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走的那疫年 新航空姐夢碎

·5 分鐘 (閱讀時間)
▲Hannah畢業後順利應徵上全日空ANA空服員,之後又考上新加坡航空。儘管資歷漂亮,卻還是難逃被裁撤的命運。(圖/記者林調遜攝)
▲Hannah畢業後順利應徵上全日空ANA空服員,之後又考上新加坡航空。儘管資歷漂亮,卻還是難逃被裁撤的命運。(圖/記者林調遜攝)

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各國政府紛紛嚴格管控邊境,別說旅遊,就連商務需求、外出求學的民眾都受到影響,其中衝擊最大的就是航空產業。新加坡航空去(2020)年9月宣布史上最大規模裁員,海內外共2400人頓時失去工作,在新航服務快兩年的空姐Hannah就是其中一位,如今她雖被迫暫時轉換跑道,但依舊沒有放棄這場被疫情偷走的航空夢。

今年28歲的Hannah,原是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不只因為高薪或是頭銜漂亮的工作,而是在大學畢業後就能實現自我夢想,成為一名空服員。

就讀淡大運輸管理系的她,大學時期就以航空業為目標開始為職涯鋪路,畢業後順利應徵上全日空ANA空服員,之後又考上新加坡航空。但在疫情衝擊下,儘管資歷漂亮,Hannah還是難逃被裁撤的命運,空姐夢被迫暫時劃下句點。

無預警的最後飛行 放無薪假後驚覺大事不秒

回想起去年疫情剛爆發時,新加坡很快進入鎖國狀態,原物料無法入境、超市很多生活用品大缺貨,Hannah當時正從奧克蘭飛往英國,她發現客機上都是要回國躲避疫情的英國人。當時的她,還在飛機上思考「受疫情影響,落地後日用品該去哪裡採購」等生活問題,沒想到,那卻可能是她空服員生涯的最後一趟飛行。

「那時候有在想要不要回台灣,但又怕(回台後)不能回新加坡,沒想到就真的發生了。」

▲原本輕鬆放假的Hannah,最初盤算兩個月後就回新加坡復工,但再次收到訊息時,竟是從工會聽到即將裁員的風聲。(圖/記者林調遜攝)

2020年3月,新航實施大規模減班休息,Hannah心想「終於能在國際航勤的奔波後喘一口氣」,加上她已打理好自己在新加坡住處等生活問題,於是開心地回台灣放長假。但此後,她再也沒有回過新加坡的那個新家。

Hannah最初盤算兩個月後就回新加坡復工,但隨著國際疫情越來越嚴重,公司一直無消無息,讓她開始感到不安,再次收到訊息時,竟是從工會聽到即將裁員的風聲,「到後來情況越來越不對勁,再來裁員的消息慢慢就出來了。」

優退比被炒還慘!外籍組員成次等員工

這時候Hannah才意識到:人生將面臨重大抉擇,已經近半年沒有收入的她,必須持續負擔著新加坡的房租,甚至開始考慮是否要處理掉那間房子時,去年8月份又收到公司提出優退方案,令她相當無奈。」

「但發生了,還能怎麼辦呢?」Hannah只好依公司決定申請優退,更不幸的是,公司竟然在她申請後公布了裁員辦法。

「我在打聽下才知道,裁員方案竟然比優退還好,真的很無奈,不知道如何去爭取,因為對公司來說,你就只是個外籍的組員。」好在Hannah偕同幾個一起接受優退方案的同事積極爭取,雖然金額還是比遣散差,但起碼還有爭取到一些該有的福利。

經過這一連串的事情,Hannah深深地感受到身為一個外籍機組人員的辛酸,「雖然然頭銜很漂亮,多了那麼一點光鮮亮麗,但不管是工作摩擦或是爭取權利,外籍組員真的比較辛苦!」

辦理優退後兩個月後,Hannah終於收到從新加坡寄來的貨運,紙箱裡是央求新加坡的同事替她草草打包的行李,「那時候其實覺得鬆了一口氣,一切好像終於落幕了。」

▲採訪當天,已經一年多沒有踏進機場的Hannah,再次回到松山機場,許多回憶湧上心。(圖/記者林調遜攝)

新航人生終於落幕 航空夢想不停飛

採訪當天,已經一年多沒有踏進機場的Hannah,再次回到松山機場,許多回憶湧上心。

「好久沒有回來了!以前在ANA服務的時候都是在松山飛。」雖然現在的班機數量和以前相比少了許多,但當她看著起降的飛機,心思好像隨著巨大的鐵鳥飛到空中,在世界各地飛行的日子就好像昨天一樣那麼清晰。

目前的Hannah待在台北的一家網路公司上班,雖然對於疫情的影響還是有些遺憾,心裡還是很想要回航空業。

「但也不一定要當空服員啦,可能是其他職務,去多了解一些這個產業的其他面向!」才剛新婚的她,計劃在疫情緩和後赴美展開新生活,也盼望有一天可以回到航空業,讓這場被疫情偷走的「航空夢」,可以再接續下去。

※【NOWnews 今日新聞】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國外入境後如有發燒、咳嗽等不適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疫情燒、股匯仍強漲 楊金龍:外資沒走並看好台灣基本面
家庭群聚是最大感染途徑 林右昌籲:遵守家庭防疫7準則
中國康希諾鼻噴霧吸入型疫苗 申請緊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