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敗於傲慢自大

徐宗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鳳凰網)
(圖/鳳凰網)

法國目前遭遇到極端困難,幾乎與整個伊斯蘭世界為敵,不僅土耳其、孟加拉和印尼政府發表聲明譴責,連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地也對法國說狠話、算歷史舊帳。法國總統馬克宏辯護說,他是維護「言論自由」,不表示贊成嘲諷穆聖的漫畫。

這種辯護實際上是火上加油,讓伊斯蘭國家聽起來更火大,因為隱含兩種意思:一是法國人有權恣意羞辱別人心中至高無上的先知,他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二是法國人擁有言論自由的先進文明,你們這些落後民族豈能懂得高貴價值觀?

正是這種高人一等的態度讓衝突永不停息,反映的也是整個西方的問題,最終就是法國與西方世界的失敗。此事的源頭2015年法國《查理周刊》刊登嘲弄先知穆聖的漫畫,造成伊斯蘭分子對周刊辦公室槍擊傷亡事件。事發後,法國出現群眾示威,支持言論自由,該周刊加印上百萬冊,全部銷售一空。接下來又發生一連串伊斯蘭分子報復的慘案,顯然西方人的支持活動,只是激起更大規模的報復行動。

到底《查理周刊》漫畫內容是什麼?亞洲沒有一家出版社敢出版,台灣也不例外。不過那段期間,有一回我偶然在東京羽田機場書店看到《查理周刊》漫畫的日文譯本,很薄一本,版權頁沒寫出版社,顯然想賺錢又閃閃躲躲。我拿起來翻兩頁,立刻了解究竟是怎麼回事。漫畫所描繪的穆聖可以用「不堪入目」來形容!怎麼可以把公開羞辱其他宗教的先知,恣意傷害別人的感情當成自由呢?難怪會激發伊斯蘭教徒強烈的反應。在這個意義,法國遭到最多次數的宗教攻擊,並非偶然,而是咎由自取。

這裡不禁聯想到新疆教育中心的事。前半年西方媒體一直在炒作此事,然後由美國帶頭,西方跟風,法國也呼應,成天以「伊斯蘭信徒人權」批判中國。諷刺的是,所有回教國家對此反而沒意見,他們駐北京大使都受邀到新疆看過,寫了詳細報告送回國,結果都能接受。

原因很簡單,所有回教國家都受苦於內部激進組織叛亂和教派分裂的問題。中國也沒有成天以「人權」為由對他們比手畫腳,他們自然也不會涉入中國的內部事務。在這種情況下,西方國家主動成為中國伊斯蘭教徒的代言人,原因只有一個,即無法自拔的優越感。這種無比的自大跟嘲弄伊斯蘭先知,卻又跟伊斯蘭信徒炫耀法國人高尚的「自由」,其心態毫無二致。

同理,西方受困於當前疫情也源於無可自抑的傲慢自大。儘管近代史上大型流行病多源於歐美,但這次疫情首在中國爆發時,他們立刻認定原因在於中國管理體系的落後無能,不但交相指責,更多是冷嘲熱諷,西方社會更出現層出不窮的排華事件,處處表現出種族和文明的優越感。結果,等到疫情席捲而來後,竟然連要不要戴口罩,要不要居家隔離都吵幾個月,全球最優秀的醫療技術與醫護體系竟然不堪一擊,完全擋不住疫情的凌厲攻勢,於是將責罵再次集中在中國。

如今,疫情重攀高峰,西方忙於再次封鎖,疲憊到也沒有力氣再罵任何了,倒是法國又莫名其妙地主動去冒犯伊斯蘭世界,再這樣下去,中西無需對抗,西方就自己倒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