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員、轉型、緊急上馬新業務,在線教育生死大逃殺

·12 分鐘 (閱讀時間)

“雙減政策”一錘定音,一隻靴子落地。很多在線教育從業者,在等待另一隻靴子,即全國范圍內真正落實政策。

根據教育部的文件,“雙減”首批試點的城市有:北京、上海、瀋陽、廣州、成都、鄭州、長治、威海、南通,其他省份至少選擇1個地市開展試點,試點內容為《意見》第24、25、26條所列內容。目前,多數城市尚未通知政策正式生效時間。

政策正式實施之前,所有人都在與時間賽跑。裁員、轉型、跳槽、自救,在線教育行業已被動開啟疼痛轉型模式。

寒冬已至,人員遷徙往往是觀察一個行業上升還是跌落的最直觀表徵。第三次裁員潮正在席捲整個在線教育行業。有傳聞稱,高途裁員比例高達90%。多名高途員工在 一位高途離職員工告訴Tech星球,高途的確在裁員,但比例沒有90%這麼高,“50%是有了,不到90%。”

按照此前高途公佈數據,截止6月份,高途員工總人數為2.8萬,如果按裁員50%的比例計算的話,意味著受波及人數高達1.4萬人。

不止高途,猿輔導

Tech星球就裁員傳聞,向各家在線教育企業進行了求證核實。高途公關稱,他自己也在本週被裁了,猿輔導方面則回應稱,裁員傳聞不屬實。

除了裁員傳聞,轉型也成為各家教培公司關鍵詞。

猿輔導於7月28日正式上線“南瓜科學”,成為行業內第一家高調轉型素質教育的企業。高途將重心轉至成人業務,推出高途校園(大學)、高途財經(金融內容學習)兩大App;好未來瞄準成人教育領域,推出輕舟品牌,上線素養中心,此前學生版“題拍拍”升級為“學拍拍”(僅限家長使用);字節旗下大力教育轉型做玩具,推出K12玩具,還有編程業務,

線下教培機構啟動合規化轉型,多家教育公司變更企業經營範圍。新東方

無論是裁員,還是轉型,動作背後都指向一個目的,活著。眼下,活下去,成為在線教育公司第一要務。

01 裁員與停止投放,暴風雨尚未真正降臨

“下週,監管還會再找一次在線教育,披露私自收集洩漏用戶信息的違規行為”。一位在線教育行業人士告訴Tech星球。

風暴之中的在線教育行業,遠未完全脫離危險期。

政策正式落地,明確實施時間前,一場行業自救已經拉開帷幕,裁員與轉型幾乎在同時上演。

7月28日,全球估值最的高獨角獸企業猿輔導,在行業一片低迷之時,召開了一次新品發布會,宣布轉型素質教育,上線STEAM科學教育品牌“南瓜科學”。

同一天下午,社交媒體上開始有人爆料高途閃電裁員90%,行業都在討論事情的真假。脈脈上一位ID為高途員工的網友回應稱,高途裁員90%szd(是真的)。該帖子底下評論區,一位自稱妻子在高途上班的網友留言,高途北京中心裁員80%;另有高途石家莊中心員工發帖子稱,石家莊中心全部裁掉。

一位高途離職員工告訴Tech星球,高途確實在裁員。但裁員比例沒有90%這麼高,應該是在50%左右。該員工透露,高途或將在7月30日召開全員會,宣布幾件大事。“應該會宣布很多事情,貌似是砍中心,全國X個中心,關閉X個。”對方還表示,這次全員會本來是準備在幾天前召開,但被取消了,臨時換在了7月30日。

早在6月底,36氪便報導高途開啟一波裁員,比例達到了30%,信息流業務、直播業務全部關停。另有傳言稱,高途課堂被傳整個招聘團隊被裁,面試工作全部暫停。當時,高途方面回應是,相關內容與事實不符,實際情況是年中考核個別崗位優化。公司現有員工超過2.8萬人,較6月有大幅增長。高途仍持續招聘優秀人才,也不排除對部分崗位的優化與調整。

無論是裁員90%還是50%,對於一個員工人數2.8萬的公司來說,無論受波及範圍,還是對行業的震盪都會不小。

除了高途,掌門1對1、好未來等多家公司也爆出裁員的消息。作為開源節流舉措之一的裁員之外,減少或停止投放廣告也成為各家共識,以前暑假期間一天投放廣告3000萬的瘋狂行為不復出現。有媒報導稱,猿輔導將削減所有廣告。上述人士稱,“政策沒有完全禁止說不讓投,是投不起了。每家都還有一些(廣告投放),沒有徹底停止”。

好未來、新東方、高途多家公司,在幾天之內經歷過山車一樣的股價暴跌,市值蒸發上千億。日前,好未來創始人張邦鑫給員工開會打氣,稱要積極面對困難,尋找機遇,“希望大家堅持,會有希望,最後是我們不會死。”

事實上,在線教育行業暴風雨還沒真正到來。

Tech星球走訪了北京朝陽區兩家新東方線下校區,工作人員稱,目前新東方小學、初中年級的線上暑期直播課在正常進行,線下輔導班則暫時還未開放。

問及原因,對方稱,目前北京市海淀、東城、順義等地區恢復了線下輔導班,可以正常在線下校區上課,朝陽區等地暫時沒有。“朝陽區預計會在8月底,秋季開學前恢復,但這都是保守估計,都在等”。

隨著“雙減”政策的正式落地,可能不僅朝陽區等不來線下復課,整個線下培訓行業都在經歷最後一次暑假班。

據新東方工作人員稱,一般暑假班,其校區一個年級招生在10個班左右,每個班學員在25人左右。假如從1年級至初三計算,該校區一個暑假招生人數在2250人。全北京,新東方少兒部(小學)一共有47家。政策一旦落地,意味著,新東方朝陽區一個校區,一個暑假班,損失學員2000多人,單北京一個城市損失小學學員就高達7萬多人。

02 業務產品緊急調整,艱難轉型之路

隨著此前多項政策以及此次“雙減”政策的出台,在線教育企業開始解讀政策,考慮接下來如何不跨越紅線,轉型尋求新的發展機遇。

Tech星球從接近好未來、高途、字節、

裁員、轉型、緊急上馬新業務,在線教育生死大逃殺
裁員、轉型、緊急上馬新業務,在線教育生死大逃殺

素質教育、硬件、成人教育,成了在線教育公司謀求轉型發展的三條新賽道。

各家看中素質教育,是基於上個月由國務院印發的《全民科學素質行動規劃綱要》,綱要指出提昇科學素質,對於公民樹立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對於增強國家自主創新能力和文化軟實力、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7月28日,猿輔導率先公開宣布轉型素質教育,推出首個AI互動內容+動手探究的STEAM科學教育產品“南瓜科學”,採用“AI互動學習+動手實踐探究”的學習方式,培養青少年人群的科學素質。

而像網易旗下的教育應用開發團隊Oddrobo,則繼續加推孩子啟蒙遊戲,整個6月推出20多款教育小遊戲。

一位接近字節旗下大力教育的人士告訴Tech星球,字節近期在計劃推出新的編程產品,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瓜瓜龍思維就推出了“模式與編程”板塊特設教具,此次字節或將通過教具和編程軟件結合的模式探索新的興趣教育。

此外,字節旗下的巨量引擎在抖音上,上線了全新的素質教育課程售賣小程序“好課知道”。

而在教育硬件領域,目前主要玩家有:大力教育、

幾家頭部教育硬件公司,都提早佈局了智能硬件市場。大力教育推出了大力智能家教燈,Tech星球從接近字節的人士處了解到,大力教育還在研發“智慧屏”,欲進軍線上教學。

此外,騰訊推出了AILA智能作業燈;網易有道也推出了有道詞典筆3.0,以及近期的編程機器人“星際小方”;而

加碼教育硬件,主要是看中了背後的千億市場規模。據近期艾瑞諮詢發布的報告《2021年中國教育智能硬件趨勢洞察報告》顯示,預計3年後,該市場規模近千億。

而教育硬件的商業模式則是以硬件為基礎,用戶為功能付費;以內容為核心,用戶為資源付費;以服務為保障,用戶為體驗付費。

與此同時,押注成人教育賽道,成了近段時間各家轉型的一大熱門。據弗若斯特沙利文預測,2022年國內職業教育市場將突破萬億。

5月份,字節成為學習服務平台“

同期,近期,高途還在將金囿學堂APP已更名為“高途財經”,與高途App打通,深入職業教育領域。

除了以上三個賽道,賣教具也成為了一個選項。除了猿輔導的“南瓜科學”教具外。字節也在發力教具,Tech星球從接近字節人士處獲悉,大力教育正在研發多款“K12玩具”,通過該人士提供的圖片可以看出,包裝盒已經有條形碼等標識,或用於後期的售賣。

裁員、轉型、緊急上馬新業務,在線教育生死大逃殺
裁員、轉型、緊急上馬新業務,在線教育生死大逃殺

不可否認,在線教育轉型潮初現,但對於各家而言,仍是一個探索階段,在營銷成本縮減、人員減少的基調下,期待出一個好“未來”並不容易。

03 在線教育如何闖出一片好“未來”

從巔峰到跌落神壇,在線教育只用了7個月的時間。

2020年,在線教育公司還是資本爭搶的標的。猿輔導一家公司一年融資四輪,融資金額35億美元,融資節奏保持在2月一輪。另一大資本寵兒

今年5月,形勢直轉急下。7月,調整政策正式塵埃落定,行業集體經歷生死劫。在線教育公司瞬間從被資本爭搶的香餑餑淪為資本棄兒。

投資高手曾經的行業預判也被公眾翻出來打臉。前幾天,多個社群及朋友圈在轉發並吐槽高瓴資本創始人張磊3年前的一段話。2018年,張磊曾表示,“教育是永遠不需要退出的投資,做教育是最讓人有幸福感的投資。”

但高瓴顯然沒有在這次事件中損失分毫。2021年一季度,高瓴資本清倉了其持有的好未來、“

資本曾經寄希望VIPKID、猿輔導、作業幫三家頭部教育公司在今年完成上市,繼而完成退出的願望徹底落空。但眼下又只能陪被投公司一起,經歷最煎熬的轉型期。

從目前各家公司的轉型動作來看,多家公司將轉型方向瞄準了素質教育、職業教育。不少人認為,這對素質教育、職業教育將是一大利好。但也有業內人士對此持悲觀態度,“資本必然遠離整個教育行業”。

有的轉型也只是權宜之計,也有的企業為轉型而轉型。《中國企業家》報導稱,學大教育近期宣布成立集團新業務事業部,全面負責集團新業態戰略佈局、規劃、拓展,新業務事業部下設咖啡餐飲中心。

一家教育公司跨界進入咖啡賽道,降維打擊還是被賽道巨頭碾壓,轉型效果完全屬於未知。

資深行業人士李紅告訴Tech星球,“K12仍然是各大教育企業收入的第一大來源,比如政策出台後,實際上對各家而言都非常突然,尋求轉型也是為了保持競爭力,給資本繼續講故事,這些新的賽道雖然具有廣闊的市場,但還是一個畫大餅的階段。”

達摩克利斯之劍懸在頭上,轉型事關生死存亡。但是,轉型只是一個動作,離勝利結果還相距甚遠。

當然,除了資本、企業,從業人員,處於這場風暴中心的還有老師、家長和學生,家長們也在等政策正式落地。一位報名新東方課程的家長稱,她是6月底剛完成續費,新東方現在承諾可以退費,但她還沒有退,想再等等看,是否能繼續上課。

此外,在教育較發達的武漢地區,一位初中教師告訴Tech星球,由於在校教師無法參與機構的教培工作,已有部分教師準備私下接活,華師學歷或名校學歷的教師接1對1或1對2,按照一課時500元左右收費,而以前為200-300元。目前,老師正成為搶手貨,武漢某家長論壇上,有多個家長發布招募貼,對於想補課的家長而言,孩子的學習成本進一步提高。

裁員、轉型、緊急上馬新業務,在線教育生死大逃殺
裁員、轉型、緊急上馬新業務,在線教育生死大逃殺

Tech星球還了解到,武漢有多家線下培訓機構,涉及好未來、瓜瓜龍的在職教師,還在觀望9月後的政策執行情況,目前已做好準備跳槽和離職的準備。而此前地方學校的在校老師,現在已經無法參與線下培訓機構的培訓工作,準備回歸在校教學工作。

一場巨變席捲而來,整個在線教育急剎車,曾經的市場需求如何消化,也是一道待解之題。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