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政治綁架的人道疫苗

·3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融通」給台灣的124萬劑AZ疫苗首波即將開打,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分配給疫情最嚴重的新北市是8萬3千劑,確診數與人口數的比率比東部縣市還低的高雄市,卻得到8萬劑。這批疫苗是救命的「人道疫苗」,超量分配到市長在記者會時常舉出「+0」看板的高雄市,像是成了滋補用的「政治疫苗」。何況,高雄市迄今累計確診數僅62例,市長陳其邁又具有公衛專長,最有條件等待高端疫苗問世,以配合民進黨政權的國家戰略目標。

上次疫苗分配,指揮中心被外界抨擊獨厚綠營主政的高雄市之後,才追加疫苗給疫情緊張的新北市;這次指揮中心仍未記取教訓,等到分配數受批評後,才政策轉彎,宣布針對高風險與中高風險熱區做疫苗加配,高風險地區的台北市及新北市將增加疫苗配比10%。這種政治考量高於疫情防治的心態,只會一再折損社會對指揮中心的信任感。

新北市人口數超過400萬,5600多例確診數為全國重災區,還被綠營調侃為第一名,而高雄市僅277萬人,得到的疫苗數卻比新北市僅少3千。其次,指揮中心把75歲以上長者的施打順序調前,是因AZ疫苗最適合高齡長者,而且台灣染疫致死率已超過全球平均值甚多,主要就是長者染疫的死亡率高。新北市75歲以上人口有20萬3千多人,台北市為19萬1千多人,高雄市則為16萬3千多人,高雄市分到8萬劑,能說是合理的比例嗎?

疫苗分配的計算若再依過去流感疫苗的接種率為基準,其實已不符合新冠疫情的發展現況,包括近1個月感染英國變種病毒的新發生率、雙北市染疫者的致死率,乃至提供給醫護施打的量到底剩多少,這些都應提出數據並經專家諮詢委員討論後,作為分配救急疫苗的依據。

在疫情大爆發之後,民眾急著施打疫苗,這本是陳時中曾說的「健康是基本人權、普世價值」。但如今,台灣人民享有的基本人權要靠外國救助,再以共產極權使用的「配給制」來應急,主管官員不僅毫無愧疚之心,還把人道疫苗玩成了政治疫苗,令人不齒。

最近的高端事件也讓大家弄清楚了,原來為了扶植國產疫苗的國家戰略目標,政府寧可犧牲人民的健康和生命,所以過去對外國疫苗的採購虛應故事。

台灣人民打疫苗是本應享有的健康基本人權,如今淪落到要靠政府排序配給,而醫療院所「超前施打」還被視為特權疫苗,甚至被指揮中心放話要行政、司法兩路追查;那指揮中心錯失採購疫苗的時機、無法及時進口疫苗,甚至把疫苗當作政治酬庸品,任意依黨政色彩加減碼,這又該當何罪?

面對越來越多死亡案例,這已是嚴重非人道的人權事件,而政府目前仍以官僚態度拖延民間捐贈疫苗的進度,並以一黨的政治利益拒絕大陸的人道救援。兼任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的陳菊,還在沉睡嗎?(作者為民主文教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