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前副市長涉貪高達近4億元 連植髮費都要讓人出

·5 分鐘 (閱讀時間)
西安經濟學博士前副市長強小安曾用名強曉安,涉貪近4億元:拉關係進小圈子,機關算盡,連植髮費也讓人出。(圖/翻攝自北京青年報)
西安經濟學博士前副市長強小安曾用名強曉安,涉貪近4億元:拉關係進小圈子,機關算盡,連植髮費也讓人出。(圖/翻攝自北京青年報)

[周刊王CTWANT] 大陸陝西紀檢監察微信公眾號25日消息,擁有經濟學博士學歷的西安市前副市長強小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去年7月10日落馬引起輿論譁然。經查,強小安嚴重違反中共黨的政治紀律、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組織紀律、廉潔紀律,涉嫌受賄犯罪,違紀違法金額共計9116.82萬元(人民幣,下同,約合新台幣3.966億元),其中涉嫌受賄犯罪所得為7465.82萬元。今年1月8日開除強小安黨籍、公職處分,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經查,從1982年10月參加工作到2017年2月出任西安市副市長,30多年裡,強小安的大部分時間是在西安市長安區度過的。彼時,長安區還是長安縣。強小安先後輾轉長安縣財政局、審計局、外經貿委、計畫委等單位。2001年,37歲的他被評為陝西省十大傑出青年。

2002年,長安縣撤縣設區,強小安出任長安區發展計畫委員會黨組書記、主任。2005年1月,強小安被調到西安市。其後10多年,他先後擔任西安市發改委(市西部開發辦)副主任,西安國際港務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主任,西安國際港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等職務。2017年2月,強小安出任西安市副市長、市發改委(市西部開發辦)主任。

強小安畢業於西安交通大學,憑藉其經濟學專業背景和豐富的基層任職經歷,本應練就過硬本領,贏得群眾認可。然而,他卻信奉「有德有才不如有後台」的官場扭曲價值觀,投機鑽營,竭力攀附。

2010年,強小安與時任陝西省政府副祕書長陳國強相識後,通過一起打網球、探討書法等途徑與其拉近關係,並於2013年向陳國強贈送多幅名人書法作品,進而通過陳國強進入了陝西省委前書記趙正永的小圈子。

2010年至2016年期間,強小安為得到趙正永的關注和重視,投其所好,經常陪同趙正永打網球,並索要和收藏趙正永親筆簽名的網球,藉機討好攀附趙正永,為自己營造聲勢,謀求職務晉升。高顴骨、大臉盤兒、身材魁梧,1964年出生的強小安有著一副典型的關中人貌相。在落馬前,他一直以「強曉安」的名字出現在公開報導中。

2020年2月19日,《西安日報》報導:西安市馳援湖北213噸慰問物資抵達武漢。負責帶隊運送這批慰問物資的,正是時任西安市副市長的強小安。

當時正值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關鍵時刻,一趟武漢之行讓強小安的內心受到很大觸動。回到西安後,他選擇主動投案。然而,強小安交代的都是已經暴露出來的個別問題。除此以外,他還事先與多名涉案人員串通,偽造股票帳戶管理協議,轉移藏匿贓款贓物,訂立攻守同盟,掩蓋其違法犯罪事實,甚至還讓涉案人員出國躲避,企圖瞞天過海、蒙混過關。

事實上,從2018年開始,強小安的內心就已經不踏實了。尤其是2018年8月,當備受關注的秦嶺北麓西安境內違建別墅專項整治工作以雷霆之勢開展時,曾多年在長安區任職的他便有所警覺,擔心其違紀違法問題敗露,特意指使兒子將收受王某的3000多萬元贓款虛假退回。

在僥倖和自負心理的驅動下,2019年12月,強小安再次授意兒子偽造股票帳戶管理協議,將其收受鄭某的80萬元贓款統一口徑為股票分紅。為逃避組織調查,強小安還將其出資購買的別墅過戶至他人名下,由他人代持。

強小安雖主動投案,但避重就輕,以退為進,僅交代組織已經掌握的部分違紀違法事實,而將性質嚴重、數額較大的違法犯罪事實隱藏起來的做法,只不過是欲蓋彌彰。

2008年,西安國際港務區正式成立,強小安先後擔任國際港務區管委會常務副主任、主任、党工委副書記。「西安有的,沿海不一定有,沿海有的,西安也已經有了!」2012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他曾向記者驕傲地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強小安將港務區當成自己的「私人領地」,與商人王某、梁某等人沆瀣一氣,建立「走路基金」,吃喝玩一體,搞小圈子,把人民賦予的權力作為自己謀取私利的工具。不僅如此,他還將工程建設領域作為腐敗的「主戰場」,肆意插手和干預工程建設專案,從中收受巨額賄賂。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強小安幫助私營企業主王某及時拿到了西安國際港務區新築新城的專案工程款,並協調收購了王某開發的西北出版物物流基地圖書大廈A棟辦公樓。王某獲取巨額利益後,將3000多萬元送給強小安。

他在梁某的一個項目上予以關照、推進,梁某便以買房、裝修、過年、過生日、出國考察、兒子結婚等各種名目,先後送給強小安900多萬元。更為滑稽可笑的是,就連強小安移植頭髮的費用也是由梁某支付的。

工程建設領域是權力尋租、利益輸送的易發、多發領域。強小安在港務區任職期間,正是工程項目最多、最集中的時期,他利用手裡掌握的專案審批、工程建設、資金撥付等權力,在工程招標和確定承建方等方面,肆意插手和干預,不擇手段,巧取豪奪,收受巨額財物。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韓魔術師預測樂透獎號竟「6碼全中」 5.7億獎金讓網友超嗨
批政院新三寶背離民意 青工會長籲「四個同意」終結群魔亂舞
高麗菜超種亮紫燈 農糧署提醒:分期種植、分散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