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令下的人性

·3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末對西安來說,注定過個不平凡的年。12月9日當此輪第一個本土病例報告確認後,不祥的感覺開始在這古城上空飄蕩。有太多因素不能在這時亂,因年後就是中國的政治年,北京冬奧、兩會,及「維穩重於一切」的中共二十大,都攸關官員生死狀。在這背景下,西安突然在12月22日發布「封城令」,殺個市民措手不及,乃致問題叢生。

西安封城令,類似前年初武漢發布的「硬封城」,禁絕所有運輸交通工具,全城市民都得歷經不堪其擾的PCR核酸檢測,確診社區嚴厲封閉式管理,對1300萬人口的西安來說,這絕非易事,民生問題更難應付。

獨立評論人江雪的「西安封城十日紀」細述了市民困頓的寫照。營業一半的商店被貼封條,城中村月租500元人民幣的青年被阻絕回家路上,擰著青菜蘿蔔的大嬸蹲坐街角四眼茫然。民生問題終可解,但8月孕婦端坐寒風苦等,眼看胎兒化成一灘血水卻進不了醫院事件,引起民眾的憤慨。網民怒轟,這還有人性嗎?

流產孕婦只因PCR檢測報告過期4個小時,醫院卻眼睜睜看著地上灘滿血水見死不救。迎來「共同富裕」的年,卻忘了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說的「永保初心」。輿論爆炸後,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講話了,西安衛健委道歉了,但逝去的生命卻永遠回不來。從曝光案例看,孕婦流產不只一位,還有因延誤治療不幸死亡的心臟病老翁。

在「社會面清零」的最高要求下,大陸兩年來的疫情防控確實成效驚人。如西安12月22日「封城」後,確診數字在短短不到1個月從3位數降到2位數。這是「亂世用重典」的典型,舉國體制加上強力手段才得以壓制病毒,讓社會持續開放發展。問題是,地方政府也有難以承受之重。

一個孕婦流產事件,逼使國務院派閣員南下,市委市長發重話,衛健委道歉,醫院院長辭職。問題是,面積相當於1/3台灣大的西安,人口逾台灣1半,要求市府、醫療、社會救助系統短期內建起高效、可運作且不出事的防控體系,可能嗎?台灣疫情不嚴重,意見就已吵翻天。況且,下達政治任務前,給足了西安市委足夠的權限和資源了嗎?這恐怕是主要問題。

的確,市民批評醫院沒在第一時間以生命為重,官方三令五申的「以人為本」根本是空話。但在「官本位」社會中,沒上頭命令,沒尚方寶劍,面對現實及道德選擇時,誰敢拿出道德勇氣?換言之,誰開了先例,一旦成為破口,誰能負責?如果中央給足資源、市委有了權限,泯滅人性的事還會常發生嗎?

疫情隨時在變,外界批評西安至今源頭疫調不清、「一碼通」大當機之際,或許更該鼓勵辛苦任事的醫療救助社會體系人員,他們才是背後的無名英雄。(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