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稱中國病夫 翻開一頁屈辱史

記者洪肇君/綜合報導
旺報

新冠疫情涉及全球億萬人口的健康,美國《華爾街日報》在2月初的一篇評論,指摘中國在疫情初起時應對不當,恐帶來後續金融危機;這篇文字邏輯清楚,編輯卻下標《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引發議論,連該報的駐北京員工都抗議。

多維的專欄作家江流就以「死灰復燃的東亞病夫論」為題,認為西方輿論界一向對中國採取雙重標準,作為對中國有深刻了解的《華爾街日報》,不肯就評論的標題道歉,就是「雙標論」的具體呈現。

陸外交部吊銷記者證

事實上,《華爾街日報》這篇病夫評論,在內部引起討論不遜於外部的壓力,該報駐北京分社社長在2月22日發起,共有53名在陸員工,聯名向該報社管理層施壓,要求為20天前刊登的這篇「辱華」文章公開致歉。

在此之前,大陸外交部已經數次點名批評這家有影響力的美國報紙,並宣布吊銷《華爾街日報》3名駐北京記者的記者證。然而,身在紐約的《華爾街日報》高層沒有正面回應北京的訴求,只有一名發行人就這篇病夫文章引起的風波表達了「遺憾」。

《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作者是美國哈德遜研究所學者、巴德學院教授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內文意旨為,中國政府在應對此次的疫情中存在失誤,且從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帶來的衝擊看,相比病毒,中國的金融市場可能比其野生物市場更危險。

錯誤標題 社長認冒犯

江流認為,米德教授的觀點無可厚非,即使放在對中國持激進立場的西方輿論場中看,內容和語氣都相當平淡,並不那麼刺耳。但被《華爾街日報》編輯團隊刻意冠以《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的標題,才是挑起麻煩的根源。《華爾街日報》北京分社社長在給管理層的郵件中寫道「這是一個錯誤的標題選擇,這是對許多人的深深冒犯,而且不僅僅是在中國。」

為什麼人們對「亞洲病夫」的反應如此強烈?這句話目前已知的最早出處在1896年,晚清末年,上海英租界的一份英文報紙轉載倫敦《學校歲報》專論,其中稱「夫中國一東方病夫也」。

江流又引用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系教授楊瑞松《想像民族恥辱:近代中國思想文化史上的東亞病夫》。1896年英文報紙對中國「東亞病夫」的稱謂與今天華人對「東亞病夫」的理解中間是經過了演繹。楊教授考證,英文報紙稱中國Sick Man of the Far East的背景是中日甲午戰後,西方列強看到了「日本雖小,竟將搖動其根本,摧傷其枝葉」,始悉中國虛實,於是得出中國「病夫」的結論。當時英國《字林西報》的一篇文章還將中國、土耳其、波斯和摩洛哥王國並列為當時「天下四病人」。

刺激華人自尊敏感詞

此後,中國知識份子將其借用,藉以表達對當時暮氣沉沉老大中國的不滿、憤怒以及充滿纏足、吸食鴉片、缺乏尚武精神等落後陋習,尤以維新派代表人物梁啟超的論述最著名。梁啟超、康有為、嚴復等人將當時的中國形態視為病態,於是在西方進化論影響下,將西方對清政府病夫的形容加上亡國滅種的警示,用來激勵變法改革。認為中國要改變病夫形象,必先從彼時國民「奄奄如病夫,冉冉如弱女,溫溫如菩薩,戢戢如馴羊」以及「尚文弱,缺乏尚武」的精神面貌改變做起。

從指向國家貧弱到指向國民素質,「東亞病夫」都帶有種族含義,也代表中國過去備受列強欺凌的屈辱歷史,成為刺激中華民族自尊心的敏感詞。經過影視化的創造,「東亞病夫」這4個字,也成為鄰國日本等列強加諸在中國人身上的種族歧視性用語。

《華爾街日報》作為一家老牌知名報社,不可能不懂中華民族對屈辱歷史的強烈感受,然而《華爾街日報》以新聞報導與評論相對獨立乃至搬出捍衛言論自由拒絕道歉,恰體現西方中心論支配下的西方「雙重標準」價值觀一直存在,從「滿大人」到「黃禍」等用語均如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