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瀕臨內戰》新仇舊恨掀種族危機 政治亂局讓父親上戰場打兒子

·4 分鐘 (閱讀時間)

衣索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州日前拒絕接受聯邦政府派任的軍事將領,而聯邦政府指控提格雷州不服領導,還攻擊聯邦軍事基地,因此總理阿比4日下令出兵「拯救國家」,至今衝突已過逾2周,外界憂心此舉恐怕掀起內戰,不僅會重創經濟,引發的種族危機不只讓衣索比亞分崩離析,甚至會蔓延至周邊國家。

新仇加舊恨 民族恩怨難解

提格雷州主要人口為提格雷族(Tigrayans),該族佔衣索比亞總人口約6%,成立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推翻出身阿姆哈拉族(Amharas)的獨裁總統門格斯圖(Mengistu Haile Mariam),展開長達27年的一黨專制時期,且迫害人口佔多數的奧羅莫族(Oromo),造成一連串的抗爭和衝突。

2018年,出身奧羅莫族的阿比(Abiy Ahmed)選上TPLF和其他族群及政黨組成的「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EPRDF)主席,當上衣索比亞總理,而他上任後積極推動政治改革,讓9個政黨共組「繁榮黨」(Prosperity Party),試圖打破族裔政治模式,但曾掌握大權的提格雷族拒絕加入。

2020年衣索比亞與提格雷自治政駁火衝突,恐將演變為內戰。(AP)
2020年衣索比亞與提格雷自治政駁火衝突,恐將演變為內戰。(AP)

2020年衣索比亞與提格雷自治政駁火衝突,恐將演變為內戰。(AP)

「同化」哲學推動團結國家認同

阿比隨後打擊貪腐,不少EPRDF執政時期的提格雷族前官員被捕入獄,提格雷族認定阿比政府是針對他們,繁榮黨的高階成員阿達姆(Worku Adamu)告訴《金融時報》,提格雷族哀號喪失執政權,「TPLF掌控一切長達27年,現在全被(阿比)新政府佔有」。

美國凱特林大學(Kettering University)歷史助理教授蓋比薩(Ezekiel Gebissa)是奧羅莫族,他認為阿比揮軍提格雷州是有備而來,「阿比想用他的『一體』(medemer)哲學來團結衣索比亞,但這詞在阿姆哈拉語(Amharic)的意思是同化,變成相同思想,任何擋住阿比目標的人都是他的敵人」。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那些製造動亂的民族企業想要讓國家永遠處於分裂狀態」,《金融時報》引述阿比幕僚說法稱,「種族地位被這些人拿來當成政治武器」。阿比堅決把這場衝突稱為「內戰」,強調是重建提格雷州的法律和秩序,並建立團結的國家認同。他的發言人塞尤姆(Billene Seyoum)說:「團結、建設國家是優先要務。」

數萬難民逃亡 父子上戰場互打

由於衣索比亞現分成10州,各州有主要族裔及其語言、文化和歷史,因此阿比要鎮壓提格雷州,可能會讓衣索比亞步上前南斯拉夫(Yugoslavia)後塵,美國和平研究所非洲專案高級顧問克諾普夫(Payton Knopf)直言:「衣索比亞的分裂不會只在其境內,而是會擴散至鄰國的黑洞。」

「不清楚阿比的政府軍是否有優勢,TPLF不是烏合之眾」,克諾普夫表示,「就算(阿比政府)能拉下提格雷州領導階層,但能征服所有提格雷族嗎?我不認為這問題會結束」。不過人民永遠是戰火下的最大受害者,聯合國難民署(UNHCR)16日稱,已有逾25300人逃離提格雷州,湧入鄰國蘇丹。

衣索比亞瀕臨內戰,圖為逃到鄰國蘇丹的衣索比亞兒童難民(AP)
衣索比亞瀕臨內戰,圖為逃到鄰國蘇丹的衣索比亞兒童難民(AP)

衣索比亞瀕臨內戰,圖為逃到鄰國蘇丹的衣索比亞兒童難民(AP)

聯合國警告,若衝突持續下去,會有數十萬人跟著逃到蘇丹,但蘇丹資源不足,無法負擔大量難民湧入。來自阿姆哈拉州的42歲農夫賈紹(Gashaw Koye)的前妻是提格雷族,「為了衣索比亞好,我要去對抗TPLF的恐怖分子」,但他們的21歲兒子艾曼紐(Amanuel)卻是TPLF成員。

「這代表我可能會與親生兒子打仗」,賈紹告訴《金融時報》,並非只有他面臨這種情況,「這就是衣索比亞,巨大的政治亂局造成父親與兒子互相對抗的情況」。阿姆哈拉族佔衣索比亞總人口約27%,過去也遭提格雷族迫害,加上阿姆哈拉州和提格雷州有領土爭議,阿姆哈拉州領袖表明要阿比「斬草除根」。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衣索比亞瀕內戰臨界點!叛軍發射火箭 擊中鄰國厄利垂亞首都
相關報導》 衣索比亞瀕臨內戰》總理稱「已解放」叛亂地區 國際特赦曝:數百平民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