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的#MeToo風格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全球各地都在說MeToo

#MeToo引來了數百萬的女性響應,全球各地皆以當地語言熱烈參與,西語世界將Me Too直譯為「Yo También」。雖然在西班牙電影工業裡迴響不大,只激起小漣漪,但馬德里「我們可以黨」(Podemos)的市議員,身兼哲學教授與女性主義者的Clara Serra挺身而出響應,在Instagram發佈了一段影片。

她在影片中如此陳述:「我也曾在職場上遇過要求與我共進晚餐的上司,我也曾在公車上碰過隔壁乘客用大腿磨蹭我,我也曾在街頭被陌生人騷擾而感到恐懼。」並寫到:「這些行為往往就在我們的眼前發生,因為它們已經被合理化而且被允許了。#YoTambién」在在指控社會的容忍背後,其實是貶抑女性的心態作祟。


西班牙面臨的性別困境
職場的性別議題,除了直接迫害的性騷擾問題之外,企業的性別歧視導致的間接迫害就是「低工資」,根據西班牙《世界報》(El Mundo) 2017年十月的報導,西班牙平均薪資因性別而差異極大。同一份工作,女性的薪資整整比男性低了23.5%,一年平均比男性少領5982歐元(相當於20萬台幣左右)的薪水,差距大到國會已要求政府提出對策以實現薪資平權。

再者,西班牙的性別不平等,也反應在性別暴力問題上,每年因性別暴力迫害致死的人不在少數。根據《國家報》(El País) 2017年十一月底的報導,統計至報導當日為止,在2017年已有45名女性遭受伴侶或前伴侶暴力傷害致死,令人唏噓。性別暴力的根源在於不平等的社會性別關係,深植於傳統的社會制度中,也正是其難以消除的原因。

社會性別關係是從小學習而來,我先生有次到玩具店買東西,跟我分享了在店裡的觀察:男孩與女孩的玩具區域壁壘分明,男孩的玩具不外乎就是車子、槍等「一般」性別刻板印象可以想像到的項目;女孩的玩具則超越了他的想像,除了小推車、嬰兒娃娃外,竟然還有「我的第一台吸塵器」這類家事玩具,教導女孩從小開始從事家事勞動,小朋友的刻板印象,很難不被社會制度所挑選的玩具影響。

距離平等有多遠?
從以上總體看來,西班牙的沙豬指數應該不低,爬梳西班牙的歷史進程,會發現或許與曾經歷的弗朗哥將軍獨裁統治時代(1939年~1975年)有關。執政40年來,佛朗哥實施國家天主教主義,社會上宣揚恢復傳統天主教教條,女性的地位跌入谷底,甚至明文規定沒有丈夫的同意,婦女不能自主找工作、不能外出旅遊,甚至無法去銀行開戶,禁止離婚、墮胎,將性別不平等轉成制度,強化女性在家中扮演母親與妻子的角色。

獨裁政權結束之後,西班牙趕緊追上了民主的步伐,積極通過許多促進兩性平等的法律,然而威權統治遺留下來的影響仍沿襲至今,雖然女性在政治上的參與程度已改善許多,根據歐洲性別平等機構的數據,2017年西班牙兩議院中,女性佔了38.44%席次,位居歐盟國家第四高,僅次於瑞典、芬蘭、比利時,參與程度也比德國、(尚未完成脫歐程序的)英國、法國都高。

此外,首都馬德里與第二大城巴塞隆納的現任市長都是女性。馬德里市長是退休女法官、鐵腕奶奶Manuela Carmena;巴塞隆納市長是前社運人士、甫於媒體上表明自己為雙性戀的Ada Colau。兩人都是性別平權運動的有力支持者,雖然提升了西班牙女性從政指數,但對一位普通西班牙女性的日常生活而言,仍存在著性別暴力、薪資不平權的問題,距離實際平等還需漫長的努力,才能彌合這些性別上的差距。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

Feeling: Promising.
The fact we exist is already instilling fear in those who have something to hide. And we are already seeing some things change, like museums that are programming more works by women. –Pandora’s Box, a group of 3000 woman work in the arts




本文作者:胡嘎

歡迎到「西班牙公寓」一窺西式瘋狂生活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8年3月號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