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XT】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既然大家的立場都不一樣,那有沒有共同的價值?

鄭寧
Knowing

「在全世界越是民主,越是開放言論自由的國家,大家對於政府的信任感也就會越低。」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在第三屆《WHATs NEXT!5G到未來》數位行動產業高峰會中表示。

 

談到社會價值,唐鳳相當認同蔡總統在就職演說時所提到的一段話:「在以前我們想到民主時會認為是兩個價值中間的對決,但從現在開始,民主必須是多元價值中間的對話。」唐鳳強調這就是社會創新最重要的概念。

 

唐鳳提到,行動網路、社群媒體出現以前,政府在舊的治理模式中,扮演著兩種角色,一個是組織的角色,另一個則是仲裁角色以確保雙方不會有太多的犧牲。

 

但隨著社交網路出現後,近幾年全球對於舊的治理模式產生了相當大的質疑,也就是所謂的民主退潮。唐鳳以兩個原因進行分析,一個是大家不再等政府組織,甚至只要透過社群媒體的hashtag就能組織上萬人;另一個原因則是新興的東西實在太多,政府無法馬上成立新的部會來因應,因此若政府仍把自己當成組織仲裁的角色,其中的拉力就會變得過大。

 

唐鳳指出,在全世界越是民主,越是開放言論自由的國家,大家對於政府的信任感就會越低,最主要就是因為舊的治理模式已經不堪使用。

 

「我們不再問到底哪幾個人可以代表社會,而是問既然大家的立場都不一樣,那有沒有共同的價值?」唐鳳強調現在在行政院所做的工作,就是改變這個社會的問題,因為當有共同價值時,就能找到一些解決方法對大家都好,或至少是對大家都不壞。

 

她以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為例,她認為若政府目前還沒辦法在上百萬人的情況下去聽上百萬人的聲音,那他們就將這個技術民主化,讓大家都能很容易聽到彼此的聲音,而不是像過去廣播時代,是一個人講話給其他人聽。

 

唐鳳將這樣彼此間的討論過程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先確認所有客觀的事實及數據,第二個則是大家對事實的感受,接下來在大家的感受慢慢凝結後會產生出新點子,最後再將大家凝聚出來的點子變成新的立法。

 

而之所以建置公共數位創新空間,唐鳳指出,重點不只是傳遞技術的創新或是服務設計的技術,更重要的是要傳遞一個新的文化,也就是一切都是「激進式的透明」。她進一步說明,這樣的過程也在無形之中養成了一個文化,當各部會看到五千人連署或要上街頭時,大家不一定是像過去那樣充滿擔憂或恐懼。唐鳳表示現在每個部會都有一群開放政府聯絡人,每個月聚會挑選大家現在最關心的議題,並邀請議題中最有意見的人,透過公開透明的方式進行共同創作,「會吵的人不一定有糖吃,但可以邀大家一起進廚房做糖吃。」唐鳳說。

 

最後唐鳳也強調,我們不只解決自己社會的問題,我們解決的過程也透過開放的方式分享給所有正在做這些問題的國家,她認為這也是台灣暖實力的一環。 

 

 

2016年,當時年僅35歲的網路創業家唐鳳被延攬入閣,成為台灣史上最年輕的政務委員,同時也是國內首位數位政委。

 

從小以自學取代傳統正規教育,唐鳳擺脫社會框架,多年來不僅以自己的技術專長參與公共事務,她在就任後也以科技力量推動許多政治與創新。

 

一直以來,台灣時常因政治因素而在出席國際會議時遭受阻饒,但去年12月,聯合國網路治理論壇於瑞士日內瓦舉行時,唐鳳便利用「數位機器人」的方式視訊參與聯合國會議並分享台灣社會創新發展趨勢,成功突破政治打壓,也讓台灣被國際看見。

 

而對於台灣社會創新,日前行政院會也通過《社會創新行動方案》。唐鳳對此表示,從今年起,行政院及相關12個相關部會將在5年內投入88億預算,協助台灣社創生態系持續成長茁壯的同時,也會向國際社會展現出台灣有能力,也有意願,共同面對與解決全球共通的問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