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誤認混打! 外送員打高端安慰劑竟淪「疫苗孤兒」

·3 分鐘 (閱讀時間)

高端、聯亞各有3700至800人左右參與疫苗二期試驗,其中,部分人打到的是安慰劑,依規定解盲後可另打疫苗。但有外送員投訴,2至4月曾參與疫苗試驗,後來被告知打的是安慰劑,他7月19日以外送員專案去接種時,因主動告知接種站,即使打電話給高端人員試圖證明,還是被以有混打風險為由拒絕施打。

小黃司機和外送員捲起袖子接種疫苗,他們被列在第七類施打對象,但有外送員,2至4月曾參與高端疫苗試驗,上週接獲監理站通知,被列入外送員專案能到內湖高工接種,馬上聯繫高端得知先前打的是安慰劑,到接種站後主動告知,卻被已有混打風險為由拒絕施打。

汽車運輸業駕駛員全國總工會理事長鄭力嘉表示,「當天的狀況就是,請他開立證明後,我們就會讓他施打,他有直接打電話給實驗室的聯絡人,聯絡人有電話上跟我們說明,我們還是請他一定要開立一個證明,才可以讓他做施打,這部分就是大家互相保護。」

接種站人員憂混打風險 打高端安慰劑竟淪「疫苗孤兒」
接種站人員憂混打風險 打高端安慰劑竟淪「疫苗孤兒」

外送員現場聯繫高端人員,想證明自己打的是安慰劑,接種站人員卻表明,無法憑來路不明的電話證明,堅持不給打!讓他感嘆自己成了疫苗孤兒。

北醫臨床研究中心主任劉明哲回應,「那時候其實有說,如果是施打到安慰劑的話,優先施打疫苗,這是最早的時候的一個說法,試驗單位也去陳述說,他打到的是安慰劑,基本上其實應該是可以打的。」

接種站人員憂混打風險 打高端安慰劑竟淪「疫苗孤兒」
接種站人員憂混打風險 打高端安慰劑竟淪「疫苗孤兒」

事實上政府協助國產疫苗收案時,就承諾安慰劑組的民眾,等解盲後能優先補打其它疫苗的權利,或可選擇加入延伸性試驗,補打兩劑國產疫苗。若符合公費施打資格時,也能選擇改打其它品牌,但卻沒明文規定,受試醫院該提供民眾什麼形式的安慰劑施打證明。

北醫臨床研究中心主任劉明哲提到,「我們不知道我們到底要出具什麼,只要很明確告訴我說,你接受什麼樣的證明書,高端也認為這是可以的,我覺得我們都願意配合幫忙處理這些事情。」

台北市副市長蔡炳坤說,「他說他是打安慰劑,但是你沒有證明,第二個疑慮是得要回去看看,你跟高端是怎麼簽合約的,中途跑來打疫苗,等於那個試驗就不存在了。」

接種站人員憂混打風險 打高端安慰劑竟淪「疫苗孤兒」
接種站人員憂混打風險 打高端安慰劑竟淪「疫苗孤兒」

分配到實驗組的受測者,當然不能也不該再接種其他疫苗,但對已確定打到安慰劑的,指揮中心和高端、聯亞,恐怕得再想想應對方法。

(民視新聞/王富民、嚴俊強 台北報導)

更多民視新聞報導
「烟花」颱風進逼 鹿港老街防颱工作動起來
備戰開學打AZ 高市國小教師:開心有疫苗可打
高雄婦登柴山迷路 33名搜救人員搜山尋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