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路上

鍾喬
中國時報

行走的路上

通常是路的盡頭,人回頭

望見路剛開始的那道陽光

斜斜映落在街的轉角

於是,過往形成一場戲的序章

演員都只是沉默的過客

相互並沒有寒暄的想望

那日午,像很多日午

排練場的呼吸凝重

一齣戲,在交互投向的目擊中

開始無聲的故事

故事,竟無聲。卻不用著急

因為,故事是身體寫在大地上的謎語

當一整座城市的謊言

都自動前來繳械時

我們將用這謎語,再次以身體

去到時間的另一端

和行走在危牆上的記憶對話

編成等待一場風暴到來的場景

這時,最後等在這次演出結局

那種將行走的蹤影,分別

由身分相異的腳色

在一片離散中,面對

這殘酷卻始終被和解粉飾的世界時

劇場畫下的大問號,總算將睜大

每一個觀眾與重不同的眼神

然則,於我而言,到底如何觀察

出了劇場以後的眼神?終將是

行走在路上的問號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