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藥、解藥、毒藥

崔慈悌
中國時報

新冠肺炎為各行各業帶來大災難,行政院會上周通過紓困振興特別預算,立法院周一隨即進行朝野協商,預計最快13日能完成三讀。政府行動確實迅速,但補貼雖是解藥,使用方法和劑量拿捏不好,卻可能成為毒藥。

國內經濟每逢重大衝擊,政府就會祭出各種補貼和紓困方案,從過去的經驗來看,使用不當,甚至會有反效果,遺禍將來。

最明顯的例子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馬英九剛就任總統,要求各部會提出振興方案,由於產業界紛紛裁員,為了讓剛畢業的職場新鮮人找得到工作,教育部在2009年4月至2011年9月間,分兩階段推出大專畢業生至企業職場實習的就業補助方案,俗稱22K方案。

當時由教育部、大專院校與勞委會設置合作平台,協助大專畢業生進入職場實習,政府提供每月2萬2000元薪資外加勞健保,為期1年,共提供3萬多個名額。

不料實習結束後,企業界認為既然大專畢業生可以接受22K作為起薪,就藉機延續下去,儘管國內經濟之後恢復成長,但起薪再也回不去,連帶拖累整體勞工薪資無法調漲,原本是政府美意的補貼方案,最後淪為勞工低薪的元凶。

蔡英文上任後,兩岸關係從冷和到緊張,陸客來台愈來愈限縮,為填補陸客缺口,觀光局這幾年也祭出幾波「擴大國旅秋冬遊」計畫,住宿每房補貼1000元,交通費、高齡和離島還有額外補助。不過消費者發現,許多飯店旅館在使用政府補助時,原有提供的折扣也沒了。換句話說,民眾付的是同樣的錢,政府的補助都被業者拿走,刺激消費旅遊的效果大打折扣。

補助就像吃藥,為了讓消費者能再掏出錢來,政府逐步加重劑量,一再延長旅遊補助,還祭出夜市券等措施來刺激消費,但效果卻是遞減。這次行政院因應新冠肺炎疫情,再度推出紓困振興方案,預算編列了600億元,不同於香港直接發放現金的撒錢方式,行政院長蘇貞昌表明,台灣有台灣的情況,還頗為得意地說,政府的做法常被其他國家人民要求學習台灣的經驗和模式。

但光是一個振興券,使用方式就變來變去,原本批評馬政府時代的消費券會產生的「替代消費效應」,採取「折扣券」方式規畫,遭質疑民間消費原本就有各類折扣,使用折扣券效益不大,最後又回到類似消費券的「抵用券」方式, 顯然未來在使用時,仍難避免消費者把原本要花的錢用振興券替代。

這波疫情蔓延之快,讓人措手不及,政府補貼措施對業者來說確實可以救急,但就如刀之雙刃,除了追求效率,行政院更需要的是正確的手段。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