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 | 坦坦蕩盪聊抽成的滴滴,為的是和用戶聊聊“誤解”

36氪

文稿整理| 李勝楠

滴滴首次公佈了平台的網約車抽成比例和成本結構:2018年Q4,滴滴國內平均每個訂單收取19%的服務費。這是滴滴在安全整改近一年後,走到台前回答公眾的第一個問題。滴滴為什麼首先對外披露的信息是抽成比例?滴滴是想要在事故頻發後,向公眾傳遞透明開放的公司形象,還是想就巨額虧損問題回應“誤解”,贏得更多發展時間?

本期觀察員:胡涵,AI財經社聯合創始人

36氪:滴滴首次披露自己的抽成比例,背後是什麼邏輯?

胡涵:從動機上來說,這是一次向公眾透明溝通的努力,是一次公關行為。外界對滴滴有很多誤解,比如覺得滴滴是一個資本家,是比較黑心的吸血公司,也有對滴滴財務上的質疑,比如你的抽成比例高的話,為什麼還要虧損?你虧損的錢去了哪裡,甚至會延伸到對於整個業務模式的質疑,所以這些疊加起來會對滴滴未來的上市預期產生影響。

36氪:滴滴是想證明自己有盈利能力,還是證明自己不是一家黑心企業?

胡涵:我覺得兩部分都有。一部分證明說它現在的抽成比例跟同行業相比,肯定是偏低的,這就證明了未來有更多的盈利空間。第二部分是提到中間有2%的比例,等於是平台的一個補貼,它是在證明中間的差價並不是被滴滴賺走了。

還有一個背景,在國內的網約車市場裡,滴滴已經佔據了優勢地位,而且短期內也不可能出現強有力的挑戰者,對於司機和用戶來說沒有別的選擇,所以此時公佈這個消息,也是因為有底氣。

36氪:現在滴滴還有很多信息在水面之下。你對滴滴的哪些信息比較關注?

胡涵:我比較感興趣,滴滴除了關於安全方面的佈局之外,在海外市場是如何佈局的。國內的網約車涉及到交通出行,是在一個極其複雜的市場環境裡面,滴滴能夠做的想像空間和業務的新拓展並不多。相反可能在國際市場上,滴滴還是有機會的,因為中國出行的市場是一個各種元素雜合的綜合體。滴滴借助之前的運營經驗,完全有能力在海外進行縱深性的戰略佈局。國際化業務方面,我覺得現在的國內的媒體和用戶知道的信息並不是特別多。

36氪:之前滴滴的“有問必答”欄目都是在解除各方對滴滴的誤解,滴滴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一個出口?這會幫助滴滴說服資本市場嗎?

胡涵:它最核心的目的並不是針對資本市場,而是針對普通用戶。因為資本市場是很專業的,據我了解,真正專業的投行、金融機構對於滴滴數據模型的分析,是不會受這種面向公眾披露的信息所影響的,它們最終看的是數據指標和業務模型。

而“有問必答”和滴滴之前出的“公眾評議會”是一種創新的跟公眾溝通的方式。這個形式本身是從用戶和媒體端去收集一些大家會特別關心的問題,再由滴滴來做一些官方解答,解決了外部對於滴滴這家公司的質疑。這可能是從順風車的事件之後,反思得出來的結果。我覺得這樣的嘗試是應該的,不管是互聯網公司也好,還是商業公司也好,都應該從這兩個小欄目去學習和公眾溝通的技巧

36氪:滴滴的補貼部分,據說要支出113億。所以有人說,滴滴的模式就是依靠補貼存在的。

胡涵:首先,我並不認同滴滴的模式是依靠補貼存在的觀點。因為出行的需求是已經被確認的一個真實的需求。從滴滴現在的業務發展的情況和它的訂單量來看,如果想要實現短期內盈利,其實是完全有能力的,它跟共享單車是完全兩碼事。

第二個觀點是,網約車平台模式在很多地方還處於政策的灰色地帶。比如我前幾天去四川的一個城市出差,結果發現當地政府宣布約車全部是違法的,滿大街都在追查開快車的司機,抓到之後就罰款1萬塊錢,這筆罰款肯定由平台來承擔,而這部分的補貼也會計入到整個滴滴平台對於司機的補貼裡面去。

滴滴的網約車業務目前正處於一種和地方政府、監管部門、出租車行業進行爭鬥的狀態。在這個狀態裡面,滴滴作為一個互聯網公司是處在相對較弱的局勢裡,這樣的地位就決定了它不得不去花更多的錢,投入更多的成本,對部分地區的司機進行程度更高的補貼。這部分因為觸動了過去的利益格局而帶來的虧損,跟商業模式其實是沒有關係的。

「PS:如果想和36氪《觀察+》的編輯小姐姐以及上萬氪友們近距離交流,歡迎添加氪君微信:hello36kr,加入我們的社群,一起學習玩耍。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