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觀策站 〉到底哪個台電人講的才是真話?

·4 分鐘 (閱讀時間)
黃士修認為許永輝涉及偽造文書,或是瀆職。(中央社,資料照)
黃士修認為許永輝涉及偽造文書,或是瀆職。(中央社,資料照)

■江振義

十二月十八日舉行的四大公投,其中重啟核四的公投案被視為爭議最多,藍營挑戰過關難度最高的一項,而牽涉核能專業,一般民眾極難單憑自己的觀察做出正確的判斷,所以來自台電的核能專家的說法,格外引人關注,好巧不巧,在這段時間,主張重啟核四與反對重啟核四的正反兩方,都各有台電專家力挺護盤,讓這個公投案更是撲朔迷離,結果難測。所有關心的民眾,除了基本的政治立場派別的角力之外,心中都有一種迷惑,底到哪一個台電專家講的才是真話?

在重啟核四公投的第二場說明會中,台電核能處長許永輝出面扮演反方代表,強調核四從興建起就問題多多,指核四在一九九九年拿到建廠執照後,從設計不足五成時就開始施工,因層層分包、空間設計與設備規格衝突,再加上品保文件問題,導致多項問題。此外,他也駁斥核四不是拼裝車的說法,表示核四廠複雜程度與安全要求遠超過一般工業產品,核四缺乏整合經驗,產生設計、施工與系統間的扞格衝突,種下試運轉測試長達七年,仍難以過關的真正原因。

如果依照許永輝的說法,在前總統馬英九宣布封存核四前,歷經三任總統、十一位經濟部長,總共投入兩千八百多億元興建的核四廠,是個從頭到尾都不能使用的爛系統,欺騙國人長達十多年的大弊案。更有趣的是,許永輝還曾是這個大騙局的背書者。

主張重啟核四安全的前核四廠長王伯輝,對於許永輝的發言表現,則是語帶保留的說出「許永輝很認真,但好像改變了」的感受。

王伯輝的感覺並沒有錯,姑且不論許永輝說核二廠的管線比較漂亮,核四廠的管線比較亂的論點對錯,針對許永輝說,他簽的是試運轉報告不是安檢報告的說法,王伯輝則反駁,試運轉報告是所有試運轉,一個系統一個系統按照程序書寫的試運轉報告,「試運轉過了,就是安全的。」

如果負責試運轉測試的負責人說出核四從頭到尾就根本不能用的結論,那許永輝就是這個大弊案中的結構共犯,無怪乎重啟核四公投的提案人黃士修要說許永輝涉及偽造文書,或是瀆職的罪行了。而王伯輝也要有感而發地向許永輝喊話,「不要一味跟著上面講,要有良心!」

或許,許永輝是因為現職的身份壓力,被迫說出昨是今非的論點,也可能是突然良心發現,在現任執政黨的支持下說出前後矛盾的立場,但他前後不一的說法,真的會讓質疑,到底哪一個時期的許永輝,講的才是真。

撇開兩個正反立場不同的台電人的說法不談,我們看看旁觀的專業第三者的說法。當年核四安檢專家監督小組成員之一、前美國電力公司核電專業工程師蔡維綱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表示,二0一四年許永輝負責試運轉測試報告時,當時整個核四測試與安檢結論,都是很正面的,因此他納悶:「不了解許處長為什麼現在這麼說?為何當年可以,現在就不可以?」直接點出許永輝前後矛盾的怪異態度。

針對許永輝對於核四廠安全的諸多否定,蔡維綱也頗不認同,「當時所有測試結果都符台灣與美國法規標準」。他說如果這樣都不健康,不知道怎樣算健康?

至於蔡政府宣布重啟核四至少要花上十年時間的說法,蔡維綱也相當不解,質疑到底這十年是要做些什麼東西?以他觀察美國核電廠經驗,三年都太長了。因為核四以前做的測試還是有效的,台電每年都編三億多元在做維護,設備耐用度不是問題,只有五、六個大系統需要再重作測試,有問題更換設備即可。

聽了這些核能專家的說法,讀者可以好好參考做出自己的判斷,再在重啟核四公投的選票上做出決定,但無論如何,針對許永輝對於核四安全前後不一的說法,套句蔡維綱的疑問,還需要許自己說清楚,到底哪一個時代的許永輝說的才是真話。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