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質疑「親中」的日本外相:林芳正談「台灣有事」僅提準備撤僑,不排除「訪問北京」與「習近平仍以國賓身份訪日」

·6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自民黨在眾議院大選保住「絕對安全多數」席次後,岸田文雄第二次內閣也在10日傍晚正式上路。不過岸田內閣重新出發,與第一次內閣的唯一不同之處,卻只有被質疑「親中」的外務大臣林芳正。林芳正25日接受日媒聯訪,談及「親中」、「台灣有事」、「習近平訪日」等敏感議題。不過林芳正對「台灣有事」僅稱「一定會準備撤僑」,卻未提到協防台灣與支持台灣;對「接受王毅邀請訪中」以及「習近平以國賓身份訪日」一事,林芳正也沒有表態反對。

現年60歲的林芳正是出身政治世家的老牌參議員,雖然他的學經歷在菁英輩出的自民黨也堪稱一流(東大、哈佛畢業;曾任職三井物產、美國會議員助理),不過出任外務大臣卻在日本政界引發爭議。因為林芳正自2017年後就是「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就任外相後已辭職),在許多場合也倡言日中關係的重要性,因此有日媒引用自民黨內人士說法,直言「林芳正比二階俊博還要親中」,質疑在美中新冷戰的關頭,任用這號爭議人物擔任外相是否允當。

經參眾兩院10日的首相指名選舉成為第101任首相的岸田文雄,岸田第二次內閣也在當天傍晚上路。站在岸田左側的就是新任外務大臣林芳正。(美聯社)
經參眾兩院10日的首相指名選舉成為第101任首相的岸田文雄,岸田第二次內閣也在當天傍晚上路。站在岸田左側的就是新任外務大臣林芳正。(美聯社)

經參眾兩院10日的首相指名選舉成為第101任首相的岸田文雄,岸田第二次內閣也在當天傍晚上路。站在岸田左側的就是新任外務大臣林芳正。(美聯社)

林芳正25日接受媒體聯訪,暢談日本當前的外交問題與應對之道,也提到了外界對他的「親中」質疑。林芳正表示,他主持日本外交事務的三個要點是「堅守普世價值、維護日本和平、主導國際社會」,並且以「高應對力、低姿態」的原則來推展相關工作。至於外界質疑他曾擔任「日中友好議員聯盟會長」的資歷,林芳正表示他聽見了各方的批評,但也希望大家能從他的每一項工作中稍微理解他真正的想法。

雖然林芳正話講的四平八穩,但在美中新冷戰的時代氛圍下,日本究竟該如何自處呢?林芳正表示,美中關係是否穩定,對國際社會來說確實極其重要。16日的視訊拜習會,也顯示了兩國負責任地管理彼此競爭關係的重要性。林芳正說,日本與美國構築強固的信賴關係當然重要,對於中國則應該呼籲他們「負起大國責任」。林芳正還表示,日本與中國也將繼續對話,就共同問題進行合作。

自衛隊拍攝到的中俄軍艦編隊航行。(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公告)
自衛隊拍攝到的中俄軍艦編隊航行。(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公告)

自衛隊拍攝到的中俄軍艦編隊航行。(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公告)

共同社、《每日新聞》、《朝日新聞》等主訪媒體也跟林芳正談到台海兩岸情勢:在中國強力武嚇台灣的情勢之下,日本政府是否針對「台灣有事」進行撤僑的相關準備?林芳正雖然表示包括撤僑在內的應對事項都會做好萬全準備,也表示台海和平對於日本乃至國際社會都很重要,但他不願透露撤僑之外的相關內容,更不像副首相麻生太郎、前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本屆眾議員落選)那樣宣示協防台灣,只說「期待台灣問題通過對話和平解決」。

關於「習近平訪日」事宜,林芳正說「目前還不在協調具體日程的階段」,但也沒有排除「習近平以國賓身份訪問日本」的可能性。雖然林芳正強調日本對於新疆的維吾爾人權至為關切、也加入了國際間的聯合聲明,但針對日本是否要加入「外交抵制」北京冬奧一事,林芳正則說「會在合適時間,綜合考慮各項情況作出判斷,目前並未做出任何決定」,但他也強調「將從日本的立場進行考慮」。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美聯社)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美聯社)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美聯社)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18日與林芳正通話,並且正式邀請對方訪問北京,林芳正日前也針對此事表示「尚未做出決定,尚未開始具體協調」。不過林芳正也在電話中表示,日中應當維持「具建設性的穩定關係。針對林芳正為首的「對中鴿派」勢力,《朝日新聞》稱「自民黨內已經提高警戒」。因為解放軍在日本周邊的活動日益頻繁,岸田政府卻轉而與中國改善關係,府黨之間的矛盾可能也會逐步升高。自民黨外交部會長佐藤正久24日就提出警告,明年雖是日中外交關係正常化50週年,但日方應謹慎處理王毅的邀請,以免向外界傳遞錯誤訊息。自民黨內甚至有「怎麼會現在訪問中國,應當對中國更加強硬才對」的批評意見。

共同社的客座主筆岡田充26日在《東洋經濟》撰文表示,岸田文雄政府的對中政策確實與「安倍‧菅」政權的親台色彩有所不同。岡田充說,佐藤正久所謂「避免對國際社會釋放錯誤訊息」的批評,其實正是安倍晉三私下對岸田文雄傳達的意見,不過岸田終究啟用了安倍反對的林芳正擔任外相。岡田充指出,王毅邀請林芳正訪問中國擺明了是「中國的分化手段」,畢竟中方反覆強調「台灣問題是日中關係的重要基礎」,如果林芳正訪問北京,就必須面對「一個中國」的政治紅線壓力。

年輕時的岸田文雄與安倍晉三。(岸田文雄IG)
年輕時的岸田文雄與安倍晉三。(岸田文雄IG)

年輕時的岸田文雄與安倍晉三。(岸田文雄IG)

岡田充強調,就算岸田文雄想要改善日中關係,但所謂「呼籲中國採取負責任的行動」究竟是什麼意思,目前從岸田政府的態度仍看不出來具體內容,明年1月岸田文雄的國會演說將是重要的觀察時機。不過在此之前,包括日本是否要跟進「外交抵制」冬奧、岸田文雄是否要出席蔡英文可能出席的「民主峰會」(編按:我國外交部已表示會由唐鳳與蕭美琴代表出席)、日本政府又要如何面對前首相安倍晉三可能在台灣立法院發表演說,都將是岸田政府改善日中關係可能遭遇的挑戰。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弄巧成拙》中國施壓日議員反彈強烈,日本版《與台灣關係法》端上檯面
相關報導》 岸田內閣轉向親中?「日中友好議員連盟」會長可望出任日本外務大臣 日媒:安倍晉三將訪台作為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