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平台-讓公益活動成為「善設計」的生態系

鄭家鐘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工商時報【鄭家鐘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最近接觸了很多立意深遠,設想良好的社會設計型組織,感覺如果設法構造一個民間為主體的社會正向循環生態系,非常有希望!而且以台灣政治的日趨沉淪,經濟則處於夾縫求存的未來發展前景,寄望於大破大立的體制改革,不如回來改變我們自己!

台灣尤努斯基金會主辦的東亞年會,勞心勞力苦心募資請來尤努斯博士來台參加,為尤努斯社會企業打氣,現場郭台銘並承諾提供300萬美金及500萬台幣協助青年創業,引起一陣高潮。可見民間的力量才足以點燃熱情!

現在民間各領域均有不少活躍而積極改善社會的民間組織,尤努斯基金會引進孟加拉微型貸款(雖然尚無法實施)及社會企業,致力三零社會,一時風起雲湧,今天已成為台灣社會運動的標竿產官學均大力參與!

但我們也注意到更多的善行組織經營的非常生機勃勃。如路殺社,這個團體原本是保育野生動物的教育組織,成立8年以來,擁有將近17,000名粉絲,打卡上傳超過 10 萬張動物路殺照片。這些龐大的資料累積,除了能統計出動物路殺的熱點,作為道路警示、動物保育之用;也延伸出環境重金屬毒害監測、梳理毒蛇血清配置等作用,協助諸多政策施行。非常有成績。

再如英語老師許芯瑋創立的台灣「為改變而設計」DFC這個公益組織主張:全世界孩子都應經驗感受、想像、實踐、分享4個步驟的歷程。許芯瑋將理念帶回臺灣將近十年,她說:「透過實作刺激孩子的學習動機,拉進學用落差,並且提供老師一個簡易的教學『鷹架』。」

全台已有138所學校參與過DFC實作,累計345位老師,每年帶著4,000多位學生、解決904個問題。今年,推行全臺的種子學校計畫中,加入的學校已從4所邁向6所,種子教師的計畫也將啟程,許芯瑋對教育樂觀以待。

再如點點善的葉文宏,他邀集多位台灣紅點得主的年輕設計師,專為台灣弱勢族群找出面向市場加入主流社會的創意方案,點點善期許讓消費者、企業成為善的一環,與社會相對弱勢連結,點點善的模式中,每個參與者將被充分尊重。他們這種與弱勢天賦加值的概念化為具體的行動,讓民眾更能透過點點善參與其中,讓社會關懷到新的層次。這些案例基本上都是台灣社會設計的典範,但,如何將不同領域的善設計疊加連結成為彼此加值的生態系,則是一個更宏觀的課題!

什麼是生態系?生態系不是講規模而是講彼此的關係型態,如果湊了很多組織在一起,彼此造勢,但A與B只是獨立存在,1+1還只是2,這樣只是聯合行銷,並不構成生態系。

另一類是搭配型,就是A與B搭在一起,有1+1大於2,如甲組織專門做園藝種植,乙組織專門做老人送餐,兩者的結合形成上下游互利關係就往生態系前進一步。

第三種加值型,是A愈多,B愈有價值,呈現正向循環。蜜蜂與龍眼樹的關係就是加值型。

例如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你的一票決定愛的力量,集結不同基金會,找到為數不少的企業天使團,共同運作,每個部分的增長都助成其他部分的規模經濟,就更朝向生態系前進。

可以想像,現在愈來愈多社會設計型的組織如尤努斯基金會、路殺社、DFC、點點善,等等都在不同領域建立了生態系統,那麼如同人工智慧的多層次深度學習的概念,是否我們有效配置好這些善設計的組織,彼此形成自我循環的深度學習,將可創造台灣的無限可能性呢?應該值得去試試。讓我們從今天開始一起思考,如何把民間這些好東西,透過多層次連結互相串接演化,形成一個更大的善循環生態系!這將是台灣未來好運勢的開端!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