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VC 生涯一帆風順,這位 28 歲的合夥人有些 “憂慮”

TechNode

沒想到 “一帆風順” 竟成了鄭斯泓(Rex Zheng)最大的憂慮。

在風雲變幻、遍地英雄的投資圈,28 歲的鄭斯泓是非常年輕的合夥人,但並不稚嫩——作為 UpHonest  capital 的投資合夥人(venture partner),他主導的投資案例超過 50+,其中包括程式設計猫,嘉元科技(688388),硬庫科技,Notable Labs,Zenflow,Boom Supersonic 等。

2015 年鄭斯泓才從美國南加州大學畢業,踏足投資圈不過數年。顯然,對於這個不到而立之年的年輕投資人來說,這份成績單已經擁有足够的份量。最重要的是,在這幾年的投資生涯中,鄭斯泓亦足够幸運,很少踩坑。似乎,他的投資生涯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

投資生涯需要 “踩坑”

“我高中在洛杉磯,大學在南加大。其實 VC 的發源地也在加州,所以在耳讀目染下,我較早接觸到這個行業。” 鄭斯泓說道。像是一段獨特的緣分,他與投資之間的聯系在冥冥之中已經建立。大學畢業後,幾乎是無縫銜接,鄭斯泓加入到投資領域。“郭威(UpHonest Capital 創始人)是我的導師,但我一開始是自己做了基金。他讓我在外面成長了一段時間,然後讓我回來一起發力。” 他透露,郭威是自己投資生涯的重要導師。

除了環境和恩師的影響,和大部分現代青年人一樣,鄭斯泓也是一個 “好奇” 的人,這也驅動他走向投資。“我是一個好奇心比較强的人,做這行可以很大程度上滿足了我的好奇心。” 他坦言當初加入這個行業最大的驅動因素,是因為對於所有新鮮事物和前沿科技的追求,“從投資的角度來看,從整個產業或者行業去全面覆蓋,非常能够滿足我的求知欲。”

但是,投資並不是一個 “好混” 的行業。

眾所周知,現在很多人笑言:創投圈的投資人比創業者還多。優勝劣汰的法則在這樣的背景下更加殘酷,而投資領域不乏深諳行業之道與擁有數十年專業經驗的老兵,這對於新的投資人來說壓力將更大。

對此,鄭斯泓回答道:壓力肯定有,但不是來自於 “看不懂” 或是對行業或者未來的判斷。“壓力是來自與自己。我不是一個正兒八經的創業者,畢業就開始做投資,所以我並沒有付出許多試錯成本,或者踩了很多坑。” 他表示,行業的老前輩或者稍微有經驗的人,就可以避開一些顯而易見的坑,但自己沒有經驗的話就踩進去了。 “我不怕踩坑,我還蠻期待踩坑的。” 他補充解釋道,自己並不是怕這些未知的挑戰,而是希望儘量做去學習,去聽別人的經驗,從而轉化成自己的東西。“那我就可以最大程度避開一些不必要的坑。” 他說。

的確,投資相對來說是一項未來性的事業,如果一直一帆風順大概率意味著你只是走了別人走爛了的保守路。然而,對未知事物的探索一定會有挑戰,這就需要自己去切身體驗,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也需要把精力花費在值得的地方。“對於一個項目或者遊戲規則,不懂它的遊戲規則我是不會投的。” 鄭斯泓認為這個簡單的道理對於一個新興投資人來說至少是安全的,但這並不說明他是一個不够大膽創新的人。

“不管你以前做什麼,做了 VC 之後,都要不斷地學習。” 他笑稱自己在小學和國中都是學渣,但後來去了美國上大學後,激發了自我學習的能力。“而且幸運的是,我有很好的帶路人,我有幸踩在巨人的肩膀上去看這個世界。” 他認為,新一代年輕人物質上比較豐富,很多人已經沒有了溫飽問題,那就應該去做自己夢想的事情。

“沉得住心、堅韌” 的創業者

擁有足够的激情,加入 UpHonest  capital 以後,鄭斯泓開始隨著該機构的特性大展身手。

據其介紹,現時 UpHonest  capital 資金規模約為 2 億美金,已經投了超過 350 家公司。值得一提的是,UpHonest  capital 主要的關注方向是人工智慧、自動駕駛、醫療器械,企業服務以及 to C 領域等。“郭威有一句話:我們的寬度就是我們的深度。大家可能覺得我們很泛,但我們覆蓋够廣,而且基本搭建了早期的矽谷創投生態。” 鄭斯泓解釋道。 

儘管,UpHonest  capital 強調專注美國市場和美國投資,但是鄭斯泓也會看中國市場。那麼,他如何做美國市場投資和中國創業投資呢?

他以一個案例來解釋了自己在分析兩個市場時的思路——共亯單車。“我們投了美國最大共亯單車 LimeBike。當時的大背景是中國共亯單車最野蠻生長和失控的狀態。“他表示,在這樣市場背景下,LimeBike 準備融資,UpHonest  capital 很烦乱:美國的共亯單車會不會跟中國一樣?在反復考慮,其最終決定投資,LimeBike 也不負所望,成為矽谷成長非常快的獨角獸公司。“我們想到基於美國的市場管控體系和嚴格限制,他們的共亯單車市場不會這麼野蠻地生長。” 鄭斯泓說。

“矽谷創新比較成功的一個地方是,創始人很善於把技術創新跟商業創新結合,而且他們會有更多以人為本的產品設計和公司文化理念。” 他認為這是值得中國創新借鑒的方面。“我覺得中國企業的創始人應該多考慮這個問題,不要害怕這個市場沒給我機會,或者我要趕緊出貨,趕緊打開市場,這並不持久。” 鄭斯泓坦言自己在中國偏向於尋找 “比較沉得住心、堅韌” 的創業者。

回憶起當初投資編程猫的經歷,他評估道,其創始團隊性格堅韌,而且敢想、敢做,野心較大。“我很喜歡這樣的創始人。” 他說。當然,早期投資除了選擇合適的創始人,還需要選發展空間大的賽道。鄭斯泓非常認可程式設計猫的產品能力以及市場前景:“中國在製造業創新上與美國的差距在快速縮小,但是軟件框架上的底層實力差距還需要有更多人才,這就需要從底層教育上去改善。所以我覺得少兒編程教育市場非常大。” 他解釋道,與一些從硬體切入變成教育的創新企業相比,程式設計猫從線上程式設計教育切入更加靈活。因為硬體領域不乏樂高等巨頭,而且供應鏈對於初創企業來說也很難把控。

此外,投資程式設計猫還承載了鄭斯泓的個人願景。隨著人工智慧等科技的發展,人與機器之間需要新的語言,這就凸顯了程式設計的價值。“每一個科技的出現,都是從恐懼到適應的。之所以恐懼,是因為你對這東西沒有任何認知。但當你學習完之後,就會接受並且主動地去創造。” 他認為,科技不可逆的,而程式設計教育是一個很好的適應未來的方法。

“我希望有更多企業能像程式設計猫一樣參與到科技變革的歷史長河裏去,這是我的投資追求。” 他說。

延伸閱讀: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