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大陸社會生態一瞥

裴毅然
上報

由於意識形態與社會實際脫節,大陸被迫運行於赤說歪轍,四歪八扭,各種社會矛盾積壓,社會生態嚴重失諧。

1、普遍仇官

2011年8月28日,雲南陸良縣小羅依村,26歲的段飛殺了八名村官,員警趕來逮捕段飛,段一臉淡淡笑容,許多村民圍上來送行,向段飛遞慰語:

阿飛,你放心,我們大家一定幫你照顧好你的家人!

這幾個蛀蟲終於死了,死的好啊!

多好的一個娃啊,可惜了!

記者問段:「你為什麼要殺人?」段答:「他們該死,既然政府不收拾他們,那我們老百姓就用自己的方法解決。」更多博訊(紐約)2011-9-1。

網上任何一條有關官方的負面新聞,一天之內就可能跟帖上萬甚或十餘萬、數十萬。而維護官方「正能量」之帖,流覽者難以過百。「偉光正」的民意,此處一覽無遺。政府統計資料:1993年大陸8700起「群體性事件」;2009年9萬起,2011年18萬起,日均近500起。

2、警匪一家

2011年9月3日,深圳市法院透露,深圳四名公交員警長期與盜竊集團勾結,收受贓款,提供保護,涉案金額數十萬元。深圳檢察院人士揭說:公交員警主要職責抓小偷,相對清貧,有人便想出這一靠水吃水的生財之道。

2008年10月16日,福州公安局紀委書記蓋起章(1951~2008)病逝,公安部追認一級英模,表彰他查辦該局內部「警匪勾結」。福州交警支隊、車管所員警與黑社會「二哥」勾結,每年車輛年檢,強迫車主購買「二哥」手上排號,不買者新車都不讓「過檢」,車主叫苦不迭,民怨沸騰。接到舉報,蓋起章查辦這宗「最不願看到的案件」,拿下二位福州交警副支隊長,18位員警被查。辦案過程中,黑勢力軟硬兼施,行賄送錢、威脅恐嚇,雙管齊下;打來電話:「要腦袋還是要屁股?」(要命還是要立場),深令熟悉國情者為蓋書記捏汗。結案後,蓋起章說:「這個案件晚破不如早破,由別人來捅不如我們自己來捅。更多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8198/9478/155156/9485431.html

2013年以來,外資撤退加速,大陸製造業隨即萎縮,大批企業倒閉,公共工程與建築業蕭條,農民工就業頓成難題。(湯森路透)

3、沒剎車了!

2015年7月下旬,中紀委官網:中紀委案件監管室處長韓晉萍透露兩個反腐關鍵數據:中共「十八大」後至2015年6月底,收繳貪官違紀所得201億(不包括移交司法機關的涉罪贓款);挽回經濟損失387億。所謂「經濟損失」,即權錢交易所造成的國家損失,如低價出讓國土、低價處置國有資產、違規減免稅費等。更多王姝:〈中紀委揭秘:387億的經濟損失如何挽回〉,《新京報》2015-7-30,《文摘報》(北京)2015-8-4摘轉,版1。各路商人重金行賄,白花花的銀子當然不會扔進水塘,得有回報的。就算201億只買回387億,回報率也已接近100%。

相對省部級以上的大貪特貪,廳處級雖然只能算小貪小汙,但也「腐」然成陣,很有些規模了。2008年初,汪洋主政粵省,至2012年8月,該省落馬廳官101名。

更有官帽的「溢價效應」。2008~2011年公費留學3.4萬名額,官員親屬占去3.1萬餘,農家子女不到400名。更多《爭鳴》(香港)2012年9月號,頁24。「工農聯盟」主人翁的農民兄弟,你們真正的政治翻身,看來至少還得50年。

2011年,大概囿於貪官實在太多,中南海開始對貪官「少殺慎殺」,劃定兩個億以下不判死刑,最多死緩。更多張源:〈陳良宇辯護律師高子程——十八大後找我的人翻倍〉,《新聞晨報》(上海)2015-4-20,《文摘週報》(成都)2015-4-21摘轉,頁1。事實上,能撈到兩個億確屬鳳毛麟角,還得「不幸」被挖出來,大熊貓呵!

4、外資撤退

2013年以來,外資撤退加速,大陸製造業隨即萎縮,大批企業倒閉,公共工程與建築業蕭條,農民工就業頓成難題。2015年7月,北京工友之家撰文〈迷失的三億新工人:待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農村〉,列舉兩組數據:2014年全國打工者2.74億,其中8400萬從事製造業,6000萬從事建築業,2000萬從事家政服務;全國農村留守兒童6103萬,流動兒童3600萬。更多呂途:〈迷失的三億新工人:待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農村〉,澎湖新聞(上海)2015-7-31。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58715. 製造業蕭條,對偌大就業群體農民工的殺傷,當可想像。

內需、出口、投資,大陸經濟一時繁興的三大來源。在出口增速持續下行、投資更是一片抽資出境,直線下降,大陸經濟學界紛紛為中南海出主意——如何拉動內需?14億人口,本身就是巨大消費市場,足以拉動消費、帶動經濟。但折騰幾年,各路經濟學家又紛紛金盆洗手,轉身離去。因為,經多年實踐證明,他們發現在目前格局下,無法找到為黨分憂的途徑,即找不到提升國民平均消費能力的辦法。改革開放之初,大陸居民消費占GDP比重的53%,此後一路下滑,2008年以來一直徘徊於35%上下。更多國家統計局編:《中國統計年鑒2014》,中國統計出版社1981年,頁68~69。百姓兜中銅板有限,消費能力有限,如何拉動內需?

改革開放之初,大陸居民消費占GDP比重的53%,此後一路下滑,2008年以來一直徘徊於35%上下。(湯森路透)

5、中美「最終消費」

「最終消費」由政府消費+居民消費構成。2013年,中國最終消費的GDP占比50%,美國則占比80%以上(近年接近90%),第二位是法國,連巴西也接近發達國家水準,俄羅斯與印度總體水準相仿。對比中美最終消費,兩國政府消費非常接近,最大的差距是居民消費,2011年美國居民消費占GDP的70%,中國僅35%左右,相差一半。更多紀宏:〈中國居民消費占GDP比重遠低於發達國家〉,中國網(北京)2013-11-02。 http://news.china.com.cn/txt/2013-11/02/content_30479912.html

2015年,中共政府明白內需不足已是無法改變,成為持久性現實,繼續討論不僅沒意義,還可能引發「為什麼沒辦法」的追問,涉及最敏感的「政治能力」,趕緊剎車,轉移注意力吧,這一事關重大的話題便隱淡於政策討論範疇。更多何清漣、程曉農:《中國潰而不崩》,八旗文化出版社(臺灣)2017年,頁125。

6、遮蔽真相

遮罩資訊、造假數據,中共老套路。2015年因企業破產、外資關廠撤退,至少一億幾千萬工人失業。2016年中國勞動人口(16~59周歲)9.1億,政府公佈的城鎮失業率僅4.02%,實為22.9%。星火記者聯盟對比各種數據,認為城鎮戶籍失業人口就達2億。更大的虛假:中共政府一直將所有農村勞動力列入全員就業——因為他們鄉下有地。更多星火記者聯盟:〈深度:中國失業率,被掩蓋的真相〉,新浪財經(北京)2017-6-7。http://cj.sina.com.cn/article/detail/1010236564/275893.

毛澤東曾忽悠我們這一代「早上八九點鐘的太陽」:東風一定壓倒西風。如今,也有《厲害了,我的國》。可是,離開百姓的錢袋、廚房,失去言論自由、政治民主,真不知「壓倒」的論據何在?,哪兒「厲害了」?再則,是不是「壓倒」、「厲害」,總不能任由利益相關方的統治者自演自評、自吹自擂吧?

已經不是七十年前「激情燃燒的年代」了,今天的國人可是啥都明白呢!

※作者為大興安嶺知青/復旦文學博士/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2018)

更多上報內容:

裴毅然:香港一直在為大陸立鏡

裴毅然:與中共掰理——批駁「中國模式」

裴毅然:赤國七十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