼,讓自己的處境更加不堪,人民的未來更加不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