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國家撤離行動一團亂 阿富汗民眾感覺被拋棄

·4 分鐘 (閱讀時間)

(路透喀布爾28日電)女教師塔布里克在阿富汗喀布爾機場外苦候5天5夜以待搭機出境,期間她備感羞辱,一氣之下決定放棄出走計畫,回到老家準備迎接民兵組織塔利班執政下的新生活。

路透社報導,與塔布里克(Shirin Tabriq)相同,助產士達塔吉(Shagufta Dastagir)也企圖出走不成。她說,對於西方國家協助阿富汗的承諾失去了信心,只好打道回府。

對於在塔利班(Taliban)重掌政權後有意離境的許多阿富汗人民而言,這兩位女性的遭遇反映出赤裸裸的現實。雖然有許多人已成功出境,但遠不及希望落空的人數。

塔布里克是阿富汗前政府某位官員的側室,她的丈夫已在今年2月出逃巴基斯坦。塔布里克認為,自從塔利班15日攻下喀布爾(Kabul)以來,美國並未盡力撤離阿富汗民眾,令她感到非常憤怒。

現年43歲的塔布里克與丈夫的元配和元配的3名子女已生活在環境髒亂與提心吊膽的氛圍將近一週,她說,「我寧願在新政權統治下度日,也不願被外國人當作垃圾對待。美國人羞辱了每一個阿富汗人,我出身高貴…卻露宿街頭5晚,自覺有如向毫不尊重女性和兒童的那些人乞求」。

自從塔利班奪回政權以來,一再向阿富汗人與西方國家保證,他們會尊重人權,不會肆意報復,但是許多關於塔利班成員凌虐及威嚇的報導浮上檯面,動搖了人們的信心。

塔布里克說,她早已備妥前往巴基斯坦所須的一切文件,但對於試圖離開喀布爾的外國人與阿富汗人來說,似乎有雙重標準。

她說:「沒有人會阻擋任何一名外國人出境…我備齊所有出境的合法證件,為什麼美國人要阻擋我離境?」

對於8月底前離開阿富汗已不抱希望的塔布里克,只好決定留下。她說:「我已決定…搬回我的故鄉法雅布省(Faryab)。」這是位於阿富汗北部的省分。

塔布里克表示:「我想我們在那兒的生活會比較好,我們有一些耕地,種了一些小麥和水果,那兒還有口井,足以自給自足…美國人可以全部走光,我希望在阿富汗再也不要看到他們。」

達塔吉則是來自阿富汗北部馬薩里沙利夫(Mazar-I-Sharif),是名訓練有素的助產士,英語和德語流利,她曾為某個德國非政府組織工作。

她說,早在去年德國大使館官員便向20多名阿富汗雇員保證,若局勢惡化,他們將被送往德國安置。

隨後爆發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這個非政府組織在當地的辦公室關閉,但當時因達塔吉繼續從事一些專案計畫,而能繼續支領這個非政府組織的薪水。

自從7月23日以來,她說,打了數十通電話,寄發了數十封電郵給德國大使館與雇用她的非政府組織,希望對方說明對她的安排。

但都石沈大海,於是達塔吉的父親與表哥開車載著她從馬薩里沙利夫趕往喀布爾,盼能搭上飛離阿富汗的航機。

這趟路途驚險萬分,幾乎每隔幾英里就遭遇塔利班的檢查哨,攔下他們的車,而且整個阿富汗北部的安全局勢可說是瞬息萬變。

她說:「他們(塔利班)攔下我們,而我們告訴他們,我們要去喀布爾探訪親戚,若干塔利班成員甚至嘲笑我們,還說我們離開家有夠笨。」

猶如塔布里克,達塔吉最終抵達亂成一團的喀布爾機場外圍,她在那裡度過了4天3夜。

喀布爾機場遭遇自殺炸彈攻擊前一天,她告訴路透社:「我就快回去馬薩里沙利夫了,我此刻沒有怒氣,因為我累了。我向來欽佩德國人…但如今我看到了這些外國強權冷漠的一面。」

德國在26日結束撤離行動,德軍是派駐阿富汗以對抗塔利班的北約(NATO)聯軍要角,現已撤離5347人,包括4100名以上阿富汗人。

不過德國先前說,已確定有1萬人必須撤離,其中包括阿富汗當地雇員、記者與維權人士。

達塔吉表示:「經歷在機場的種種絕望後,我覺得我們被拋棄了,而真主阿拉知道,阿富汗百姓沒有對不起任何國家。」中央社(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