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長照 移盟籲家務勞動公共化

林良齊/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台灣移工聯盟(MENT)赴行政院前為女性勞動者請命。(黃世麒攝)
3月8日是國際婦女節,台灣移工聯盟(MENT)赴行政院前為女性勞動者請命。(黃世麒攝)

婦女新知基金會及台灣移工聯盟昨天赴行政院抗議,指家事勞工至今未適用《勞動基準法》,政府一度提出的《家事服務法》目前零進度,導致多是移工從事的家庭看護工,至今每月工資仍是1萬7千元,沒有七休一、加班費等保障,呼籲應讓家務勞動公共化,才能解決所有問題。

據勞動部調查,外籍家庭看護工以女性為主,占9成9,年齡以35至44歲居多,國籍以印尼籍占8成最多;無論有無與雇主約定工時,每日平均工時約13小時,去年6月調查發現外籍家庭看護工總薪資平均1萬9947元。

婦女新知秘書長周于萱表示,台灣1992年起引進移工,開始把長照責任由婦女轉移至移工身上,但至今未適用《勞基法》、《家事服務法》等保障,長照成了「血汗長照」,移工成了「制度上的孤兒」,政府還對使用移工的家庭如要使用長照服務設許多限制。

天主教新竹教區移民移工服務中心主任劉曉櫻指出,目前台灣長照屬雙軌制,一旦聘僱移工後就不太能夠使用長照資源;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許惟棟說,在移工團體多年倡議,政府終於開放聘僱移工家庭可使用長照服務,讓移工有喘息機會,但僅限於重度失能,導致使用率不高。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呼籲,政府應廢除家庭看護工制度,改由公部門聘僱再視需求外展,讓移工加入長照體系,才能解決家事移工問題。

勞動部官員強調,目前家事勞工並非無法可管,仍有經各外勞來源國驗證過的七休一等契約,薪資少給則可依《就業服務法》等規範處罰,包括家事移工專法等勞動部也希望可以納入長照中一起討論。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